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星沐忆 > 第13章 皇上道歉

第13章 皇上道歉

作者:梅岳 返回目录
        

“一些吃里扒外的,咳…还有一些受不住太后的威逼利诱直接投靠了的,丞相她们都在时刻关注,咳咳…不过太后的野心最近似乎有些膨胀,她想要插手军部的有关事宜,咳……陛下还是要安排一下,回去现在怕是不大可能,毕竟离清雅国皇帝的寿辰还有一段时间,咳……但有些安排还是很有必要的。”


        

宁疏清楚地把这段时间宁雪国的一些事情告诉了相星洛,虽然有些吃力,但看起来精神状态非常不错。


        

相星洛心里也放心了一些,一想到宁雪国现在就是一团乱麻,她连管都不想管,“先不急,现在既然已经乱了,那就再乱一点,让禁军统领交权给太后,朕就不信,那位薛大学士会没有一点反应,现在宁雪国越乱,朕日后回去才更好找到机会。还是要注意百姓的态度,随便她们怎么闹,但莫要伤及百姓的利益才是!”


        

“嗯,咳……陛下放心,臣会交代下去的。”宁疏把最后一口汤喂给相星洛喝完,再和相星洛聊了一会儿天,许明泉就走了过来。


        

“陛下,玉公子赢了,清雅国答应将地图送过来,还给陛下准备了寿宴的请帖。”许明泉恭敬地把一张烫金色的请帖呈給相星洛。


        

“啧,不错,看来这次在清雅国说不定还会有大收获呢!”相星洛很高兴,清雅虽说经济发展还有些落后,但女皇陛下最不缺的就是钱了,而且清雅国的战斗力确实是五国里最强的。


        

若是能够与清雅国促成合作,那就是为宁雪国增加了一道有力的屏障,毕竟宁雪国的军队确实是让相星洛非常担心。


        

宁雪国以女子为尊,不论是参军还是参政都是女子,男子大多被从小教育在家中学习诗书礼仪,女子学习武艺和治国之道。


        

她身边这几个除了书月情——他是天生没这个天赋,宁疏的身体太差,实在是学不了,其他的会武功,大多都是相星洛亲自调教的,还给他们特意安排师傅,就是为了让他们有自保的能力。


        

在打仗方面,相星洛还是觉得男子更适合一些,她虽然很努力的在提高男子在宁雪国的地位,但是效果并不显著,这种留在骨子里的东西,还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


        

相星洛心情不错,让厨子做了一桌子美味佳肴,把所有人都叫了过来,大家一起庆祝庆祝,气氛十分融洽。 记住网址m.mfqbxs.com


        

而此时的清雅国皇帝松豫年看着眼前紧闭的房门,心里不由得有些颤颤。


        

“湘湘,朕错了,朕真的知道错了,朕再也不敢了,朕向你保证以后任何事情都听你的,好不好?”


        

皇上看着自己眼前的门,只觉得这就是世上最远的距离!


        

柔湘梦此时靠在门上,眼泪一点点地落在地上,我是多么爱你呀,皇上,这样的承诺自从你当皇上的那天开始。


        

我一直在听,听着你的解释我还有欺骗自己的理由,我一次又一次地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我只给最后一次机会。


        

我一次次地任由你,我这一生中最爱的人用一把把尖锐的刀插在心口,鲜血淋漓,却感受不到疼痛。


        

我觉得这个夜晚真的好寒冷,冷得我不想呼吸,冷得我没有了知觉,或许我早该放过自己,外面一声声焦急的呼喊渐渐模糊……


        

她抱紧自己坐在地上,曾经的过往闪现在眼前,那樱花树下的琴瑟和鸣,那鲜花铺就得织锦爱情,就如昙花一现,曾经的山盟海誓就在耳边又如此遥远。


        

在第一个后妃入宫时,所有的梦都被打破,那一天,是她的生日,她满心欢喜,期待着他像曾经一样给自己惊喜,但是那一天,她希望永远都没有那一天。


        

他不知道从那以后,她从来没有说过要过生日,而他也早就忘记了吧……


        

他总是有无数的无可奈何,或许那都是借口吧,为了他的江山,为了他的理想,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牺牲的。


        

一切阻碍他成就清雅国梦想的人都是敌人,包括她这个皇后,包括她的孩子们……


        

如果以前她还可以自欺欺人,那么最近发生的一切,他所说过的话将所有的谎言,将所有的希望都打破了,他的野心全部显露了出来,是呀,还在执着什么,那个男人啊!


        

皇上看到里面漆黑一片,一点声音都没有,不由得慌了。


        

他总觉得这次如果他再不做些什么,就会永远失去她了,不,不行,皇上从来没有一刻这么深刻地感受到害怕过。


        

只要一想到,他的皇后不再爱他,她就像看陌生人一样的眼神看着自己,这天地之间没有了她的身影,他害怕了,后悔了。


        

这一刻的他什么都不想要了,什么都不期待了,现在只要可以挽回她的心,他什么都可以做,江山、皇位他什么都可以抛下。


        

可是他好像知道得太晚了,一个劲地在外面敲门,眼里尽是疯狂,不,他不能失去她,不能!


        

松沐阳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个场景,他是特地过来找母后聊聊的,现在他的心里很乱。


        

虽说他并非皇后亲生,但是无论是皇后还是大皇兄、六皇弟都把他当成亲人一样对待,皇后一直以来都非常照顾他。


        

从小到大,因为大皇兄常年驻守边关,六皇弟又是个跳脱的性子,皇后就一心教养着他,她很温柔,也很体贴。


        

松沐阳从小就很亲近她,有什么事情都愿意和皇后说说。


        

他从小就知道父皇母后之间有多么恩爱,父皇就算后宫佳丽三千,但每天都会抽出时间来陪母亲,一个月也就有几天的时间晚上不在。


        

在别人面前,父皇都对母后非常维护,不让母后受半点委屈,后宫不管是发生什么事,他一直都站在母后那一边。


        

就算是贵妃得宠的那些日子,父皇在母后和贵妃的矛盾中,也从来是相信母后。


        

他还没有见过母后真正将父皇关在门外的时候,他有些诧异。


        

皇上一看到他就像看到了救星,眼神亮得让人心慌,也不顾什么帝王仪态,直接一把拉过松沐阳,“沐阳,朕真的知道错了,你快帮帮朕劝劝你母亲,她不理我了!她真的不理我了!”


        

此时的父皇早已没有了在朝堂之上的威武霸气,眼睛泛红,他第一次见父皇如此脆弱的样子,就像是一个被抛弃的孩子,迷茫而又无助。


        

他稍稍拍了拍被皇上握紧的手,安慰了他几句,走到门前,轻轻地敲门,语气也不像平日那般冰冷,带了丝丝暖意:“母后,儿臣过来看看您,您开门好吗?母后?母后?”


        

房间里的柔湘梦好像听到了儿子的呼唤,清醒了一些,不,她不能倒下,她还有孩子,孩子们还需要她!


        

她强撑着站了起来,艰难的扶着门,从里面将门打开了,就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直直地倒了下去。


        

松沐阳一惊,正准备去扶,一道身影比他更快一步抱住了母后——是父皇!


        

他立马安排人去请太医过来。看着父皇焦急而后悔的样子,他有些担心,又觉得有些奇怪,母后的身体一直很好,怎么会突然间晕倒……


        

“父皇,已经派人去找太医了,您无需着急,母后身子一向康健,不会有事的。”此时,松沐阳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够尽量安抚皇上的情绪。


        

皇上也不搭理他,紧紧地握住皇后的手,一双眼睛更是不敢离开,生怕一眨眼,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儿就不见了!


        

太医很快就来了,还没来得及行礼就被皇上一把拉了过去,语气非常急切:“你快看看,皇后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晕倒了呢?”


        

太医不敢耽搁,直接把起脉来,一时间,整个房间安静地连呼吸都能听到。


        

不一会儿,太医躬身道:“皇上,您放心,皇后只是一时悲伤过度,身体还有些虚弱,没有什么大碍,日后多注意一些便好。”


        

“没事?那太好了!对了,多注意一些,要怎么注意?哪些不能吃,哪些不能喝,还有什么要求,你快说,朕都记下来!”


        

皇上心里的石头倒是放下了,认真听着太医的叮嘱,耐心地给皇后喂药,擦拭嘴角,没让任何人来服侍,丝毫没有觉得一国皇帝做这些这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连松沐阳都被赶回府了。


        

第二日,皇后终于清醒了过来,见到身旁关心的看着自己的皇上,她不知道为何,觉得自己不是很愿意与他接触。


        

可看着他一脸疲惫,眼下的青黑,褶皱的衣服真真切切地告诉自己,这位九五之尊,真的就这样守了自己一夜,心里很不是滋味,也很矛盾,种种交杂在一起的感觉很难受。


        

皇上见她醒来,很是欣喜,也顾不上自己,立马叫人传太医,待太医确定没有什么问题了就吩咐让厨房准备吃的。


        

她听到了,都是些自己平日里爱吃的,没想到他还记得,心里又甜又酸,就像是将一个人劈成两半,难受地让她皱起眉来。


        

皇上一见她这样就紧张,立马坐在她的身旁,握住她冰冷的手,皇后有些挣扎,有些甜蜜,这滋味复杂地让她平白多了烦闷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