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星沐忆 > 第20章 各方态度

第20章 各方态度

作者:梅岳 返回目录
        

二皇子书房里,宣纸、墨水、砚台都被扫落在地,显示出主人此刻愤怒的心情。


        

松沐黎是真没想到就这么短短几天的时间,这两人的进展这么迅速都一起上街了!在清雅国男女结伴同行,至少是未婚夫妻!


        

他的这位五皇弟平日里不声不响,让他都快要忘了,他这位五皇弟在军中的威慑力,这次倒是让他回想起松沐阳曾经的雷厉风行!


        

“二殿下,其实也无需如此担心,宁雪国的情况与别国不同,那位女皇陛下都能够公然带男宠参宴,可见宁雪国的民风还是比较开放,那位女皇陛下也不了解清雅国的一些习俗,说不定……”松沐黎身边的一个谋士劝说道。


        

“是呀,殿下,那位女皇陛下也不会是那种一点甜言蜜语就会被蛊惑的人吧……在下觉得殿下可以用真心打动她……”另一位谋士也小心翼翼地说。


        

说来也可笑,这群人在这里不是商讨什么国家大事,居然在商量着怎么帮二皇子和五皇子争姑娘!


        

清雅国这边权贵们和世家大族都喜欢招募一些有才之人安置在自己的府中,有些什么事情都可以与他们商讨。


        

二皇子也不例外,这些人都知道二皇子想要迎娶那位女皇陛下,将宁雪国收入自己的囊中,他们自然要多多筹划,这可是争储的关键因素!


        

不过这群人还真是和松沐黎一样自大,相星洛怎么说也是一国女皇,如果宁雪国还是以前的宁雪国只能任人宰割,那说不定有可能。


        

但是如今的宁雪国已经足够其他各国望其项背,松沐黎却还是抱着曾经的想法来看待宁雪国的地位,这就是愚不可及了。


        

然而这样的人在清雅国还不是少数,很显然,处在第一大国的位置上久了,习惯了俯视的姿态,不能变通,自然会付出代价的! 一秒记住https://m.mfqbxs.com


        

皇后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喝着茶,皇上很是贴心的给她喂糕点,两人就像是平常的夫妻一样,这里没有皇上,也没有皇后,有的只有彼此。


        

丫鬟们都在外面候着,两人聊着聊着就想到曾经的青葱岁月,不由得感慨一番。


        

话题渐渐的就转到了孩子们,一想到自己的三个孩子,皇后就觉得头疼,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三个至今没有一个成婚,不仅如此,就连一个贴身的丫鬟都不曾有!


        

大皇子说自己出门在外征战,不宜带女子,也担心照顾不好,会伤了姑娘的心。


        

皇后表示可以理解,但每次回京,皇后特地举办一些赏花宴,也想着可以相看相看。


        

他倒是好,带着把刀就来了,那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得一群姑娘恨不得立马就跑,还有人愿意嫁给他,那才怪嘞!


        

六皇子也是个不争气的!


        

一天到晚的逛青楼,也没见他给自己带个媳妇回来。


        

每次去就只和一群狐朋狗友喝酒,脑子里面都是浆糊,还说什么自己年龄还小,哥哥们都没有成婚,他不着急,在外面找一大片的红颜知己,怕是整个青楼姑娘都是他的红颜知己吧!


        

再说说松沐阳,五皇子是自己从小带大的。


        

她一开始的时候看着这个孩子心里很不高兴,但还是教养他长大,不过,松沐阳从小就聪明,长大了,知道了一些事情,也知道自己的存在让皇后心里膈应,很少去她面前晃悠,待在房里很少出来,身边就留了一个侍卫,其他的生活起居都是能做的都自己亲手做,懂事地皇后都有些心疼了。


        

把他接到寝殿旁边,刚好那时候大皇子去了边关,六皇子也才两岁,她身旁连个可以说话的人都没有,就带着他陪自己照顾六皇子。


        

六皇子小时候调皮,松沐阳也经常忍着让着,一向不喜欢和人接触的他,还常常由着六皇子在身上爬来爬去,亲自喂饭,各种事情都做。


        

皇后看着这孩子是真的很懂事,知人情,随着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多,皇后开始喜欢起这个孩子,还觉得他从小没有母亲在身边,对他多了一些关爱。


        

松沐阳能够感受到皇后对自己的关心和心疼,也把皇后当做自己的母亲。


        

两人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亲密,慢慢地就像现在一样,完全把彼此当做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比一般的母子之间还要亲密一些。


        

皇后知道松沐阳长得好看,想着他应该会早些成婚。


        

她现在什么都不缺,就缺个小孙子或者小孙女也行,盼呀盼,结果他一点反应都没有,任由自己怎么催,都跟个木头似的,还没有兵书来得有兴趣!


        

现在一听到这个消息,皇后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然后……


        

“哈哈哈,哈哈哈,太好了,我儿子终于开窍了!”皇后兴奋地手舞足蹈,一点都没有考虑过作为皇后应该保持的端庄大气。


        

皇上也从来没有要求过这些,还小心翼翼地看着她,生怕她太高兴了一时控制不住,宠溺地笑着。


        

宁雪国国师府中,一个男人安静地站在一间小小的楼阁上,赫然是相星洛纸上画的那个人。


        

只是本人比起那张画少了宠溺地笑意,脸上没有表情,冷淡的很,手里握着一封信,紧紧的抓着,似乎这样能够带给他力量和继续的勇气!


        

他知道自从自己选择了那条路以后,和她之间就再也没有可能,可为什么心里还是有些小小的期待?


        

期待着或许他们还可以像从前一样,可惜,不可能了……


        

是他给了她最深的伤害,无论什么时候回忆起那天的一切,都觉得如此痛彻心扉。


        

她把自己囚禁在这个充满了两人回忆的地方,这是她的报复吧!


        

这里的一切都充满着曾经的味道,那么久都不能消散,她的身影在每一个晚上出现在自己的梦里,那么孤独,那么无助,那天的场景一次次浮现在他的眼前,那双充满了绝望的眼神……


        

这几年,他就在离她最近的距离,宫里的消息总会有人传给自己,相星洛也会给自己写信,说说最近又收了多少人进了后宫,再最近看到多少好看的男子,她的后宫每次进新人自己永远都是第一个知道的。


        

每一次都笑着看完,只觉得她还像小时候赌气一样,很可爱,可是,这封信不是她送来的,是宁疏……


        

或许,错过真的不是错了,只是过了,从此不会在她的生命中留下痕迹,会有一个人代替自己爱她,宠她,我不是应该开心的吗?


        

是自己放弃的呀!为什么还是会伤心?


        

当初踏出那一步的时候,当初转身的时候的坚定和决绝呢?


        

不是一直希望她幸福,不是一直想要她能有一个爱她的人吗?


        

他看着远方,那里是她的方向……


        

在五皇子府的玉子卿他们也听说了这件事情,书亦情一听到这个当场就炸了!


        

“你说什么?陛下居然和别的男人去逛街!居然不告诉我们!”书亦情觉得自己在相星洛心中的地位岌岌可危,眼泪都在眼里打转,委屈地很。


        

要知道相星洛在书亦情眼中是一向都不喜欢离开皇宫的,平日里在皇宫中就保持三点一线的生活,大部分时间都停留在御书房和后宫,走得最远的一次也就是这一次到清雅国来,如今居然为了五皇子破例出门闲逛!


        

宁疏皱了皱眉头,他认识相星洛最早,知道她曾经其实是非常向往宫墙之外的,只是自从那件事情以后,与其说她不想出宫,不如说将自己囚禁在皇宫的那座牢笼里,压抑着自己所有的喜怒哀怨。


        

如今她愿意走出去,宁疏也很为她高兴,不过,这位五皇子可是清雅国的非常有实力的皇子,他需要好好考虑考虑,决不能让星洛重蹈覆辙……


        

“不行!我绝不允许那个男人和我争宠!他长得那么好看,陛下肯定是被他迷惑了!我一定要给他一些教训!”书亦情一脸愤慨的样子。


        

周围几个人无语的看着他,拜托,就你那细胳膊细腿,再加上这么简单的脑子,是个正常人都能把你耍得团团转,还指望教训松沐阳?


        

别把自己坑进去就已经非常好了!


        

“五皇子可是清雅国的皇子,就算陛下有这个想法,只怕清雅国皇帝……”许明泉有些欲言又止,这两人之间可还隔着两个国家呢!


        

“说得没错。”


        

宁疏点点头,就算那位五皇子愿意放弃一切,清雅国的皇帝也不会愿意,还有皇后,如果五皇子去了清雅国,那么这皇位只怕就是二皇子的囊中之物了,这位二皇子可不是个善人,这些曾经作对的人都不会留的,就凭这一点,松沐阳想要离开也是不可能的。


        

“陛下的想法咱们不能质疑,但还是让他们保持距离,彼此都能有一个思考的空间,陛下一向冷静,不会那么容易被美色冲昏头脑的!”


        

其他人都点点头,书亦情更是兴奋,难得宁疏和自己想法一致!


        

眼珠一转,想到了一些好法子……


        

接下来的几天,五皇子府热闹非凡,一场盛大的后宫争夺展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