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农门长姐致富忙 > 第5章 借病装病才是真!

第5章 借病装病才是真!

作者:语墨凌霄 返回目录
        

“咳咳——”好在何老头适时地咳嗽提醒她,她才想起现在还这么多人在,赶紧压住火气。


        

“那个,西西啊,是这么回事,你现在年纪还小,而且你就要嫁人了,婆家也不可能让你把弟弟妹妹带过去,所以这钱还是放在我跟你姨妈这儿,不过你放心,当着这么多乡亲的面,我也给你保证,我们以后一定会把钱都花在楠楠身上。”


        

阮西西看了一眼何老头,嗤笑一声道,“所以你们就是非要赖着不给是不是?”


        

何老头原以为阮西西听了自己的话能收敛,可没想到这小贱蹄子现在是越老越过分了。


        

纵使他一直都想着在人前暂时给她几分颜面,也有些维持不下去了。


        

一旁的刘桂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指着阮西西怒喝道,“你会不会说话,爹和娘都说了,是为你们保管,难道保管的意思你听不懂?”


        

阮西西瞥了刘桂花一眼,声音冷冰冰的,“那改天我把你家的房子卖了然后把钱留下,也给你们保管,你们乐意吗?”


        

听了阮西西的,何家人大惊失色,尤其是何老头,耷拉下的眼皮猛地跳了好几下,“西西,你又胡说八道什么?”


        

“胡说八道?”阮西西提高声音,“你们何家人不就是想着霸占钱吗?何必说的这么冠冕堂皇的?我告诉你们,今个儿这钱我要定了,而且我要用这钱把我们阮家的房子给赎回来。”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一向唯唯诺诺的阮西西竟然能顶住何家人的威压,然后说出这样一番慷慨激昂的话来。


        

大家伙也都看出这阮西西是打定主意要跟何家脱离关系。 一秒记住https://m.mfqbxs.com


        

虽然何家的话也有几分道理。


        

但是毕竟房子是阮家的,怎么处置还得是阮家人说了算。


        

有的人便开始劝和了。


        

“何老头,既然人家阮西西不想再寄居在你们何家,那你们就不妨把钱给她,这样一来,你们的负担也能轻一些不是?”


        

“对啊,邱芳芳不是一直都说整日说带三个孩子累吗?”


        

“这样一来,你们也不用再劳神操心了,人家阮家姐弟也能有自己的遮风挡雨的地方了,何乐而不为呢?”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


        

阮西西也附和着又道,“总之,今日不给钱我就不不走了,我告诉你们,无论如何我今日要见到钱,你们痛快的拿钱出来,我也就不计较之前的事情了。”


        

何家人的嘴脸,她是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现在只想着赶紧拿钱走人。


        

她阮西西还不信了,她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大好青年,掌握多项技能,还能饿死不成?


        

不仅饿不死,她还要带着弟妹开创出一方新天地。


        

阮西西态度强硬,让何老头始料不及,一时间竟然也找不出反驳的理由来。


        

碍于外人在,不想丢了何家的脸,他无法痛喝阮西西,却也是忍的极为难受的。


        

邱芳芳看出他的为难,眼睛一转,心头念头微动,就要代为痛喝。


        

一个小比崽子,毛还没长齐,难道怕她不成?!


        

她本来就觉得对这三哥比崽子不需要讲道理,直接捆了打一顿。


        

还怕不服服贴贴。


        

阮西西护着弟妹跟何老头对峙,却也没忘记邱芳芳,见邱芳芳悄悄钻进屋里似乎寻找这什么,心头微微一动。


        

可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正愁无法讲事情发酵呢!


        

邱芳芳揣着绳索出来的时候,阮西西眼睛微眯,突然就情绪激动起来,一边护着弟妹一边就开始哭喊。


        

“姨妈,我错了,你要打打我,可别打甜甜和楠楠了,你上次捆绑我们三天三夜都没给我们吃饭,我们真的已经怕了,姨妈,求你了!”


        

论演技,阮西西一点不在怕的,一个低头一个抬头,就已经是满面委屈,泪水涟涟。


        

落在人们心里可真的是心尖儿都酸痛起来了。


        

何老头见状还有些懵,等回头看到揣着绳索走出来的邱芳芳,整个人都不好了,赶紧眨眼使眼色让她滚回去,可邱芳芳却无视他!


        

“你个比崽子,你再给我嚣张,看我不打死你!”说着就要上手去捆。


        

“住手!”何老头再三怒喝,可声音被阮西西和弟妹的哭泣声给覆盖住。


        

“姨妈,我们真的错了,求求你,别捆我们了!”阮西西带头,阮甜甜和阮楠楠都跪在地上痛苦哀嚎。


        

那样子可真的是被吓坏了。


        

众人心里明镜一般,看来这何家是真的对阮家姐弟不好。


        

这邱芳芳当着众人的面都敢下狠手,那没人的时候呢?


        

何老头眼看着邱芳芳到了姐弟三人面前,事情就要演变到无法收拾的地步。


        

他也来不及多想了,直接冲过去就夺下了绳索,抬手就狠狠地甩在了邱芳芳脸上。


        

这一巴掌可是把邱芳芳给打醒了!


        

“老头子,我——”


        

“你又犯病了,赶紧滚回家吃药。”何老头一边对着邱芳芳使眼色,一边对着众人道,“贱内身体不好,一着急就容易产生幻觉,大家千万别往心里去,她平时不这样的,毕竟是孩子们的亲姨妈,再坏能坏到哪儿去。”


        

这是他仓促间能想到最好的理由了。


        

还是从已经出嫁的闺女何明慧那听来的,说是城里有人杀了人,那人被判定是精神不正常,最后就从轻发落了。


        

对,就说他老婆子精神不好。


        

见状,阮西西嘴角划过一丝鄙夷。


        

不得不说,这何老头还真有些难对付,连这样的借口都能想得出来。


        

别以为就能糊弄过去。


        

“姨妈每次犯病就打人,不打别人,就专打我们三姐弟,我们怎么求都没用,姨父,表哥表嫂也不管,就看着姨妈打我们,呜呜呜——”


        

“嗯,姨妈发起疯来可吓人了,她最喜欢打楠楠了,楠楠傻里傻气就是姨妈给打的。”阮甜甜也跟着阮西西学。


        

这些话成功把人们刚刚压下去的怒火给吹起来了。


        

哪儿有不打别人,专打某些人的。


        

看有病是假?


        

借病装病才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