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农门长姐致富忙 > 第6章 你不累我都累了!

第6章 你不累我都累了!

作者:语墨凌霄 返回目录
        

何老头很辣的眼风狠狠地扫了阮西西一眼,不得不说这妮子可真的是变化太大了,若不是脸还是那脸模样还是那模样又是大白天,真以为是见鬼了呢?


        

“他姨妈这病也有些年月了,早些年治好了,已经多年不犯了,只怕是有什么事情或者是什么人惹怒了她,不过没有早些发现也是我的不对,我平日里要忙活地里的事情,没有顾上,我要是早些知道他姨妈被孩子们惹得犯了病,我说什么也得阻止!”说着,何老头还低下头,一副悔恨不已的样子。


        

“惭愧啊——我愧对老阮啊——”


        

“当年我跟老阮一起进山打猎,我被老虎咬住一条腿,是老阮拼了命把我从老虎的嘴里救下来的,所以当年他姨妈说要把三个孩子接来,我二话没说就一个字‘行’!可是没想到还是让三个孩子受了委屈!”


        

“西西,你还记得你小时候我跟你爹一起进山打猎,你最喜欢长毛兔,你爹没有打到,我二话没说就把自己打到的给你了!你还记得不?你当时一口一个姨父叫的可甜了!从那时候起我就把你当亲闺女一样,还有甜甜和楠楠,我也是当亲生的对待。”


        

“西西,我知道姨父以前做的不好,让你们三个受了委屈,你放心,从此之后我一定让人看管好你姨妈,不再让他们犯病打你们。”说着,使了个眼色给刘桂花。


        

刘桂花还愣着呢,却也下意识的点头,“我一定把妈给看好喽。”


        

“西西,能不能给姨父一次机会,你说你们小小的年纪,要是这样出去,可怎么过日子,要是你们有个三长两短的,我怎么跟你死去的爹妈交待。”


        

何老头那是一把的辛酸泪,不停地用脏兮兮的袖子揩拭,就差当众擤鼻涕了。


        

看的阮西西是无语又恶心。


        

“姨父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我年纪不小了,再说表嫂平日里还要忙着照顾家里做饭,哪儿有精力看住犯病的姨妈。” 首发网址https://m.mfqbxs.com


        

不是要演戏,那好,咱们就演到底了。


        

邱芳芳本来被说成是有病就气不打一处来。


        

可那是老头子,是家里的权威和主心骨,她不敢说什么。


        

可她阮西西是什么东西?


        

好在何老头早就吩咐了刘桂花,刘桂花悄悄拉了拉邱芳芳,邱芳芳才把这口气给忍住了。


        

可心里是狠毒了阮西西,打定主意等人走了,一定得把阮西西那张利嘴给堵住,好好地揍一顿出气。


        

“那没关系,实在不行,我把你姨妈给绑起来,总不能让你和弟妹吃亏的。”何老头见状心中一喜,只要过了眼前这一关,以后阮西西姐弟还不任他拿捏。


        

“可我却不忍心姨妈受苦,因为我们,姨妈要活得那样没尊严,那我于心何忍,姨父,什么都别说了,还是把卖房子的钱给我们,我好去把房子赎回来,姨父放心,只要姨父把卖房子的钱给我们,那我保证我爹九泉之下是不会怪罪姨父的。”


        

反之——


        

阮西西声音平和却又暗暗带着一股子嘲讽。


        

就拉锯吧。


        

只要等到村长来了。


        

她就有撑腰的了。


        

何老头说的口干舌燥,阮西西却总是有话接上又趁机反驳。


        

他渐渐地也明白,不管自己怎么说,这小妮子就是要钱。


        

可那钱他早就已经拿去给小儿子当束脩了,哪里还能给阮西西。


        

说起小儿子何安,那可是他跟邱芳芳的心头肉。


        

是他们何家几辈子出的一个秀才。


        

好不容易才花钱托了关系送去读书,可不能耽误了。


        

而且读书花销不少,他们何家一年到头那点钱够啥的。


        

所以这三孩子他早就规划好了。


        

阮西西嫁去李家能得二两,李家是村里的大户,指不定以后还能捞点。


        

阮甜甜现在还小,等长大了也能找个好人家。


        

至于阮楠楠,是个傻的,倒是有些为难。


        

但是他听说城里有人专门要这种傻小孩,把腿打折了,丢一个破饭碗,也能赚不少钱咧。


        

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三姐弟脱离掌控。


        

“姨父,我的好姨父,看在我爹的面子上,你就别再为难我们了,既然你把我们视如己出,那就该让我们有个安身立命之所不是?”阮西西挤出笑意,只是那笑意却让何老头觉得后背一阵阵发凉。


        

何老头皱眉“吧嗒吧嗒”抽了好几口烟,又低叹一声,然后语重心长对阮西西道,“西西,你才吃了几碗饭走了几座桥,你姨父我吃的盐都比你吃的饭多,你得想明白了,你要是真的带着甜甜和楠楠走了,那从此之后就跟我们没有关系了,你受了欺负,那也别回来哭诉。”


        

“可如果你留下来,我跟你姨妈可以对你今日做的事情既往不咎,你想清楚了,你要是如此的忘恩负义,那名声可就毁了,你和甜甜还想找个好人家,只怕是难喽——”


        

“我愿意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留下,咱们以后还是亲人,如何?我还会一如既往地对你们好。”


        

阮西西被何老头这一番不要脸的话差点说的给吐了,见他还盯着自己等回话,一副又是假惺惺又是威胁的样子,阮西西直接没忍住犯了一个白眼,冷声讥讽,“姨父,演了这么久,您不累,我都要累了,总之你威胁我也罢,说我忘恩负义也罢,我今日都必须要拿钱离开,不离开,难道等着你把我们一个个卖了还钱给你那小儿子当束脩?”


        

此话一出,又是激起千层浪。


        

哗然一片。


        

何家小儿子何安在城里读书的事情大家伙都知道。


        

这何安是村里少有的识字的人。


        

起初何家还不甚在意,可是前些年却开始在意起来,而且还拿了钱送去城里的学堂让何安读书。


        

据说那束脩费可不低。


        

村里一直都好奇何家是哪来的钱给何安?


        

敢情,都是从阮家来的?


        

何老头被气得都要七窍生烟了,最后一丝理智也要没了。


        

原以为这阮西西再厉害也得掂量掂量何家人在村子里的威望。


        

他们何家可是出了一个读书人,那是秀才苗子,以后可是要做大官的。


        

得罪了何家,阮家兄妹能有好?


        

没想到阮西西还是不识抬举。


        

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他了!


        

就算不能把三姐弟留下继续压榨,那也得让他们脱层皮。


        

他已经想出一个绝佳的办法,保证三姐弟乖乖跪地求饶主动留下来。


        

“西西,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若是再执迷不悟那咱们就好好地说道说道。”和老头说话的时候牙齿咬得咯吱作响,手中的旱烟杆子也微微颤动。


        

阮西西听何老头的话,脸上的笑意也不再保持,冷下脸来冷声回道,“好啊,姨父要怎么说道说道?”


        

她知道何老头肯定是想到了什么毒计!


        

她已经从原主的记忆里对何老头有了一定的了解。


        

他最习惯软的不行来硬的。


        

这会儿看说不通,多半是要跟自己清算了。


        

让她想想,这何老头会从哪儿下手呢?


        

有了——


        

何老头眯着眼打量着眼前的阮西西,很快就开了口。


        

“你要走可以,你的架势也是想跟我们断绝关系永不往来,既然如此,那咱们也不讲情分了,咱们来讲讲这些年你们三姐弟在我何家的花销,一笔一笔算清楚,算清楚之后,如果还剩下多少钱,那你尽管拿走,我绝无二话。”


        

说着,何老头站起来,对着四周的人拱手作揖,“大家伙就帮着做个见证,也省的说我何家欺负人不讲理。”


        

何老头的一番话,还真的说服了几人。


        

有人附和,“好,咱们今日就做这个见证。”


        

何老头点头,随即对着邱芳芳使了个眼色,邱芳芳点头之后就回去了屋子里,然后在屋子里一顿翻箱倒柜,然后拿出一个本本来。


        

那是何老头记的。


        

何老头年轻的时候读过书,在村里时常以读书人自居,可他做的又是跟读书无关的活计。


        

为了彰显自己的不同,也为了理清家里的花销,他很年轻的时候就开始记账。


        

本子都已经用了不知道多少个了。


        

邱芳芳拿出的这本是专门为阮西西三姐弟记的。


        

阮西西也傻住了,她想到何老头要拿这件事做文章,却没想到这何老头还留了这后手。


        

这何老头识字的事情她知道,记账也知道,可是专门给她三姐弟记账,还是满满一大本子,这可真是让她意想不到了。


        

等等——


        

这何老头不可能会未卜先知知道今天要发生的事情?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这老头子早就想好了用这本子压榨自己。


        

只要他一口咬定自己和弟妹花了他们家的钱,那不管是自己还是弟妹,不管是现在还是成家之后的多少年,都欠着他们何家的。


        

这老头子,可真是心机歹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