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农门长姐致富忙 > 第22章 怎么就是记不住?!

第22章 怎么就是记不住?!

作者:语墨凌霄 返回目录
        

见人们骂的很,刘桂花那叫一个生气,可她不敢对这些人下手,便把怒火都朝向了阮甜甜,怒吼她,“小贱蹄子,你再敢胡说,我撕了你的臭嘴。”


        

刘桂花发起狠来满面通红五官扭曲唾沫星子四溅,吓得阮甜甜浑身颤抖,忙躲在阮西西背后。


        

阮西西被刘桂花给惹怒了,本来只是想把事情弄清楚便了事,可她竟然还敢对甜甜怒吼,当即便把棍子举起来又对着刘桂花甩打起来,一边打一边骂,“刘桂花,从前的阮西西怕你,可现在的阮西西不怕你,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欺负我弟妹欺负我,我见一次打一次。”


        

阮西西想起刘桂花欺辱原主和弟妹的那些画面,发了狠的抽打。


        

这会儿功夫邱芳芳也从地里回来了,一眼看到阮西西发狠的抽打什么人,先是一愣,待走近一些看到是刘桂花,先是一乐,毕竟这刘桂花最近总是给她找不快。


        

可她很快反应过来这刘桂花再不好也是自己的儿媳妇,而且打坏了还怎么干活,登时便怒了起来,凶狠的看着阮西西,大吼起来,“阮西西,你疯了,你竟然打你表嫂,赶紧给我停手,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阮西西见邱芳芳回来了,顺势也停了手,“姨妈,你回来的正好,你跟姨父说过会好好待我们的,可是表嫂趁你们不在不仅偷吃楠楠的东西,还打甜甜,你看把甜甜给打的。”


        

她知道何老头嘱咐过邱芳芳,在人前一定要对阮西西三姐弟好。


        

可她也知道邱芳芳的脾气一着急就原形毕露,什么都记不得了。


        

果然,邱芳芳听了她的话,不仅没有责怪刘桂花,反而一副厌恶的表情盯着她,厉声怒斥,“放屁,什么偷吃你的东西,肯定是你这小贱蹄子又做戏污蔑认。”


        

阮西西压根就没指望她站在自己这边,可是她不闻不问就下意识的偏袒还是让她心寒,不过好在这会四周都是人,而且眼睛都是雪亮的,不愁人看不懂。 记住网址m.mfqbxs.com


        

“姨妈,事情都已经弄清楚了,大家伙都已经知道是表嫂故意偷吃东西还不顾小曼和小豆,导致小曼小豆争抢间烫伤了,表嫂不仅不反思还反过来怪别人殴打别人,你怎么还不问青红皂白的就指责是我们的错。


        

表嫂这样,姨妈也这样,难道在你们眼里就没有道理可讲,是不是因为我们不是你们的家人,所以你们就要把所有的错都归结在我们身上,可是姨妈和姨父不是已经跟村长保证过以后一定会对我们好的嘛?”


        

邱芳芳老脸通红,她才懒得管什么事情呢,反正在她心里不管是谁的错,都是阮西西的错,毕竟在她眼中,阮家姐弟吃她的喝她的就是错。


        

可是这会儿也从阮西西的话里逐渐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对刘桂花当然也没有多少好感,但是亲疏远近还是清楚地,而且自己刘桂花是自己孙子孙女的亲娘,若是名声毁了,那受连累的是何家。


        

而且阮西西现在牙尖嘴利的,她总觉得阮西西的话在给自己设套,所以她必须得小心再小心,不能被她牵着鼻子走,不然老头子回来肯定不会轻饶自己的。


        

正琢磨明白阮西西这是一棍子打倒了一何家的人,是在暗讽何家都不讲道理只会有事就怪阮西西,登时便火冒三丈,抬起手指就指着阮西西大骂。


        

可是这一瞬间却突然看到一个人影站在了人群里,而她竟然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时候来的,又听了多久,可看她那样很显然已经变了脸。


        

急的邱芳芳顿时忍不住出声,“她李婶子,你怎么来了?让你看笑话了,都是我那儿媳妇不好?你看把孩子给气的。”


        

是的,这个时候可不能让人觉得阮西西的不好,不然跟李家的亲事可就吹了。


        

刘桂花一听邱芳芳说是自己不好,登时便火了,可是定睛一看邱芳芳说话的不正是要娶阮西西的李家老太,刹那间,便明白了一切。


        

“是啊,都是我不好,我嘴馋,把小孩子给惹怒了,李婶子,你好不容易来,进屋子里喝喝茶吧。”


        

阮西西岂会不知道这俩人打的什么算盘,现在的局面是自己好不容易争取来的,万一自己真的被嫁去了李家,那可就功亏一篑了。


        

要是再被发现楠楠是装病,那何家人不把甜甜和楠楠打死才怪。


        

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李家婆子对自己有好感。


        

最好的方式就是让她知道自己是不好惹的。


        

握紧手里的棍子便对着刘桂花甩了出去,“我让你欺负我弟妹,我告诉你们,我阮西西不是好惹的,不管是谁,谁敢欺负我和我弟妹,我就打死她。”


        

一棍子被刘桂花刚刚压下去的怒火又给打出来了,反手就抓住了阮西西手中的棍子,然后用力一抽,阮西西也顺势松开。


        

二人扭打在一起,阮西西把刘桂花压在身下,左右开弓开始甩耳光,没一会儿就把刘桂花的脸给打肿了。


        

看到这一幕,李家婆子的脸都黑了。


        

阮西西又趁势投去一个恶狠狠地眼神,李家婆子吓得浑身一抖,也不再打理邱芳芳,直接就摇头打断,“我看还是算了,这么凶狠,娶回去不得把我打死,好在还没给钱,以后莫要再提了。”


        

说着,便逃一般走了。


        

邱芳芳见到嘴边的鸭子飞走了,那叫一个恨啊,恨不得立即上去撕了阮西西。


        

而这会儿阮西西也打累了,从刘桂花的身上下来,拍打着身上的尘土,打算往家里走去。


        

刘桂花摸着红肿的脸开始号丧一般哭起来,一边哭还一边看向邱芳芳,“娘,你还不收拾这小畜生,这会儿是打我,以后就是你了。”


        

“还有小曼和小豆,你看看被烫的,都是这阮西西给害得,要不是她故意的躲起来顿肉汤,小曼和小豆也不会馋的去夺,就不会被烫伤了,娘啊,这个小贱蹄子就是个害人精啊——”


        

邱芳芳本来还压制着火气不想动手,一听刘桂花说小曼和小豆被烫伤了,而这俩孩子也在这个时候把烫伤的地方晾出来给邱芳芳看,邱芳芳一看顿时眼睛冒火星,怒火中烧的就捡起地上的一根棍子就朝着阮西西追了上去。


        

一边追还一边骂,“小贱蹄子,我忍你够久了,你欺负谁不好欺负我的宝贝孙子孙女,还把他们烫伤了,你这个小贱蹄子,今日要是不教训你,我就不姓邱。”


        

阮西西身轻如燕自然不是体型硕大的邱芳芳能追的上的,没多久便气喘吁吁起来,阮西西原本还想着跟邱芳芳好好玩玩,也正好让邱芳芳消消食散散那一身的肥肉膘。


        

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看到从远处扛着锄头回来的何老头,顿时心生一计,一边回头挑衅邱芳芳一边朝何老头跑去,在快要撞上何老头的时候故意停了一下,然后又回头狠狠地挖苦了邱芳芳一句,在邱芳芳举起棍子的时候又轻巧避开。


        

邱芳芳是气红了眼,眼里只有挑衅自己的阮西西,恨不得手中的棍子直接一下把阮西西给打死,所以那棍子几乎是用了十成力道,只是下一秒却愣住了。


        

定睛一看,怎么眼前的人不是阮西西,而成了自己的老头子,尤其是自己的棍子还落在老头子的头上,而棍子落下的地方流下了血,顿时吓得一哆嗦,手中的棍子就落在了地上。


        

阮西西也像是吓了一跳,一脸惊恐的样子,“姨妈,原来你不是冲着我来的,是冲着姨父去的,可是就算是姨妈憎恨姨父昨日动家法打了你也不该如此狠心啊。”


        

“你给我闭嘴。”邱芳芳知道自己又被阮西西给算计了,顿时急了,她想跟自己的老头子解释,可是老头子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吓人,让她心里有些怯怯的。


        

何老头只觉得自己头上刺痛一片,晕晕的,眼前还有些发黑,下意识就坐在了地上。


        

他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直到过了好一会儿才稍微好了一些,伸手一摸,被一手血吓了一跳,这会儿也从阮西西的话里明白是老太婆打的自己,抬手就给了老太婆一耳光,“你个老贱人,你想杀我。”


        

邱芳芳被打的脸都歪了,却不敢动,只苦着脸解释,“老头子,我不是故意的,是阮西西那小贱人故意使坏激怒我,又朝你这边跑来,我没看清楚,就砸在了你身上。”


        

何老头也觉得邱芳芳不可能真的杀自己,多半是阮西西这小贱人使得计谋,可是即便如此还是恨铁不成钢,明明自己都嘱咐邱芳芳别在外面跟阮西西过意不去,怎么就是记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