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农门长姐致富忙 > 第26章 好会算计啊!

第26章 好会算计啊!

作者:语墨凌霄 返回目录
        

可邱芳芳见势头不好麻溜就躲开了,气的何老头也只是暂时把这口气埋在心里。


        

继续转过身舔着脸对赵老头说好话,“他赵叔,婆娘之间吵几句咱们就别跟着争吵了,再说你也知道我那婆娘是个说话不过脑子的,得罪了她赵婶你也别太往心里去,咱们毕竟是多年的老朋友了,别为了这点小事驳了面子,你说呢?”


        

阮西西见状忍不住冷哼一声,插嘴道,“姨父,你何必这么低三下四的,别忘了你私下里时咋说的,咱们何家可是要出个大官的,就是拖着不给能怎么着,等小表哥中了,还要钱,还得巴巴着给你送钱呢!”


        

“阮西西,你给我闭嘴!”何老头真的怒了,咬着后牙槽对着阮西西怒吼。


        

这些话都是他平日里私下说的,他年轻的时候就比赵老头强,可赵老头靠着年轻进山打猎赚了一些家当,又在村子里放印子攒下家业。


        

可他也是瞧不上赵老头的,总觉得等着自己的小儿子何安高中了,便能把这些年的不满,和去借钱的时候低三下四积攒的怒去都发泄出来。


        

这几年断断续续跟赵家借了几次钱,倒也不是还不上,只是他就是不想还,毕竟他赵家就已经够有钱了,自己凭什么还要给他钱,再说这赵家的钱给了何家这未来的高门大户还是看得起的呢!


        

原本阮西西懦弱无能,他说的时候倒是也没有背着,可是没想到阮西西这小贱蹄子也不知道抽的什么风,竟然当着赵家人的面儿就说了出来。


        

一时间,何老头是又气又怒,真恨不得立即把阮西西给打死算了!


        

赵老头和赵老太听到这些话瞬时便愣住了,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阮西西一口又开腔了。


        

“姨父,你咋这么凶狠的看着我,我有说错吗?对了,我想起来了,您还非常瞧不上赵叔和赵婶子家的小儿子,说他家的小儿子就是个傻子,还说现在他们身体硬朗倒是没什么,等到他们老两口身体一不好,那他们的傻儿子肯定就得饿死。”阮西西无视何老头额头上打个青筋和怒视的眼神,一边耸肩一边说道,一副无辜的样子。 一秒记住https://m.mfqbxs.com


        

“对了,你不还说哪天实在是不行,就让小曼嫁给他家的小儿子,说是她们疼小儿子,到时候他们攒的钱都是小曼的,你再让小曼拿回来,然后都给何安表哥花,还说着赵叔赵婶忙活了半辈子到头来就是为了咱们何家忙活,想起来都开心呢!”


        

听着阮西西的话,刘桂花不干了,冲出来就指着何老头怒问,“爹。你真这么说了?就算是要把小曼嫁过去,那也是我们做爹娘的,钱怎么都得给我们,凭什么给何安,我看你偏心眼偏的有些过分了,你要是再如此,咱们就分开过,我可不希望我们努力赚钱最后都便宜了何安。”


        

“老大家的,你胡咧咧什么,你看不出来这都是阮西西胡编的。”何老头都要气炸了,脑子里一片乱麻,这要把小曼嫁给傻子的话是他私下里胡乱寻思的,最多也就跟邱芳芳嘀咕过,怎么阮西西也知道了,还在这个时候把话说出来了。


        

可刘桂花却半信半疑,毕竟这何老头什么尿性他可清楚咧,何老头一向都瞧不上赵家,而且也不把女孩子当人看,现在是因为有阮家姐妹在这儿,那等阮家姐妹都被卖完了,可不就轮到她的小曼了。


        

她倒不是多在意闺女,主要是就算是要卖,那也是她这个做娘的说了算,凭啥轮到一个爷爷奶奶。


        

还把钱都花在何安身上,想的倒是怪美咧!


        

“反正我把话撂这儿,小曼的婚事由我和老大做主,没你们的份儿,你们那么看重赵家的小傻子,那就把阮西西嫁过去吧,反正李家也不要她了,不然阮甜甜也成。”


        

何老头真的是要被这一家子给气死了,想他好歹读过书,咋就找了邱芳芳这个二百五,自己的儿子也是,找的刘桂花更是个二百五。


        

何家有这俩二百五,可真的是要把他给愁死了。


        

可能怎么着?


        

当年邱芳芳上赶着追他,那时候他看邱芳芳长得不赖,又主动地倒贴,也就顺水推舟了。


        

刘桂花也是他给儿子相中的,那时候刘桂花家好歹殷实,他便让老大故意接近刘桂花,最后把刘桂花的肚子搞大了,一分钱的彩礼没花就把刘桂花娶回家了。


        

原以为都是没花钱娶的,可是现在真是无比的后悔。


        

这没花钱的就是不行啊!


        

早知道就该给老大和自己娶个有脑子的了!


        

邱芳芳这会儿也是有些明白过来了,这阮西西的话可算是彻底把赵家给得罪了,而且还让赵家嫉恨上何家,那到时候老头子想把欠赵家的钱给拖得不还了的打算可就泡汤了,而且刘桂花这样一闹还怎么把小曼嫁给赵家的傻儿子?


        

不成,她可不能让阮西西的奸计得逞,可是她说又说不过阮西西,能怎么办?


        

最后一跺脚儿就朝着阮西西大骂起来,“你个小比崽子,你胡说什么,老头子啥时候那样说过,谁不知道老头子是个面慈心善的,要说也是我说的,可我就是个没见识的妇人,也就是随口一说,你还当真事说起来了,你说你就不知道避人,还一口一个何家人,我看你是想彻底抹黑我们何家,你说你到底打的什么鬼主意?


        

难道说是你看上赵家的老小子了?你也不撒泡尿照照,就你这德行,人家赵家能看得上你才怪!”


        

阮西西瞪大眼睛看着突然长脑子了的邱芳芳,不敢想她竟然会突然把所有的事情揽在自己身上只为了给何老头开脱,而且还学会倒打一耙了。


        

不过她很快又笑着反驳回去,“姨妈,这些话要不是姨父说的,我把头砍下来给你耍,再说,我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编造啊,不过姨妈说的很对,我知道只几斤几两,可是不敢有这痴心妄想,这好事还是留给小曼吧。”


        

“放屁,我才不嫁给傻子,要嫁你嫁,我要嫁就嫁给村长家的平哥哥。”何小曼一听,顿时不乐意了。


        

邱芳芳一听顿时恨得牙根痒痒,“你个小蹄子,有你说话的份儿吗?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


        

“就不,奶奶,你和爷爷整日偏心小叔,被以为我不知道,可我告诉你,村里人都说就咱们家整日把小叔当宝儿,可谁不知道小叔都考了几次童生了却还没考中,你们倒是不如把钱花在我和我弟弟身上,说不定我们才是能给何家光耀门楣的咧。”何小曼急赤白脸道。


        

“放屁,反了你了,你是个什么东西,还跟跟我的小安子比,这些话是谁说的,看我不撕了她的嘴,是不是你说的?”邱芳芳又开始失控了,下意识恶狠狠地看向刘桂花,满心以为是刘桂花说的,当场撕了她的心都有了。


        

阮西西看着这一幕得意的勾唇一笑,她就知道只要把战火引出去,何家人就会自乱阵脚。


        

而赵老太和赵老头也不是傻子,还能看不出何家人打的什么鬼主意。


        

原以为何家人是真的困难,看在老头子和何老头年轻时候的情谊的份儿上,再看在何家人供养个读书人不容易的份儿上,也就不跟何家人计较这些钱了。


        

何家人自诩读书人家肯定不可能拖欠的,可没想到何家人是这么的不要脸。


        

人家普通人家都知道打了粮食卖了钱就赶紧把钱给还上,这何家人竟然就想着把钱给拖没了。


        

还打起赵家人的主意了,就算自己的小儿子脑子不太灵光,可是那也是他们捧在手心里的宝儿,他们也不是没想过给小儿子花钱买个媳妇,就是怕媳妇不是真心,到头来卷了钱跑了,所以才一直没行动。


        

这何家人可真有脸咧,还私下里要把何小曼嫁给自己的小儿子,还想着把赵家人的钱都扒拉到何家。


        

想的怪美咧!


        

我呸!


        

“行了,都给我闭嘴!”何老头远远看到赵家两口子的脸色肉眼可见的开始发黑发怒起来,顿时暗道一声不好,赶紧大声怒吼,打断了还跟何小曼刘桂花争执的邱芳芳。


        

“老头子,我今日非得好好教训教训这俩贱货,还敢不听话反驳婆母和祖母咧。”邱芳芳被刘桂花和何小曼气晕了,还想着好好教训教训他们咧,结果,被何老头一个凶狠的眼神一瞪,顿时就心惊胆战的闭嘴了。


        

“他赵叔赵婶子,让你们看笑话了,就是娘们之间胡乱咧咧,你们千万别当真,我这次保证等到了秋末打了粮食就给你们送去,怎么样?”何老头知道这次要是再不保证个具体的时间,只怕赵家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而且距离秋末还有好长一段时间,说不定还有回转的机会。


        

“姨父,你是想先稳住赵叔赵婶,等到他们答应了,你再想办法是不是?姨父这招儿可真高明啊。”阮西西怎么会不知道和老头的尿性,怕何老头还真把赵家两口子给说服了,赶紧提醒。


        

“何福,今日你说破了天也得还钱,不还钱,我就把当时你签字的文书拿来,我记得上面写的清清楚楚,还不上就拿屋子抵押,今日要么给我十两银子,要么就把房契拿出来,你们搬走。”赵老头厉声看向何老头。


        

他一直把何老头当兄弟,所以尽管老婆子一直跟邱芳芳不对付,当年还是坚持把钱借给了何老头,可没想到何老头竟然把自己当冤大头,还私下里算计自己。


        

我呸,狗屁兄弟。


        

何老头:“……”


        

赵老头这架势似乎是真的怒了!


        

他一边头疼一边下意识的看了阮西西一眼。


        

都是这小贱蹄子,不是她也不会闹到这一步。


        

可是他现在也不敢再惹怒她,怕她又扯出其他的事情来惹急了赵家两口子。


        

怎么办?


        

到底该怎么办?


        

十两银子也不是没有,但是那都是棺材本啊!


        

而且现在拿出来,不是就间接证明他不是没钱,而就是不想还!


        

而且这两口子这么生气,那以后自己还怎么算计他们?


        

可是他也不会把房子让出去的,不然自己这一大家子住哪儿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