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南蛮有狮魁 > 第三章:一花一世界 归墟藏玄机

第三章:一花一世界 归墟藏玄机

作者:执耳 返回目录
        

次日,东方既白,犀利的哑光从石门地缝隙中投射进来照亮山洞。女树睁开了冷淡地双瞳。后风也从睡梦中醒来,这一夜他睡得很踏实……


        

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还会看到今天的太阳,因为从前他和死人没有任何区别!


        

“喂!醒了吧?”女树问道


        

“嗯!”后风也淡淡地回答着,经过昨天地交谈,他似乎也习惯女孩地脾气。


        

“准备一下,我们马上要出去!今天有很多事要做!”女树道


        

“我没有什么要准备的,只有这一棵小树苗!”后风说道


        

女树冷冷地看了一眼后风,然后走到洞口打开石门。


        

归墟里地世界还真是奇怪地很,昨天还是风起血云涌波谲云诡,今天却一反常态。


        

天,安静地很!灰白地哑光给人一种为数不多地温暖。一切都没有变,只是天气变得正常了许多。


        

后风跟着女树朝着不知名地地方走去。不知道行了多久,前面是一片密密麻麻的林子,丛林中荆棘丛生。


        

后风和女树一路披荆斩棘,穿过了这片迷林。 记住网址m.mfqbxs.com


        

眼前地一切和山洞那边变得不一样了!这里有了颜色,红的,绿的,黄的,晶莹的,透明的。红的是花,绿的是草,黄的是树木,晶莹的是露珠,透明的是最漂亮的——因为那是光!那是一种透明的光不是灰暗哑光,而是正常的光。是因为它的存在让这里有了颜色。


        

这是后风第一次在这里看到了除了黑色和灰色以外的颜色,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激动。


        

“这里什么地方?”后风开口问道


        

女树道“很不一样对不对?你问我这是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如果你愿意称呼这里为世外桃源也是可以的!”


        

“我从来见过这样的光,为什么和我以前见到不一样?”后风此时就像是一个发现新世界的原始人一样,天真的问道


        

“因为我们现在处在的地方叫归墟之谷……”女树回答道


        

“归墟之谷……什么意思?”后风疑问道


        

“换句话说当你走进了那扇门的时候,你才算得上真正的走进了归墟世界……你回头看看你来时的路……”女树用手向后指到


        

后风转头向身后望去,原来他们刚才踏进一扇很大很大的门……


        

这座门大到如果你不走到开阔处根本不会发现它的存在,它是由两株百仞高的参天神树构成的,他们的树干紧紧的连在一起形成一个大门的形状。


        

后风退到高地上,放眼眺望门外的世界,那种感觉很熟悉,有灰色的哑光,有黑色的玄树,有不知名的飞鸟鸦雀无声的飞着,而这里风和日清,绿茵铺地且有花草点缀,与世外桃源无异。与这里相比,外面的世界简直就是人间的炼狱,而这里是天堂!


        

“归墟之谷的浩瀚与神秘是你无法想象的。”女树看着这里的一草一木对后风说道


        

后风又走到女树身边对女树说道“你本来就生活在这里……我猜的没错吧!”


        

女树淡然说道“不错!我以前是生活在这里。”


        

后风疑问道“那你为什么放弃这样的世外桃源,去到杳无人烟的森林中生活!”


        

“这里很漂亮对不对?”女树反问道


        

“是的,这里和外面的世界相比简直就是人间天堂?”后风回答道


        

女树冷笑道“别被这里美丽的外表所迷惑……这里远比外面更加凶险!”


        

女树淡淡的说道,嘴角露出了一丝鄙夷,那是后风见到女树后看到的最嫌弃的眼神,鄙夷中还带着一种恐惧。


        

“难道这里有凶猛的野兽?”后风问道


        

女树道“远比这个更加凶险。”


        

后风问道“那到底是什么能让你这么恐惧?”


        

“恐惧?”女树不屑的冷哼一声!


        

女树冷笑道,“那只是一种鄙视吧!”


        

虽然女树不愿意承认,但是后风还是看的出,女树的那种眼神中是有一种恐惧的


        

“那这里到底凶险的是什么?”后风不解道


        

女树思量很久,突然莫名的激动地从口中吐出两个字:“人心!”


        

“人心?”后风惊诧道


        

女树看到后风如如此惊讶,轻蔑一笑,“是的,世界上最凶狠的莫过于人心!它比猛兽和毒蛇更让人忌惮!”


        

后风看着女树那双空洞的双目,仿佛看透了世间的人心。


        

“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还有为什要和我讲这些?”后风对她越来越好奇,有的时候他能看懂女树的心思,有时他在女树面前就像一个孩子一样被玩弄。


        

女树淡然解释道“因为你够纯粹,所以昨天才不会被我的演的戏所迷惑,所以我觉得你会是一个值得被相信的人!”


        

“仅此而已?”后风问道


        

女树淡然道“仅此而已!”


        

“那么……”


        

后风正要发问的时候,女树突然说道“还记得我的规矩吗?你的问题太多了……”


        

女树眼神中略过一缕杀机,“如果你再这么多问题,别怪我……杀了你!”


        

后风只好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不是因为他害怕女树,恰恰相反他很享受这种被人相信的感觉,就算这种信任从女树口中说出来是那么的冷淡。


        

“接下来做好你只需要做好的事!”女树命令的语气说道


        

后风跟随着女树向归墟里更远的地方走去。


        

行至午时。


        

眼前的一切更是让后风惊讶!他看到了人,很多人!有携包带货的,织席贩履的,走马观花的,川流不息地走在街道上。


        

后风和女树此时正站在距小镇不远的山顶,后风擦了擦蓝色的眸子,仔细眺望着这个他从来没见过的世界。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人的存在?”后风问道


        

“呵!”女树轻笑一声“还记得我和你说过什么吗?世间最恶毒的莫过于人心,所以不要高兴,这里的都是千百年也不出一个的恶人!”


        

后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他俯身看到的都是安居乐业,各司其职,每个人脸上都堆积着笑容!他实在不愿意相信女树的话。在她口中这里是一群恶魔的聚集地,老师他看到的都是繁荣升平景象。


        

“走吧,你既然不相信,我们就下去看看!”女树说道


        

“我们真的要进去吗?”


        

此时的后风高兴的像个孩子,他整顿了一下身上衣裳,大踏步的向山下走去。


        

二人行至山下,眼前一座城门耸立在眼前,门上赫然写着三个大字:“恶人岭”


        

城门的旁边有一块青石碑,上面写着:


        

八百恶人岭


        

人畜不得行


        

要从此处过


        

人皮扒三层


        

后风看完石碑上的碑文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对女树说“你说的对!此处果然凶险!”


        

女树当做什么也没听到一样,迈开步子就要向里面走去。


        

后风连忙走上去一把拉住了女树,“此处如此凶险,你为什么还要进去找死?”


        

女树则淡淡的说道“我也不想回到这个鬼地方,可是今天不得不去!如果你怕死可以不必跟来,我们的雇佣关系也就到此为止。我还有我的事情要做,请你把手放开!”


        

后风撤回了攥住女树衣袖的手,“受人滴水恩,当以涌泉相报!既然你执意要去我必舍命相陪!岂有退却的道理。”


        

后风坚定看着女树,女树刹那间眼神中流露出了温柔,朱唇轻弹从口中吐出“谢谢”二字!然后继续向城中走去


        

后风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紧紧的跟在女树身后。


        

二人行至城中,后风举目观瞧,城中的人们有说有笑,优哉游哉。有身穿平民布艺的百姓,还有满口吆喝的商贩,这一处买兽皮,那一处买米面,还时不时有着拉住后风往自己摊位招揽的小吃商贩。


        

他们的表情是那么的淳朴,他们的行为没有一点可以让人联想到“恶人岭”这三个字。


        

女树进入城中之后仿佛换了一张脸一样,神色和过往的人没有任何区别。后风知道女树脸上的一切表情都是演出来的。是为了入乡随俗,只有这样才能不让人发觉她是一个突兀的个体。


        

女树的脸就像带上一个面具一样,面对不同的人女树会掏出不同的面具附在脸上,别人不知道,但是后风明白,女树一旦开始表演就会一直演到落幕。


        

最聪明的演员是让你看不出这个人是在演戏,她走在路上的时候,就和街上的路人甲一样,没有任何痕迹。


        

女树在说笑中,轻轻的挽住了后风的胳膊,“相公,我们去前面瞧瞧吧!”


        

后门脑子一片空白,他不知道女树在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在一瞬间成为了他的相公。


        

走到一家客栈前,女树停住了脚步“相公我们就在这里吃些东西吧!”


        

女树俏皮的样子是那么可爱。


        

后风看到女树演的这么尽兴,忍不住也附和了起来,“既然娘子说了,那就在这里休息片刻吧!”


        

二人就这样走进了客栈,刚刚走进客栈的大厅。后风就感觉到了这里的人脸上没有外面的人那个善良了,一个个凶神恶煞,有的挎着刀,有的负着剑。大快朵颐的喝酒吃肉。


        

“相公,你想吃什么,今天娘子请客,想吃什么随便点?”女树用亲密的口吻对后风说道


        

后风听罢,点头道,做出一家之主的做派。


        

女树冲着店里大叫一声:“小二!”


        

跑堂的布衣捣着小碎步朝着女树跑了过来,小二走到后风身边时,轻飘了一眼,然后又挺直接腰板,用轻蔑的语气对后风说道“二位想吃点什么啊?”


        

女树见罢,连忙从怀中掏出一颗鸽子蛋般大小的金子,说道“你看我相公衣衫不整,所以就如此怠慢。告诉你,我相公可是这恶人坡有名的猎人。今天刚刚狩了一头斑斓豹回来,所以衣衫不整,来你这客栈吃顿便饭岂容你这这般狗眼看人低……”


        

女树站起身来,拉着后风就要往门外走。


        

小二看到女树刚刚拿出了一锭金,连忙走上前去挽留,“女侠息怒,是小人狗眼看人低!”


        

小二又转头向后厨叫道“好酒好菜速速上来,人家怀里有金!”


        

女树向后风砸了一下眼睛,仿佛在给后风暗号。后风领悟道后连忙拉回了女树回到了位置上。


        

这两个人一唱一和的演的不亦乐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