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南蛮有狮魁 > 第五章:百鬼夜遁行 病猴子夜走长春宫

第五章:百鬼夜遁行 病猴子夜走长春宫

作者:执耳 返回目录
        

夜幕降临,恶人岭的夜比归墟之外的世界更加诡异,恶灵的哀嚎声在这里更加的清晰,那声音中掺杂着阴谋,欺诈,哀怨各种味道。那魔音现世的刹那间这里的月亮变得更加惨白,星光也变得更加暗淡。


        

恶人岭城门紧锁,大街上空无一人,家家户户门窗紧闭,这里仿佛一时间变作一座荒废的空城,没有一点生气。充斥整座城的只有那如现世魔音的百鬼长嚎。


        

在黑暗的笼罩下,一个灵异的身影出现在诡异的长街。此人身形犹如一只病猿,步伐颤颤巍巍但是却很急促。手上提着一盏诡异的灯笼,灯笼不亮,忽明忽灭,却总是有一种奇异的白色的灵气在灯内盘旋。突然间一阵风起吹倒了那灯笼的灯芯,那人连忙停下脚步将那灯芯扶起,原来那根灯芯哪里是什么油捻子,那分明是一根僵硬了的人手指!


        

霎时间人影出没的地方再也没有那诡异嚎叫声。借着刚刚挂上围墙的凄凉月色可以清楚看到灯笼上书着的一行大字:


        

“仙人指路,百鬼退却!”


        

那个诡异的人影双手掩着耳朵,将那只诡异的白色灯笼夹在腋下,屈膝躬身脚步急促地穿过长长的街巷。


        

街巷很长,人影的脚步很急……


        

那人影不知道走了多久,随着月光漫过城墙人影的面容也逐渐清晰起来,他的脸犹如一个倒锥一般悬在脸上,仿佛头直接忽略了脖子的存在直接和身体接在了一起。两撇稀疏的胡子更加点缀了他的丑陋。


        

这个男人不知道走了多久,来到了城南的一棵奇怪的垂柳边停住了脚步。这棵柳树足有数十丈高,枝丫生的更是奇异,犹如一个半老徐娘一般在哪里搔首弄姿。树根生的更是特别,犹如人的两条腿一般深深地扎进土里。


        

男人小心翼翼的把手中的灯笼放在地上,然后只见他绕着柳树左转三圈右转三圈!手指成拈花姿态大喊了一声:


        

“敕!” 首发网址https://m.mfqbxs.com


        

随着一声轰隆的巨响,那棵形状奇特的大树自它的‘双腿’开始分开。霎时间那棵柳树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样,出现了一个与世隔绝的结界。


        

那男人拾起地上的灯笼,四顾观瞧着确定四下无人之后,信步跳进了结界中。


        

结界里的空间犹如一个世外桃源一般,不大,方圆不过十里!但是确实茂林修竹小桥流水各种奇花异草一应俱全!


        

男人吹灭手中的白灯笼,这里虽然没有太阳。但是却如白昼一般!


        

男人颤颤巍巍的穿过茂盛的竹林,映入眼帘是一座座玉宇琼楼,上面雕梁画栋,炫彩的脊瓦上雕着各种奇异神兽,正宫二层中间一个梧桐木金匾上书着三个大字:


        

长春宫


        

男人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半恭着腰大声道:“奴仆袁弘求见长春娘娘!”


        

许久,从宫殿中走出一名少女。这少女一身翠绿衣服,头上系一条翠绿丝带,飘然走到男人面前,用嘲讽的语气唏嘘道“呦!这是哪来的病猴子?”


        

男人抬头满脸堆笑道“原来是叠翠姐姐啊……您就别拿袁弘开心啦!”


        

叠翠用居高临下的语气道“你这只病猴子还敢来找娘娘,主人交给你的事办好了吗?”


        

袁弘道“小人此次前来就是为了这件事,还请姐姐进去告知娘娘!”


        

叠翠不屑的道“先不忙禀报主人,我先来问你,你上次给主人找的那是什么货色,主人回来大发雷霆,害得我们这些人跟着你一起遭罪!你说你该当何罪?”


        

袁弘不禁打了一个寒战,委屈的说道“姐姐,这也不能全都怪我,只是娘娘这要求实在是难以满足,既要身材魁梧还要体内尚有灵炁之人。这恶人岭方圆不过百里,娘娘要求的量又那么大,所以我只能找一些品质差一点的男人。”


        

正在袁弘和叠翠诉说着自己满肚子的委屈,叠翠突然走上去堵住了袁弘的嘴,愤怒的低声说道“你这死猴子,不要命啦!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袁弘听罢一下子汗毛倒竖,全身都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然后轮起了枯瘦的手掌左右开弓的捆着自己的嘴巴。


        

叠翠看罢,长叹一声道“行了,行了……这次就在相信你一次吧。在这等着,我去给你通报!”


        

袁弘这才停手,满脸堆笑附和道“劳烦姐姐了!这次一定不会让娘娘失望啦!”


        

叠翠信步走进了长春宫,来到大殿内,这个宫殿不算很大,但是内饰雕梁画栋格外精美!


        

只见宫殿的正中间有一张炫彩夺目的床椅。上面卧着一个女人,身边两个婢女在两边侍候着。那女人生的一副好皮囊,通体洁白如玉。长着一张楚楚动人的精致脸庞,一双勾人魂魄的双眼,男人只需要看上一眼就会魂不守舍。在那双眼睛上勾着两道柳叶峨眉。世间哪个男人看见了都会称赞一句真是人间尤物!但是谁又能想到这样美丽的画皮之下是一颗杀人不眨眼的蛇蝎心肠。又有谁能想到她就是那个视人为草芥的魔女楚灵之那。


        

叠翠走到女人身边,用恭敬的语气说道“主人,那病猴子来了!”


        

楚灵之侧卧着慵懒地用一只玉手擎起那张精致的脸,不耐烦的微张朱唇道“他终于来了,我还真心思着要给这恶人岭换一个管事的那,他来的还真是时候!”


        

这一张嘴不要紧,直接暴露了她的年龄。那声音仿佛是一个垂暮之年的老妪口中发出的声音,和她青春妙龄身体形成了一种让人瞠目结舌的强烈反差。


        

叠翠小心附和道“那病猴子今天敢来一定是颇有些准备,主人不妨姑且再见他一次,看看他如何说词!”


        

楚灵之眉头一舒,懒散的说道“那就叫他进来吧,如果这次还是不入本座的眼,定叫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她冲着叠翠轻轻的挥了挥衣袖,叠翠心领神会的走出了宫殿……


        

在外面等候多时的袁弘看见叠翠出来了,急忙上前道“姐姐,娘娘可愿意召见我了!”


        

叠翠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用严厉的语气对袁弘说道“虽然主人原意见你,但是主人还是对上次的事情耿耿于怀!你好自为之吧!”


        

袁弘两只眼睛一转,然后自信的说道“叠翠姐姐放心,这次小人一定会让宫主满意的。”


        

叠翠半信半疑的叹了口气道“但愿如此!”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了长春宫。


        

袁弘看见楚灵之跪在地上道“奴仆袁弘拜上长春娘娘,娘娘千秋万载!”


        

楚灵之在床椅上,微张双目鄙夷的看了一眼袁弘,道“你这畜生真是大胆竟敢哄骗本座,看来上次给你的惩罚太轻了!”


        

此语一出,吓得袁弘魂飞天外,豆大的冷汗止不住往下掉。


        

袁弘还算是一个颇有灵根的修炼之人,只因为之前给楚灵之找了一个平庸的凡人。楚灵之竟然把浴火撒到了他的身上,一夜间袁弘身上的灵炁被楚灵之吸收殆尽,并且还在他身上种下了刮骨咒。从那天起袁弘从一个精壮男子变成了现在这样!


        

袁弘止不住地朝地上磕着头,道“娘娘,前日都是小人的错,还请娘娘高抬贵手千万不要念那刮骨咒……”


        

楚灵之看着袁弘像小鸡啄米一般往地上磕着头,嘴角露出了一丝心满意足的笑。


        

在一边的叠翠轻轻的扯了一下跪在地上的袁弘。袁弘这才敢停下来!


        

楚灵之邪魅的说道“虽然你上次找的男人很一般,不过你还是取悦了本座,功过相抵就免了你的死罪吧!”


        

袁弘听罢,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也顾不得什么廉耻。大呼道“谢娘娘不杀之恩,小人一定为娘娘肝脑涂地!”


        

楚灵之道“行了,留着你这颗脑袋兴许还有些用处!说说吧,这次的人种怎么样?”


        

袁弘从袖口中拿出一只五寸长的卷轴,道“还请娘娘过目!”


        

楚灵之示意叠翠将图呈了上去。


        

袁弘又道“这次的人种是个少年模样,身材伟岸,最特别的是此人有一双蓝瞳,想必是一个灵根深重之人所以小人才敢进献给娘娘!”


        

楚灵之借过图展开一看,上面正是画着后风的像,她猛然间突然起身。“怎么会是他?”楚灵之暗想道


        

殿下的袁弘看到心里一下子凉了半截,战战兢兢的问道“娘娘……可有不妥?”


        

楚灵之没有理会袁弘,从上至下仔细看着图上的男人,喃喃自语道“不可能……他早已经死了五十多年了……不可能是他……但是这衣裳还有这双眼睛……”


        

袁弘此时的心已经是提到了嗓子,他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又一种如鲠在喉感觉,他只能跪在地上眼睁睁看着死亡将近。


        

“你是在哪里遇到他的?”楚灵之突然问道


        

袁弘连忙回道“是在店中,小人这幅模样不敢露面。招待他的是谢必安,是他告知小人有个品相不错的人种来到了店中!”


        

“你没有见过他?”楚灵之又问道


        

袁弘回道“小人不曾见过,只因为小人现在相貌丑陋,实在不易露面!”袁弘委屈的说


        

楚灵之在殿上若有所思,“不管是不是他本座都要去看看……即便是他,凭借我的手段也能全身而退,如果幸运真的能得到他身上的灵炁,对我的修为必定是大有帮助。这个险值得一试。”


        

想到这儿,楚灵之对袁弘说道“听着,现在回去……切记不要打草惊蛇,你要给本座看好他!”


        

袁弘在殿下止不住地点头道“娘娘放心,我一定会看住他!”


        

袁弘又问道“不知娘娘何时动身,属下也好早做准备?”


        

袁弘这些年一直跟着楚灵之,十分清楚楚灵之的习惯。每次楚灵之想要到一个地方,他必须在那里早做准备,备好元宝香烛,浴水香汤。因为楚灵之有一个习惯,就是每次去吸取男人的精元之后都会沐浴净身修炼功法。这时候如果有人去打扰她,他就会毫不犹豫将哪个人杀掉。


        

楚灵之在心里盘算半天,终于眼神中流露出了笃定,她对袁弘说道“事不宜迟,你这就回去布置,本座今晚子时之前就会到。”


        

袁弘道“小人这就回去布置恭候娘娘大驾!”


        

袁弘说罢走出了长春宫。


        

楚灵之看着袁弘的背影,手里紧紧地攥着那副后风的画像喃喃自语道“就算真的是你……今天也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儿!”


        

【求收藏!!!耳朵祝各位读者老爷儿五一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