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南蛮有狮魁 > 第十章:风急天高猿啸哀 紫幽神莹梦演回

第十章:风急天高猿啸哀 紫幽神莹梦演回

作者:执耳 返回目录
        

风还在肆无忌惮的刮着愤怒到极点的袁弘。


        

满天的尘土混乱了整个峡谷。


        

峡谷两侧不时有猿猱啼吠的声音传进女树和袁弘的耳中,那种声音如同苍茫大地上奏起了一曲悲歌!


        

袁弘站在风中捂着那血流不止的伤臂,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就像那一马平川的大地上邹然褶起的山脉!


        

面对袁弘,女树仿佛是这幽暗世界中的一股紫色的光,虽不明亮但是却优雅而神秘令百鬼肃然!她虽然做不到照亮这个幽暗的世界,但是能坚定的做着自己,在这个行尸走肉的世界矗立着——众人皆醉我独醒般巍然矗立!


        

一阵风沙迷了袁弘的眼,但是他脸上的复杂却渐渐舒展开来!取而代之却是和那风沙一样肆虐的疯狂,他猝然地指着女树狂笑着!


        

“你没有经历过我的经历,凭什么在这里夸夸其谈,这个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弱者服从强者没有任何公平可言!就和你一样,没有经历过我万分之一的痛却能取得和我大相径庭的实力……凭什么?”


        

他的最后三个字几乎是在怒吼!近乎疯狂的怒吼!


        

怒吼过后,那暗蓝色的炁在他身上从头到脚的暴走!那股炁流经他的手臂时,已经止住了他左臂伤口上的血。而那双眼睛也变得异常的恐怖,遍布血丝的瞳孔夺旷而出似地圆睁着!


        

须臾之间,那种炁越积越厚,他的胸口在那种越积越厚的炁中出现了一个卍字符的法印!那是一种金色的印,仿佛那一切力量的来源都出自那里!


        

女树在一边冷静的看着袁弘,淡淡的喃喃道“化劫印……终于要开始了吗?” 一秒记住https://m.mfqbxs.com


        

就在一瞬间袁弘的体内汹涌而出的炁变得更加的暴烈,胸口中的化劫印竟然再次分裂变成了两枚!慢慢的他的炁变得平稳下来,这时的袁弘仿佛变成了另一个人,他的身体再也不是拘偻的而是变得健然挺拔。


        

此时的他再也不是那个病猴子模样而是变成了曾经那个一代枭雄——摘星猿


        

女树轻哼一声,冷冷的道“看来你真的要认真了……就让我领教一下摘星猿的实力吧!”


        

她手中蜂刺上已经附着上了紫色的炁,突然又在那眸子中露出了一丝冷笑,“别让我太失望了!”


        

袁弘看着女树的嘲讽,语气变得更加暴厉,咤声道“就是这种眼神……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都觉得自己资格用这种眼神去看别人……就因为自己是凌驾在别人之上的就可以如此居高临下觉高高在上俯视任何人!”


        

此时的他实力已经接近自己的巅峰,可是他看到面前的这个女人脸上没有丝毫惧色,这让他感觉到无比的耻辱!


        

他用一种嗜杀的眼神看着女树!突然也学着女树的样子,用一种居高临下的语气道“我收回方才说的话……我不会折断你的四肢了,因为你不可在看到明天的太阳了。就因为你有着和那个该死的女人一样眼神!”


        

女树听罢,微微一笑!她知道袁弘口中的那个女人指的是谁,那个人正是在他心中已经被推上神坛的楚灵之!


        

恐惧的极致就是臣服!因为那种恐惧已经使他忘记了反抗!他恨楚灵之,但是他更恨自己!他的恨自己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谁!


        

袁弘的那双怒目早已经是杀气腾腾,伴着峡谷中突然传出来的一声长猱的鸣啸,他打开了胸口的第一枚化劫印,这时他身上的炁开始涌动开来,从刚才的暗蓝色变成了湛蓝色!


        

他沐浴在这股奇异的炁中,整个人突然变得精气十足,他干瘪的身体突然间变得充实起来,这时的袁弘已经回到了自己真正的巅峰!


        

他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仿佛是第一次见到自己这个样子一样喃喃道“十年了!这才是真正的我……明月照大江,举手摘星辰……这才是我摘星猿袁弘!”


        

那种陶醉过后,他的脸上又露出前所未有的戾气,恶狠狠的喃喃道“这都是那个老女人害的……老子的修为早已经达到了烛阴境,现在的这一切都是拜她所赐!”


        

那种戾气慢慢的在他的脸上凝固,然后他冲着女树露出了一个邪恶的笑容,然后双手结了一个法印。


        

瞬间,他祭出的八支把陨星飞刀从女树的眼前拔地而起飞到了他的身边,就连那远在视线之外的第九支飞刀也在这个时候被召了回来。


        

此时九飞刀在他身边上下盘旋!


        

女树死死的盯着袁弘,他仿佛变了另一个人一样,挺拔的身躯,强壮的身体和那种傲气一切的眼睛!


        

袁弘在飞刀阵中大笑道“看见了吗?这就是真正的我,杀你……只在须臾间即可!”


        

女树依然傲视着袁弘,冷笑道“一个已经放弃自己灵魂的家伙,就算是回到了自己的巅峰也不过是獐头鼠目的懦夫……就算你有烛阴境的修为也配不上强者的名号!何况……你还没有!”


        

女树的话字字诛心,袁弘内心为之一振!


        

他在突然想到,自己已经把底牌完全毫无保留的展现在对手面前,但是他现在却对对手的修为还是一无所知!


        

他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现在多一秒的对峙都是对他不利的,他必须在最快的时间里逼出女树的真正实力!


        

袁弘突然对女树投出了一种势不可挡的神情,然后他盘旋在他身上的陨星飞刀伴随着一种刺耳雷鸣声,向女树一齐刺去!


        

女树看的出这次攻击是前两次不可比拟的,无论在速度还是力量上都是摧枯拉朽的存在!


        

就在陨星飞刀快到眼前的时候,女树又一次在他的瞳孔中释放出了那紫色的炁。


        

但是这一次袁弘没有在继续坐等,他现在的觉察力是刚才的十倍!他以无与伦比的速度向女树冲了过去,并向那紫色的炁中猛烈的挥出一拳,这一拳尽力十足,那拳头上一把附着湛蓝色炁的拳刃如同一条毒舌吐着信子一般向女树斩去!


        

刹那间!陨星飞刀、拳刃都进入了那紫色的炁中,可是就算如此快的速度,袁弘还是扑了个空!


        

袁弘此时怒睁着的双目已经是充满了惊诧,他自问如此快的速度就算是化境的强者也不可轻易躲过。但是这个女子却如此轻而易举地避开了。


        

他举目望去,女树仿佛消失一样。在他的周围察觉不到任何炁的存在!


        

陨星飞刀依然盘旋在他的身上,手中的拳刃四处挥砍着,他暴烈的叫嚣着“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本事,原来只会躲躲藏藏……你出来啊!和我一决高下啊!”


        

虽然他在奋力的叫嚣着,但是他的心里确实越来越没有底气,比他更快的速度,这个女子至少有着魂幽境巅峰的实力!


        

那种看不见的恐惧感再一次从他的内心中滋生出来愈演愈烈!他对女树的恐惧现在已经不亚于楚灵之给他的那种自卑感!


        

话音刚落,虚空中传来了女树的声音“你恐惧了吧……这不是你生活中的常态吗?”


        

袁弘不知所措向着周围观瞧这,却依然没有发现女树的踪迹,就在此时他意识到地下有着一股气正在涌动,他下意识向身后退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轰隆隆……


        

他的四周出现了四堵墙,这时熟悉的声音又出现了!


        

“想不到你的御物术使得如此的炉火纯青!”


        

袁弘惊愕顺着声音向上望去,他终于看见女树。她正站在墙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


        

他声音颤抖的道“你竟然会使用术法?”


        

他知道这术法代表着什么,只有化境之上的修为才能使用术法。换言之女树已经突破了化境。袁弘做梦都不会想到这个少女模样的女子竟然有他十年都未曾突破的瓶颈修为!


        

他注视着这个高高在上的女人,他已经受够了这种眼神,他解开了身上的第二道化劫印,无穷的炁使他面目变得更加的狰狞,怒吼道“既然如此,那我就赌上这最后一击吧!”


        

他在四合壁垒中高速的旋转起来,那几把陨星飞刀也跟着袁弘飞速旋转,霎时间他化作一阵蓝色旋风向墙上的女树奔去!这一招只要碰到这蓝色旋风一点,都会毙命!


        

一阵飞沙走石之后硝烟四起,顿时混沌了苍穹!


        

很长时间,那满目的硝烟方才散尽!


        

女树施法筑起的四合壁垒已经瘫倒三面,而袁弘身中九把自己的陨星飞刀倒在了地上!


        

她飞身从壁垒跳了下来,紫色的瞳孔中还残留着未消逝的灵炁,他用手中的蜂刺指着袁弘的喉咙!


        

袁弘眼神中满是惊恐,他瞪大了眼睛奄奄一息道“难道……这就是紫幽神莹!”


        

女树冷冷道“你能死在这双眼睛之下也算是你的造化了,因为它可以给你带来解脱!”


        

风从峡谷中刮了出来,传进袁弘耳中的还有猿猴那嘈嘈切切的啼鸣声,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扭着脖子向那峡谷中望去,带着一种莫名释然的笑,合上眼睛!


        

女树也收起手中的蜂刺,她知道现在地上的袁弘只不过是一个待亡人。她双眼微闭伸出一只手在自己鼻梁上轻轻的捏揉着,她的身后并没有刚才战斗过的断壁残垣,有的只是风和那峡谷中的顽猴。躺在地上的袁弘还算是颇有见识,直至倒下的那一刻才终于看清了女树的奇异幻术,可惜代价确是生命……


        

“这一切都是你的紫幽神莹表现出的幻术?”袁弘奄奄道


        

女树对着地上的袁弘冷冷道:“这个术名叫梦演。人一生只可中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你会死的很安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