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南蛮有狮魁 > 第十五章 灭顶之祸

第十五章 灭顶之祸

作者:执耳 返回目录
        

袁弘盘坐在洞中正然运转着通幽功法,天赋异禀的灵根让他得到了寻常人难以比肩的功法修为。


        

一股清炁从头顶透出,让他的神色陡然间变得清爽起来。袁弘微睁起双眸,嘴角扬起了一抹欣慰的笑,面对的四下无人的山洞,自内心中发出了一阵爽朗的笑!


        

“果然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如今我终于突破了魂幽化境,入得了三境之流!”


        

袁弘打量着自己的身体,仿佛重获新生一般的兴奋,“这就是巫宗所说的烛阴境界吗?果然不同凡响!”


        

闻着笑声,常昊从洞外走了进来,待人冷峻的他唯独对梅山七兄弟火热而赤诚!


        

“大哥,小弟离着老远就听到了大哥的笑声,可是修为更上一层楼啦!”常昊的脸上堆积着笑颜


        

袁弘欣喜道“二弟果真惠明,不瞒贤弟如今愚兄已是今非昔比,在这方圆百余里内恐怕是再难遇敌手!”


        

兄弟二人齐声大笑“哈哈哈……”


        

常昊的笑声却是逐渐消减,冷然间突然叹了一口气!


        

“哎……”


        

袁弘本就是心细如发之人,便试探的问道“怎么了二弟,难道说大哥冲开瓶颈更进一步使得兄弟不安了!” 记住网址m.mfqbxs.com


        

常昊道“大哥修为日渐精尽我等做兄弟的自然同喜,但希望大哥不要嫌弃我等兄弟愚钝……淡薄了兄弟之情反而不美啦!”


        

袁弘听罢,走到常昊跟前语重心长道“二弟怎会如此想,你我弟兄七人一个头磕在地上,饮了血酒,盟了誓说要做那生生世世的兄弟,如今老五先走了,可是当初的誓言愚兄皆是历历在耳……二弟今日此言真是让为兄寒了心啊!”


        

常昊表情依然凝重,徐徐道“大哥记得就好,古往今来共患难者不乏有之,可是这同享福者却鲜有人知,大哥自是那义薄云天之人,众兄弟无不钦佩,只是……”


        

常昊话锋一转又道“只是大哥断然不可对兄弟们起了私藏之心,寒了众兄弟对大哥的一片忠心!”


        

“哦……二弟何处此言。”袁弘狐疑道


        

常昊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既然大哥问了……那二弟就直言了,那陨星飞刀是天下数得上名号的至尊兵器,也是你我兄弟拼死夺来的,五弟更是死在了那飞刀之下,此事风波刚定,那飞刀却不见了踪影,想必是大哥将那宝贝收了去吧!”


        

袁弘大吃一惊,恍惚间似乎嗅到了一种莫名怨恨,须臾之间又是一阵自惭形秽!


        

陨星飞刀是天下神兵得之便可称霸一方,试问面对如此至宝那个人不想占为己有。


        

袁弘本就是落魄之人出身,得此六人落了草方能盘踞在梅山做得个山大王!可是面对着陨星飞刀所带来的力量与权利,即使背信弃义也在所不惜了。


        

他自然意识到了,如今的梅山已经不是兄弟情义四字可以去操控的了,此时的梅山已经发展到了鼎盛时期。实力的壮大也让人对权利产生了更大的渴望,这种渴望足以让亲人骨肉之间产生缝隙和隔阂。


        

“我想……这也是其他人的意思吧!”


        

这句话刚一出口,常昊就已经感觉到了一股刺骨的寒意,因为袁弘出语的时候再也不是用一个大哥口吻,而是一山之主的威严!


        

“是”常昊也只是淡淡回了一句。


        

现在袁弘已经完全的意识到了如今的梅山已是今时不同往日。队伍大了不好带!


        

他淡淡然的转过身去走到了自己一山之主的交椅上泰然自若的坐了下来,盘算着自己的心思!


        

“来人”袁弘突然对着洞外喊到


        

顿时常昊的心里为之一振,他心中暗想道难道自己语言过激,大哥要杀掉自己,想到这里他的后颈不禁涌出冷汗。


        

洞外值班的三名小校应声赶来,袁弘泰然坐在上位,用霸气十足的语气命令道“你们去请其他四位当家人到到西寨聚首,就说我要祭奠五当家,还有……那陨星飞刀我也会公之于众!”


        

小校得了令,立刻走出寨主洞府,分头去请几位当家人!


        

常昊的眉头也舒展了许多,走到袁弘的案牍前单膝跪地道“大哥是兄弟们多心了,请大哥原谅!”


        

袁弘站起身来,弯腰扶起了常昊,面色和蔼的说道“哎!一家兄弟说什么两家话……我会在五弟的祭奠大会上把这陨星飞刀交付出去,这样可否会消除诸位贤弟的顾虑!”


        

常昊则面色一红,激动的说道“大哥果然义薄云天……大哥此举真是让兄弟们自惭形秽!”


        

此时天已至午时,西寨校场白色祭旗迎风招展。


        

校场中一间灵棚肃然矗立,灵棚中横着一张案牍和一口金丝楠木棺材!案牍上整齐摆放着香花宝烛和各种祭品,正中间一尊灵位上面俨然书着“梅山七圣金牛星金大升之灵位”


        

梅山众人围着灵棚面色凝重,朱子真在六兄弟中脱颖而出,扑通一声跪在金大升灵前已经是泣不成声,袁弘上前扶起朱子真,眼含热泪道“逝者如斯,贤弟……贤弟还是让五弟安息吧!”


        

三声哀号响起,几名精壮的梅山小校将那金大升的遗体抬进了金丝楠木棺中!


        

袁弘带着五兄弟为金大升点了长明灯,烧了纸钱,上了香火,念了悼词!六兄弟互相搀扶着,那泪都是从心里面流出来的。


        

袁弘声音沙哑语重心长的对五位兄弟道“兄弟们……我等七兄弟创业至今实属不易,如今我梅山如日中天五弟却撒手人寰离开了了我们!”


        

袁弘擦了擦眼角溢出的热泪,命人端出了呈在盒中的陨星飞刀。


        

他颤抖着声音道“今日以后我就将这伤我手足性命邪物供与五弟灵前,为兄希望我等兄弟再不可互相猜忌……让五弟九泉之下不安啊!”


        

五兄弟皆是掉下了眼泪,紧紧的抱在了一处,在场的梅山众人无不潸然泪下,都被七兄弟的义薄云天所折服!


        

……


        

“哈哈哈……”


        

人群中突然传出一阵狂笑,众人皆惊!


        

是谁会在如此庄严肃穆的场合如此狂笑,众人纷纷闪开,只有三人泰然自若,一个微合着双眼处变不惊,一个瞪圆双目傲视群雄,一个冷漠淡然却杀气十足!


        

那睥睨四野的汉子用霸气的神音傲然道“原来梅山匪徒还有些义气……但是有一点你们说错了,你们不会有以后了!”


        

那汉子的那双眼杀气腾腾,声音骤然变得力透万物!


        

“因为今天你们都会死!”


        

此语一出口,那那凛凛的杀意凉透了所有人的后颈。校场中的所有人都在不寒而栗的想着同一件事,他们竟是什么人!到底是什么人会有如此强大的气场!


        

朱子真看到竟然有人敢在五哥的灵前叫嚣,顿时环眼暴睁!


        

但是袁弘看得出这三个人并非善类,连忙拦住了朱子真,语气和善道“不知贵客驾临,请恕袁某怠慢之过……既然三位不知辛劳光临梅山何不以真面目示人!”


        

“你这竖子还挺会说话的……好!念在你们是将死之人,老夫就让你看一看我的庐山真面目!”


        

一股清炁从那人的体内掠出,那人变成了一袭白衣模样,此人正是丘千机!


        

其余两人看到丘千机已经显出了本像,也变回了自己的本尊模样。其余那两人正是南宫武藏和楚灵之二人!


        

袁弘六人上下打量着这三个人,果真是风采超然,只凭着气场就足以震慑整个梅山,就如同那庙宇中供奉的神灵一般不可亵渎。


        

“不知三位是哪里来的朋友,到梅山可有赐教?”袁弘道


        

“你这种命如蝼蚁的毛贼,也敢与天煞十二纵称朋道友……你配吗?”楚灵之以无比高傲的姿态居高临下。


        

袁弘六人不禁为之一振,不知何时鬓角的汗不由自主的掉了下来。


        

天煞十二纵,简简单单五个字,就意味着自己的生命已经得到了死亡的通知!


        

恐惧笼罩着梅山,此时谁也不敢再多言了,因为他们说出的下一句话可能就会成为临终的遗言!


        

关键时候还需要关键人物站出来,袁弘作为一山之主终于开了口“天煞十二纵的名号即使我等再孤陋寡闻也是知道的……莫非三位星座就是名镇甸服的白羊太保丘千机,赌命狂狮南宫武藏”


        

“这位少女模样的莫非就是人称魔女的长春真人……楚灵之!”


        

袁弘提到楚灵之的名字的时候声音是颤抖的,因为这个名字是痛苦和死亡的代名词,是天下所有男人的噩梦。


        

南宫武藏道“胆大包天的贼人,既然尔等知道天煞十二纵的名讳,还不交出陨星飞刀束手就擒……本座可以保尔全尸!”


        

袁弘自然知道这三人的来意,卑躬屈膝来到三人面前,深深施了一个礼,那冷汗一滴一滴重重砸在地上,颤声道“三位星座亲自到此,我等……我等自然不敢造次,陨星飞刀在此袁某自然双手奉上,并且这梅山的所有一切也可以奉给尊上,只求……只求三位尊上给我梅山众兄弟一条活路……”


        

袁弘深躬着身子在三人面前,苦苦哀求着!


        

南宫武藏面如铁青,眼中透出满满的杀意,从口中吐出两个字“不可……”


        

“今天在这里的人都要死,谁也不会例外!”


        

一瞬间,袁弘心如死灰,身体免得僵直!


        

朱子真再也抑制不住内心怒火,闪身跳出扶起了瘫倒在地上的袁弘。


        

“大哥!和他们拼了,什么天煞十二纵,老子要他们一个一个死在我面前,以卫我梅山威严!”


        

常昊等人也是个个磨拳擦掌,“大哥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难道我们就这样坐以待毙吗?”


        

袁弘还是不动声色,内心的悸动还是不能平复!


        

朱子真从腰中抽出悍刀,走到众兄弟面前,嘶吼道“兄弟们,和我一起杀了这些大放厥词的家伙!”


        

在场的人知道坐以待毙必然没有活路,朱子真的一句话激起了他们内心中破釜沉舟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