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南蛮有狮魁 > 第二十章:江湖夜雨十年灯(中)

第二十章:江湖夜雨十年灯(中)

作者:执耳 返回目录
        

弈凤元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众人皆不解其意,面面相觑满脸疑惑。


        

就在这时,一道金光纵地乍现!


        

出现了三个身影,为首者居中,身边跟着两条精炼的汉子!


        

为首者是青年模样,身材奇伟,五官俊美。身着一身皂色蟠龙袍,腰间扎着一条冷如寒冰的玉带,带上系着一枚古色古香的玉佩。举手投足间有一种王霸之气流于眉宇。真是应了那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这三人一现身,法无戒三人便认了出来,为首的正是那万古魔碣王子夜。因为这个人名声太响,天煞十二纵的名声一半都被这个家伙给占了!他身后的两人正是那与其同为天煞十二纵的两天平皇甫奇和双头蛟于念。


        

王子夜,一个传说中的人物,没人知道他活了多长时间。可是岁月在他脸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他的面庞还是如此的清秀。传说只有圣人才有永驻青春的能力,或许这也是对他实力深不可测的另一种证明吧!


        

他身兼巫宗霸道两种修为,亦有人传言他有半神之躯!


        

那法无戒田陌解巨三人看到王子夜向他们走来,每个人都是毕恭毕敬,举止中生怕有丝毫的冒犯!


        

王子夜没有理会他们三人,径直走到弈凤元身边拱手行礼道“殿下别来无恙!”


        

弈凤元一副天之骄子的气度可不是那法无戒等人可以比肩的。


        

他看见王子夜向自己行礼没有任何宠惊之色,不卑不亢地道“神君不必多礼!” 一秒记住https://m.mfqbxs.com


        

王子夜又道“臣接到殿下来信就已经做了准备,殿下何必又派人来请微臣!”


        

“一切都已经做好了准备,臣恭请殿下入归墟!”


        

弈凤元笑道“神君不必过谦,在神君眼中我弈凤元不过一后生晚辈,请得神君出山必然要礼数周全些!”


        

“说来惭愧,本宫兵败至此,所以才前来投奔神君!本宫来的匆忙,又不好坏了礼数,所以只能让这陆地脚力最快的皇甫奇和水中脚力最快的于念事先前来恭请神君!”


        

王子夜道“殿下不必懊悔!此次兵败全然不能怪殿下筹划不周!所以殿下大可不必过于自责!”


        

弈凤元道“原来神君早已经知晓原尾,愿听神君高见!”


        

王子夜道“殿下有所不知,那厄帝是人间人王,自有气运加身!人王气运非圣人不可破!”


        

弈凤元醍醐灌顶一般,紧索眉头道了一句“原来如此!”


        

“殿下也不必气馁,臣夜观天象窥得那厄帝气运还有一十八载。接下来这十八年里只要殿下潜伏爪牙忍受,待到厄帝气运衰微,殿下何愁不能取而代之!”王子夜又道


        

凤元殿下听罢愁眉有了些舒展,然后对王子夜扣手施礼道“那么接下来就仰仗神君了!”


        

王子夜连忙回礼道“殿下说的哪里话,为殿下筹划,乃为臣下分内之事。殿下又何必如此……只是接下来就要辛苦殿下屈尊入这归墟世界啦!”


        

弈凤元客气道“还就烦劳神君引路啦!”


        

王子夜又对施了一个君臣之礼,恭敬道“还请殿下移驾!”


        

随行人马立刻整顿,收拾好了器具,又为王子夜皇甫奇于念三人牵来坐骑,其余众人也翻身上了骆驼。


        

弈凤元和王子夜行在前头,身后跟随着隋萍萍、法无戒、田陌、解巨、皇甫奇、于念六位星座。其余人马紧随其后。


        

一队人马在这片不毛之地穿行着,直至日头西斜,夕阳西下已至傍晚时分。人马终于走出了不毛之地。


        

在不毛之地的尽头屹立着三座奇峰,那三座奇峰真是雄伟!怎个雄伟?有诗为证:


        

“巨灵咆哮擘两山,洪波喷箭射东海。三峰却立如欲摧,翠崖丹谷高掌开。”


        

凤元殿下见此景不禁赞道“好个不周天堑,果然巍峨壮哉!”


        

身后六天煞也不禁点头称奇!


        

那解巨是个粗鲁的汉子,摸着自己的大圆脑袋憨笑一声道“我们还需快行,你们看这南北大山,至北向南形成倾倒之势,这要是遇上山崩倒下来,还不把我们这些人瞬间砸成肉饼啊!”


        

解巨一言引得众人哈哈大笑,人屠田陌道“解巨兄弟还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莫说这山不会倒下来,就是真的倒下来我们被砸成肉饼,那你也是最大的一个!谁让你生的如此肥胖?”


        

解巨憨笑着认真说道“我这也是为了殿下着想,你又何必取笑于我!”


        

“不对……田陌你这死人骨头,你骂谁是太监?”解巨又道


        

众人忍不住大笑起来,就连那法无戒也不禁笑道“解巨兄弟还真是傻的让人捉急!”


        

就在他们三人团在一处斗着口舌的时候,弈凤元说话了!


        

“解巨说的也不无道理,此时已到黄昏时分,若要等到太阳完全下了山,走起夜路确实凶险!”


        

王子夜道“殿下此处已经离归墟不远了,此地确实不宜乘坐坐骑,还请殿下步行随我前行!”


        

弈凤元道“那就劳烦神君带路啦!”


        

众人下了骆驼,跟着王子夜一路步行,行了二三里,便遇一小谷,谷有一小口,仿佛若有光。


        

这时王子夜道“殿下穿过此谷便是归墟!”


        

弈凤元道“这谷口如此狭窄,只能容纳二三十人前行,而本宫身后却有千余众将士!这如何是好?”


        

王子夜淡淡道“殿下这归墟之中凶险与造化并存,江湖中各种势力比比皆是,他们无一不是有着通天修为的顶尖人物!我们要是带着千余人进入归墟,势必会成为众矢之的!”


        

“所以……还请殿下自己拿主意!”


        

王子夜的话虽然只是点到为止,但是话里话外已经为弈凤元出了主意!六位星座也自然都听得出,不约而同的围了过来。


        

弈凤元是一个聪明人,他自然听出了王子夜话外的意思,但是他的心里还是很复杂。


        

只见凤元殿下双眉紧锁的道“这些人都是和我一起出生入死的将士,事到如今本宫不忍弃之!”


        

田陌则露出了凶狠的眼神,“殿下!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啊!自古无毒不丈夫,如果殿下不忍动手,此事就交给我等兄弟吧!”


        

弈凤元陷入了沉思,他看着田陌等人的凶狠的目光,那里面燃烧着的是人性最自私的欲望,那种欲望就像一团烈火一般真实而又势不可挡。贪婪的犹如洪水猛兽一般吞没着人性最后的光辉!


        

终于凤元殿下在这群煞星的眼神中败下阵来。是啊!王道的路上所有的怜悯和仁慈都是多余的!这些东西只会让你那颗坚如磐石的初心瞬间瓦解,只有那种自私的愿望才能促使着那些枭雄变得更加的铁石心肠已至无坚不摧。


        

法无戒看到弈凤元在举棋不定,凑到他的耳边道“殿下,有些东西该放下的只能放下,世人看到了你成功的荣耀,谁又会在意你曾经手段的卑劣与否?”


        

弈凤元瞬间眼前一亮,眼神中不再有丝毫的犹豫,取而代之的是一双人间枭雄的神情!


        

法无戒又道“既然殿下已经下定了决心,那么我等就要为殿下清理掉这些障碍啦!”


        

他向着身边的五人使出了眼色,弈凤元身边册立的六位星座立刻心领神会,每个人的眼神中都流露出了锐不可当的杀气。


        

六个人转过头看着他们面前的一千红巾军,在他们这些星座眼中这些人和蚂蚁草芥没有什么两样,弹指间就能令其灰风烟灭。


        

一千红巾军也同时看向面前六位星座,在他们眼里这是一群高不可攀的神灵,是他们这辈子都无法逾越的巅峰。


        

他们期待着这些让他们崇敬的星座大人带领他们走向一条活路,可是他们万万不会想到这背后是怎样的阴谋与卑鄙。


        

红巾军的一位将军看着六位星座看着自己,还天真忙上前问道“各位尊上如此看着我等兄弟,可是有什么吩咐小的们的吗?”


        

这时,王子夜突然走到那位将军面前,眼中含笑,嘴角也流露出了慈祥,恭敬道“我有一事倒想请问将军!”


        

那将军受宠若惊的连忙跪在地上磕头,嘴里念叨着“星座大人有事便吩咐小人一声就是……这个请字真是折了小人的阳寿啊!”


        

王子夜上前掺起了这位将军,“你不必害怕,本座也不会吃了你,只是想问你一句话而已!”


        

那将军体如筛糠一般战战兢兢的应道“星座请问!”


        

“跟随殿下可曾后悔过?”


        

“不……当然不敢!”那将军声音颤抖的应道


        

“是不曾还是不敢?”王子夜追问道


        

那位将军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后悔自己为什么要上前问话,做这只出头鸟。但是事到如今只能小心的答应下去。


        

“没有……我等从来没有后悔过,小人之心可鉴日月!”他嘶吼着,竭尽全力的把自己的忠心烘托的豪气干云!


        

“好!好!好!”王子夜爽朗的笑道,拍着将军的肩膀连声赞道


        

王子夜又朝着那弈凤元说道“殿下,这位将军忠心耿耿,臣想举荐此人,拜为上将军!”


        

弈凤元和其他五位星座听得都是满脸疑惑,但是嘴上还是答应道“就依神君!”


        

那将军听罢自己被凤元亲口封为上将,这个是一个将军毕生的荣耀,连忙磕头!“谢殿下……谢星座提携,小人必定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王子夜笑道“将军请起,这是你用自己的忠心应得的荣耀!”


        

那一千将士看着那位将军满面春风的拿走了一个武人毕生的荣耀,内心中坚定了对凤元殿下的忠心。


        

那将军起身正要喜气洋洋的回归本队,突然有被王子夜叫住了。


        

“将军请慢!”


        

那人一怵,“星座还有事吩咐小人?”


        

“我想问将军方才说的愿意为殿下肝脑涂地,哪怕是……死!”王子夜停顿了一下又道“可是你的真心话?”


        

“小人不敢撒谎,我愿意终身奉殿下为主,殿下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让我追狗我绝不追鸡,生是殿下的人,死……”


        

还未等那将军喋喋不休的奉承着自己的忠心,一道寒光闪过了他的脖颈!


        

刷的一声……


        

将军倒在了地上,那双眼睛瞪得像一对铜铃一般,当他的脑袋掉在地上的时候,他的嘴还未合上……


        

这突如其来的一击惊煞众人!这一瞬间,所有的眼神都聚焦到了那个杀人者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