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南蛮有狮魁 > 第二十二章:如影随形 袁弘之悲

第二十二章:如影随形 袁弘之悲

作者:执耳 返回目录
        

已经是脱离弈凤元的掌控的袁弘,只身一人穿行在归墟世界中,那么他是怎么混进弈凤元等人的队伍中的呢?


        

说来也是一段奇遇,袁弘自从从灾星国逃亡出来,在一片荒野中思量着自己的前途,终于还是下定决心去往从极之渊。


        

就在路上他遇到了弈凤元的队伍,起初他以为这支队伍是通缉自己的。


        

可是后来他看见了天煞十二纵中的五位星座之后,他就明白了,原来不是冲着自己来的。


        

他想,我袁弘只不过是山中一土匪,哪里能配得上灾星国二皇子亲自挂帅带着四位星座前来缉拿。


        

这一路他一直在暗处暗中观察着这支队伍,他发现原来这支队伍也要去往从极之渊。


        

袁弘是一个聪明人,他猜想这支行色仓皇的队伍要去往从归墟世界,于是他断定那日帝都的兵变一定和这位灾星国的二皇子脱不了干系。于是他便神不知鬼不觉的混进了这支队伍,和他们来到了这归墟世界。


        

此时的袁弘一路向北,来到了归墟世界的恶人岭。那时恶人岭还是一片没有任何文明可言的荒郊。这里被人割据成一个个势力区域。


        

这些势力互相征伐,血流成河是这里的家常便饭,暴尸荒野是这些人间枭雄的归属……


        

袁弘倚仗自己烛阴境的巫宗修为在这恶人岭中某得了一席之地。


        

在这里他重新找到了自我的价值,因为这里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 首发网址https://m.mfqbxs.com


        

因为这里没有虚情假意,没有勾心斗角!一切都凭实力说话。


        

但是,他兢兢业业打拼出来的这一切,随着一个人的到来都终结了——这个人就是楚灵之!


        

……


        

灾星国都的一场兵变,彻底瓦解了重天府神机营天煞十二纵在灾星国的势力,从此十二星座分崩离析。


        

天煞十二纵自从入主重天府时候就分为三个派别。一派是忠心厄帝的皇权派,这些人便是皇叔弈无双,白羊太保丘千机,赌命狂狮南宫武藏。


        

另一派是以弈凤元为首的红巾党的法无戒田陌解巨等人。


        

最后一派被称为逍遥派,他们没有依靠任何倚靠,只是为了自己活着。


        

天煞十二纵中只有两个人是这样的。


        

一个是王子夜,他在灾星国是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除了厄帝和十二星座帝都恐怕再也没有人见过他。


        

所以帝都人就自然而然的把他划到了这一派。


        

而这另一个人便是魔女楚灵之。


        

但是天煞十二纵只有一个人是例外,他既算是天煞十二纵中的一员,又不在这十二星座之列。这个人就是灾星国的太子——弈无鸾


        

太子无鸾是厄帝的长子,是弈凤元的哥哥,他出生就被火云峰弈星宫重天首座收为弟子,从此久居弈星宫。


        

……


        

覆巢之下无完卵,帝都兵变重天府中除了皇权派没有人能置身事外。所以楚灵之逃离了帝都,来到了这归墟世界中。


        

楚灵之带着自己的心腹来到了归墟世界的恶人岭。以她的修为恶人岭的枭雄们自然无人出其右。


        

各处势力的枭雄俯首称臣,弱者臣服于强者这就是归墟世界里的铁律。袁弘自然也不例外,归降楚灵之是他现在最好的选择。


        

楚灵之这个女人使得袁弘如坐针毡。对她的恐惧是别人不能理解的。


        

他万万想不到自己费尽心机,机关算尽的来到这归墟世界,却还是没能逃出这女魔头的魔掌。


        

当他放弃了自己一切的尊严来到楚灵之面前归降的时候,楚灵之用无比洋洋自得的口吻对他说道“你这只死猴子,还记得本座说过什么吗……”


        

袁弘在绝对实力面前别无他言,只能忍受。他开始恭维起这个让世间男子谈虎色变的女魔头。


        

他满脸堆笑,拿捏着自己说话的尺度,“能够认下长春娘娘做主人,是袁弘一辈子的荣幸,小人愿意一辈子服侍娘娘左右,为您肝胆涂地。”


        

楚灵之一脸的满意,居高临下道“我说过,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袁弘看着楚灵之嚣狂高傲的嘴脸,眼神中的情绪很复杂,迫于修为的差距他也只有忍受和顺从。


        

他在心中暗想,我摘星猿袁弘不会永远屈居人下。楚灵之你这女魔头,千万别让老子得了势,说让老子得到机会定要让你百倍奉还。


        

……


        

楚灵之修炼的功法以不断采阳补阴为修行的养分。而她自己又是一个无比高傲的的人,此种龌龊之事势必要假手于人去做。


        

她在恶人岭城外以独特的巫宗秘法化出一个结界世界,建长春宫于结界之内,百来侍从服侍其中,过上了女帝一般的快活日子。


        

这为楚灵之物色人种供其修炼的差事自然就交给了袁弘去做,她差事袁弘在这恶人岭中设下客栈,一来为自己敛财,二则便是寻觅能够享用的人种。


        

寒来暑往已是十年,十年中袁弘坐镇恶人岭为月供人种。纵使恶人岭的势力再大这男人也是有数的,十年中恶人岭中的男人被这女魔头享用殆尽。万般无奈之下袁弘只好扩大自己的寻找范围,可是想要在归墟世界中走出自己的势力去染指别的未知势力,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一来二去袁弘感觉到了自己实力的短板。在这里,比他强大的修行者何止楚灵之一人。


        

这一日又到了为楚灵之敬献人种之日,袁弘游历在恶人岭的边境一无所获。他无比绝望的来到了楚灵之的长春宫中。


        

袁弘跪在楚灵之面前,爆豆一般在地上磕头,声泪俱下道:“娘娘饶命,这人种实在难寻可否……宽限些时日!”


        

楚灵之无比高贵的倚坐在椅榻上,楚楚动人地用一只玉手拨开挡在眼前的黑直长发。


        

朱唇微动,道“没有找到人种你怎么会有胆子来见我,你这死猴子怕是活够了吧!”


        

那声音好生难听,好似老鸹嘲哳,嫠妇思春。


        

世上任何男人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都不愿意相信一个楚楚动人的绝色美人会发出如此苍老刺耳的声音。谁都不知道这种声音是她天生的,还是装出来的,面对着自己手下的人她永远是以这种声音示人。


        

那种声音对于袁弘来说是一张催命符,他头磕更加紧凑起来,颤抖着声音对地板说道:“娘娘饶命……留着小人的狗命,要不然……要不然谁去为娘娘继续去寻找人种?”


        

楚灵之听罢,邪魅笑道:“好啊,长本事啦,竟然敢威胁本座?”


        

“娘娘饶命……娘娘饶命……不是威胁,小人……小人也是为了娘娘考虑。”袁弘语无伦次道


        

楚灵之单手撑着头卧在椅榻上,用戏弄的语气说道:“也有道理,你死了我确实再难找人顶你的缺……你确实是你一只出色的狗。”


        

袁弘喜出望外,极力奉承道:“娘娘说的是,小人就是娘娘的一条狗,娘娘就饶了小人的狗命吧!”


        

“可是……”楚灵之阴阳怪气道


        

“这月无有人种该当如何那?”


        

“小人这就去找,就是把这归墟世界翻过来找也要为娘娘寻来!”袁弘道


        

“那你还要本座等多久那?”


        

“一两日……一两日即可……”


        

“还要那么久啊!”


        

“一日……只要娘娘再宽限小人一日时间,小人定要能把人种为娘娘找来。”


        

楚灵之卧在椅榻上轻轻的摇了摇头。


        

袁弘的心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下意识的继续磕头,“娘娘饶命……”


        

楚灵之舌尖轻蘸朱唇,问道“你这只死猴子如今的修为已经有了烛阴境黄品了吧!”


        

“你不就是那人种的绝佳人选吗?”楚灵之道


        

袁弘听罢,提到了嗓子眼的心一下又重重的沉了下去。绝望的瘫倒在地上已心力的喃喃道:“不可……不可!”


        

楚灵之忽然嗔怒道:“怎么你不愿意?你有选择吗?”


        

袁弘瘫在地上向着殿上看去,慢慢的神情变得凝重,那种凝重只维系了一瞬,须臾之间他的脸上涌现出了一丝凛冽决绝的杀气。


        

袁弘暗自喃喃道“选择?我想试试……就算赌上性命!”


        

霎时间,袁弘五指如钩,暗蓝色的炁从五指中涌出。一息之间,从殿下高高跃起。


        

“我的命自己做主……女魔头受死吧!”


        

这一击倾注了袁弘所有修为,他如一道蓝色闪电一般向殿阶上的楚灵之击去。


        

楚灵之淡然一笑道:“自不量力!”


        

她将那右手轻轻一挥,一道紫炁冲出袖口,迎着袁弘的掌风射了过来。这道紫炁太快了,刚一脱手便打进了袁弘的身体。


        

袁弘重重跌到殿前,一种刺骨的痛疼的他满地打滚。


        

楚灵之脸上没有一丝动容与惊慌,她高傲无比的走到殿前,一只脚踩着袁弘的脸,嘲讽道:“以蝼蚁之力妄想撼动巨树,你还真是笨的可怜”


        

三境四品之内每一品级就是一重山,就凭你这刚刚进入烛阴境黄品的死猴子也敢和本座交手。”


        

楚灵之俯下身段看着苟延残喘的袁弘,轻蔑道:“你也配?”


        

这一刻,袁弘绝望了,那是一种心如死灰的绝望。他闭上了眼睛等待着一个痛快。


        

“想死?我偏偏不让你死,你这死猴子还有些用处。”楚灵之道


        

她蹲在地上用挑逗的眼神看着袁弘,一只玉手轻轻托起袁弘的脸。


        

“只要你今晚把本座伺候好,本座可以不计前嫌,并且让你继续坐镇恶人岭!”


        

袁弘的心里防线在这一刻终于土崩瓦解,他凝视着地面,满地的尊严零零散散的散落在地上,他想伸手去捡,可是一瞬间那一切有化作了尘埃。


        

袁弘苦笑一声,如同一副行尸一般跪在了楚灵之的脚下。


        

……


        

那一夜,楚灵之折磨了袁弘整整一夜……


        

天晓时分,楚灵之下了床榻,临走之前看着躺在床上形同病猿的袁弘,意味深长的说了句:“你还可以,本座很满意!”


        

袁弘双眼无神的躺在床榻上,突然嘴角呕出了鲜血。


        

这一夜楚灵之彻底毁了他修行的灵根,烛阴境的修为散得十之八九。


        

……


        

袁弘的眼前突然变得天旋地转起来,恍惚之间好像知晓了什么,意识变得清醒起来,他仿佛看到了未来,口中喃喃自语道:“哦,原来我早已经死了。”


        

“这一切原来这是一个梦,原来人真的可以死两次!”


        

人生之大悲莫过于心死。此时的袁弘已经意识到了自己是在女树紫幽神莹的幻术之中。


        

他用尽力气挑开眼皮,他看见满地的黄沙,听见峡谷两侧猿猱鸣啸。


        

他睁着眼睛努力着再看这个世界最后一眼,口中轻念道:“五弟,兄弟们负了所有人,唯独没有负你!”


        

“莫急,哥哥来找你啦!”


        

那双灵动的眸子渐渐的变得无神,最后紧紧的合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