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南蛮有狮魁 > 第二十五章:炁巢血窟中一潭死水

第二十五章:炁巢血窟中一潭死水

作者:执耳 返回目录
        

女树细心地为后风包扎起手上的伤口。


        

她已经全然明白了这个男人的心思。世界上卑鄙者有很多,可能她自己也包括在其中,可是这个男人偏偏独善其身。可是当混浊成为一种常态时,清白就成了一种罪过……


        

女树看着后风的伤口,眼神中尽是复杂。


        

就在她为后风包扎伤口的时候,她又惊奇的发现了这个男人的又一个秘密。


        

她看见后风流出的鲜血落到地上竟然会变成金色,她的眼神中充满了对这个男人的好奇。


        

同样的问题,后风也发现了,他低着头喃喃道:“怎么会这样,我的血落到地上为什么会变成金色的?”


        

女树为后风包扎完伤口,抬头看向后风的脸,她看到他的眼睛正在全神贯注的盯着地上那一滩金色的血。


        

女树用手轻抚着后风的头,温柔地劝道:“不要再去想了,你身上的秘密总有一天会被解开的,只是不是现在而已!”


        

后风晃了晃头,从那支离破碎的回忆中走了出来。


        

女树又道:“你的特别远远超乎了我的想象。”


        

后风也赞同的点了点头。 一秒记住https://m.mfqbxs.com


        

“你难道真的不想知道我在你的炁巢血窟中看到了什么?”女树问道


        

后风道:“我应该能猜到了,你一定是看到了什么让你害怕的东西。说实话,我从来没见过你如此害怕过什么!”


        

女树的眼神中流露出了恐惧,那是后风看到她最恐惧的表情,那种神情同样也后风觉得毛骨悚然。


        

谈及后风的炁巢血窟,她依然会心有余悸。她颤抖着声音说道:“那是我看到最恐怖的东西!”


        

后风安慰道:“若是想起这件事会让你害怕,就不要说了,我不忍心看你害怕的样子。”


        

后风的安慰使女树的神情渐渐的恢复了平静。


        

她若有所思的看着后风,轻轻地说道:“这是你的秘密,哪怕我再不愿意想起,我还是要告诉你。”


        

女树努力将自己的情绪抚平,她淡淡说道:“我在你的炁巢血窟中看到了深渊。”


        

“深渊?”


        

“对,就是深渊,深不见底……吞噬一切!”女树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后风一脸的惊愕看着女树。


        

女树解释道:“我凭借着这双紫幽神莹的特殊能力,能走进任何修行者的精神世界,但是你的炁巢血窟是我看到过最为恐怖和特别的。”


        

“你竟然能走进我的精神世界?”后风露出的惊讶的表情。


        

女树继续解释道:“巫宗的修行者凭借的是念力,只要是进入烛阴境的巫宗修行者便能凭借念力洞悉到修行者的炁巢。”


        

“而我因为这双眼睛的存在,不仅能洞悉修行者的炁巢和神族的血窟,还能走进他们的精神世界。”


        

后风不禁惊叹道:“世界上还有如此奇特的眼睛!”


        

女树继续说道:“当我走进你的炁巢中时,我看到的是一潭死水。”


        

“一潭死水是什么意思?”后风问道


        

女树又道“我之前跟你说过,人间的修行者只能通过炁巢接受先天之炁,炁巢对于修炼者来说便如同第二个心脏一般。它不但能储存先天之炁,而且还能将它转化成修行者能量。”


        

“你可以这样认为,境界越高的修行者炁巢中的能量就越厚重。这些能量会以一种物质的自然形态呈现在修行者的炁巢中,或是山川河流,或是天池雪渊,不尽相同。”


        

“而你的炁巢中呈现出来却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死水!”女树失望的对后风说道


        

后风看出了女树眼神中的失望,但是还是忍不住问下去。


        

“死水是什么意思?”


        

女树继续解释道:“世间正常的修行者的炁巢中是有能量流动的,就像阳光普照大地一般,生机盎然。而你的炁巢中呈现却是一片死气沉沉的海洋,既没有生机也没有能量流动。”


        

后风的眼神逐渐别的复杂,他知道那代表着什么,那说明自己现在就是个毫无修为的废人。


        

他的眼神逐渐变得绝望,他绝望不是自己的修为,而是自己没有任何能力去保护女树。不但如此自己还会成为她的累赘。


        

女树看出了后风眼神中的绝望,她继续说道:“你不要着急否定自己,先听我说完。”


        

后风惊愕道:“难道还有什么转机不成?”


        

女树认真的说道:“何止转机,接下来的话会让你感觉到你炁巢的特别简直就是不值一提。”


        

“哦!你还发现了什么?”后风提起兴趣继续问道


        

“当我看到你的炁巢中并没有能量流动的时候,我就在想你有可能是神族后裔!”女树突然话锋一转道


        

后风听到女树猜测自己是神族后裔的时候,内心不禁为之一振,他在心中暗想女树果然是蕙质兰心。他并没有向女树透露出自己是神族的信息,可是还是被聪明的她猜到了。


        

后风一瞬间犹如醍醐灌顶一般,说道:“我记得你说过,人和神感知先天之炁的途径是不同的,人是通过炁巢,而神是通过血窟来感知先天之炁的!”


        

女树突然白了一眼后风,戏谑道:“要不怎么说你是蠢蛋那!”


        

后风尴尬的笑了一声,“那你快说说在我的血窟之中你发发现了什么?”


        

女树的神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再也没有了方才的笑容。


        

她伸出那只白皙如玉的手在她的鼻梁上轻轻捏了捏,缓缓道:“我不仅看到了你血窟中的独特,还看到了曾经的自己……那是我永远都不愿意提起的事情!”


        

后风走到女树身边将她搀扶到石床上坐下,他和颜悦色道:“我知道你的过去一定对你有很大的伤害,如果想起这件事会让你痛苦,我愿意永远都不知道自己秘密。”


        

女树的心彻底被这个男人融化了。为了自己,他愿意只身一人去面对那有着烛阴境玄品实力的女魔头楚灵之。为了自己,他更愿意与她断指盟誓说出那就算全天下人皆负与你,我也不会负你。她还有什么顾虑不愿意再去相信这个男人。


        

女树拥在后风怀里,无比深情道:“有你在真好!”


        

后风轻轻的抚着女树的头发,温柔说道:“放心吧,就算全世界与你背离,我也会与你同在。”


        

女树在后风的怀里感受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温暖,这种温暖使她眼神中的恐惧慢慢释然。


        

女树的心情变得平和,她继续说道:“我之所以如此恐惧,是因为那段经历实在是太铭心刻骨啦。它让我不愿意提前,但是有不得不去想。因为那是我活下唯一目的。”


        

后风在心中思量着,究竟是什么秘密会让心志如此强大的女树心生畏惧,还有自己的血窟中究竟藏着什么秘密。


        

他正要开口发问的时候,女树突然中手堵住了他的嘴。


        

“不要问我的曾经,我不是不愿意相信你,只是现在时机不对!”女树对后风说道


        

她的手指紧紧地贴在后风的嘴上,后风感觉得到她手指温度和那段沉痛往事所带给她的伤害。


        

女树下意识的挪开手指,用那双晶莹的紫色双眸和后风相互对视着。


        

女树转来话题,继续提起后风炁巢血窟中的秘密。


        

“血窟不同于炁巢,那不仅是一个神族后裔存储先天之炁的地方更是一个神族后裔的精神世界。虽然它比修行者的炁巢更加高级,可是有一点二者是相同的。那就是它们都以一种自然形态呈现出来。”


        

“那我的血窟中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当后风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显然心中已是缺少了些底气。


        

女树继续道“你的血窟远比你的炁巢更加特别。”


        

“当我刚一进入你的血窟之中,我就感觉到了一股凛冽的寒意,那种寒意是让人头皮发麻的,是深入骨髓的寒冷。”女树皱着眉头道


        

后风却有些惊喜,他连忙说道:“难道我的血窟中藏着一座雪山?”


        

女树道:“起初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当我继续向着你的血窟中走去的时候,那种寒冷的感觉就越发强烈。”


        

“你看到了?”后风激动的问道


        

女树又一次失望的摇了摇头,平淡的说道:“并没有!”


        

后风的心情再一次跌入了谷底,这一次他彻底的对自己绝望了,炁巢中没有任何东西都没有使自己绝望,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于自己的血窟之中。


        

可是他偏偏听到了使自己最后希望破灭的回答。


        

“你先别着急,听我继续说下去。”女树道


        

“我在你的血窟之中发现了匪夷所思的事情。”女树突然变得有些害怕


        

后风看到女树的神情又发生了变化,他知道接下来她要说出的是另她自己都无比恐惧的事情。


        

他没有追着整下去,而是先试图稳定住女树的情绪。


        

在后风的心中女树远比他血窟中的秘密更加重要。


        

“我从来没有过对一件事情如此恐惧过,因为我知道只要是问题就总有解决的办法。”女树淡淡的对后风说道


        

“可是在进入了你的血窟之后,我就感觉到了自己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因为那里太过于浩瀚,冷漠,孤寂……那种感觉比身处归墟世界更加的让人感觉孤立。”


        

“你看到了什么?”后风试探的问道


        

女树突然吞了一口唾液,然后小心翼翼的说道“当我深入你的血窟之中是,我感觉自己来到了你的精神世界,我鬼使神差的抬头先上仰望,发现自己已经是身处在万丈深渊中……”


        

“我在你的精神世界中临渊而行,发现那深渊的尽头还是深渊。”


        

女树说道这里,精神已经是临近崩溃。


        

“我在那深渊的尽头的深渊上临渊而立向下眺望,发现了无穷无尽的未知能量迎着我的脸向上涌动着……”


        

“那里面竟然有能量涌动?”后风惊奇的瞪圆了双眼。


        

惊愕之中他忽略了女树神态的变化。


        

女树神情迷离,嘴巴已经不在受大脑的控制,她貌合神离地机械说道:“我和那股未知的能量相互对视着,它仿佛有生命一般反噬进入了我的精神世界。”


        

“那股神秘的能量让我回到了从前……”


        

女树的神智在这一瞬间崩溃,她的嘴唇已经泛白……


        

后风连忙抱住女树,温柔劝道:“不要想了……有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