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南蛮有狮魁 > 第二十九章:三个问题

第二十九章:三个问题

作者:执耳 返回目录
        

楚灵之无比骄傲的看着后风,她心中笃定现在后风在她面前已经不构成任何威胁。


        

如今如此居高临下的看着一个曾经显赫到是传说的人物,她的内心自然是洋洋得意!


        

后风狐疑道:“你竟会如此好心?怕不是心里憋着什么坏主意吧?”


        

楚灵之不屑的大笑道:“你们已经是穷途末路,本座想要杀死你易如反掌。实话告诉你,这附近到处都埋伏这本座的人,就算你们插翅也难飞出此地。”


        

“让你发问是本座敬重你曾经的身份,想给你一个体面不要不知好歹!”楚灵之道


        

女树说对后风说道:“看来这次她是有备而来,莫不如你就问问她你的事情,难道这不是你一直以来的一个心结吗?”


        

后风点了点头,对楚灵之说道:“好,我到要看看你知道我多少秘密?”


        

楚灵之道:“我就给你这次机会。”


        

后风问道:“你说我曾经是一国之主,我倒想知道知道你口中说的魁隗国是怎么一回事?”


        

楚灵之道:“我以为你会问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问题,原来第一件想知道还是自己的身世。”


        

“那好,本座就告诉你。”楚灵之道 首发网址https://m.mfqbxs.com


        

“说起魁隗国的起源,就不得提到一个人,也就是你的父亲第一代狮魁帝直。”


        

“帝直是一个活在无数像我这样的修行者中的传说人物。他存在的那个年代还没有如今的服荒九国。他是神,是与二世天帝,甚至是与始天帝君同时代的大神。他也是三大神族之一煊赫神族的第二代元首。”


        

后风和女树听得目瞪口呆,后风万万没有想到原来自己的父亲竟会是大神帝直。


        

楚灵之继续说道:“传说在那个久远的时代,轩辕神族统一了先人神界,始天帝君在不周山建立了古天庭。


        

“然而神界刚刚归化,还有很多神族势力在动摇着古天庭的地位。所以始天帝君就派当时有着绝世双神之称的大羿与帝直去剿灭这些势力。


        

“大羿与帝直果然不负天帝所望,历时百年终于将各方不服天帝的神族归化。”


        

“天帝感念大羿与帝直的功绩,于是分封大羿为搏日大神并治理东夷神州。这大羿便是我后天巫宗修行者的始祖。”楚灵之解释道


        

“那帝直则被分封为擎天大神领牧南蛮罪洲。


        

帝直的身份区别与大羿,他本是三大神族之中煊赫神族的族长,煊赫族人称其为狮魁。”


        

正因为如此无数的煊赫神族后裔追随他来到了南蛮罪洲,所以便诞生了魁隗国。”


        

“ 在那片大陆上没有任何人比帝直再具有威信了,所以他便顺理成章的称为了魁隗国的第一代皇帝。”楚灵之道


        

“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如此敬重你的身份了吧?”


        

“因为你是神,而我只是凡人,虽然你如今已是风光不再,但是我还是会对你心有余悸。毕竟……你我天差地别。”楚灵之解释道


        

楚灵之的一席话,听得后风不禁为之震撼!他看向女树,她也同样不在那么淡定了,她想不到和自己同处一室那么久的一个落魄汉子,居然是一国之主,并且还是创世大神帝直的之子。


        

这两件事情,只需要拿出一件就已经足够震撼人心啦!


        

后风低头不知在想些什么,虽然有了楚灵之的点拨但是他对自己的过去还是一片空白记忆。


        

他振作起精神,继续发问道:“如果真的如你所说那样,我再这个世界上应该活了很久了吧?”


        

“这算是你的第二个问题吗?”楚灵之问道


        

后风点了点头!


        

楚灵之举头望着天,说道:“对,很久,久到足够写进传说,久到我这种凡人修行者无法想象。因为……狮魁这个名头是一个创造传说的名号!”


        

此时楚灵之的内心也是震撼的,如此有关天道的话,对着一个神族之人说出口,恐怕这一生都没有第二次机会。


        

“本座好久没有说这么多话啦,今天很开心!你还有一个提问的机会……狮魁陛下。”楚灵之道


        

后风突然沉默了,心中开始盘算着自己的第三个问题,看来这个女魔头对自己的过去知道的还很多。他必须让她今天全部吐出来。


        

后风道:“我的第三个问题就是你为什么会一眼就认出我来?我和你之间有过什么联系?你不会单单只是从那一件衣服上看出了什么端倪吧?”


        

楚灵之得意的笑了,她看出了后风的心思,只要她回答了这个问题,他就知道了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归墟世界里。


        

楚灵之走到后风跟前转了一圈,上下打量着这个男人,果然是高大魁梧,丰神俊朗不负狮魁二字的盛名。


        

楚灵之道:“狮魁毕竟是狮魁,几千年修为的圣人毕竟不是凡人能够与其相提并论的。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是这头脑中的智慧还是可见一斑。”


        

“好!你也不用与本座兜圈子啦,本座索性就告诉你本座是如何认得出你这南蛮狮魁的。”楚灵之道


        

她气定神闲揣着手,不慌不忙的对后风说起了一段往事。


        

……


        

……


        

二十年之前,楚灵之效力在灾星国重天府中,位列十二星座,对外号称天煞十二纵魔女楚灵之。


        

楚灵之和别的修行者一样有着同样的烦恼。那便是时间,时间是每一个凡人修行者的天敌。虽然那时的楚灵之才只有九十岁,距离三元甲子的天数还早的很,可是她也不得不为日后做打算。


        

楚灵之虽然做不到使自己长生,可是她却能让自己维持不老,这便是依靠着她修习的《长春诀》。


        

那是楚灵之绞尽脑汁得到的能让自己维持不老的秘术,但是这秘术修炼的条件确实吸取男人的精气作为养分。


        

找到可以供自己消遣的男人对于在灾星国位高权重的楚灵之来说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难得是这秘术对人种的要求比较苛刻,吸取一百个普通男人的精气还不如吸取一个修行者精气有用。


        

于是楚灵之开始大肆寻找那些有修炼根基的男人。很快,不到一年的时间皇城里的这些男人全部都已经被她享用殆尽。这也顺势更加助长了她魔女的名声。


        

后来她便把魔爪伸向了他国,这也是为什么她被灾星国人公认为天煞十二纵中与王子夜同样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逍遥派的原因。


        

这一日,她来到了罗天国,罗天国是甸服神域中最大的国家。她来到这里继续寻找她的猎物人种。


        

在罗天国她结识了天地五残之一的沈龟年。并且沈龟年对楚灵之一见倾心。


        

天地五残是罗天国五位最强大的道家修行者组成的一个强大势力。他们其中的每个人都有接近圣人的修为。


        

这五个人的名号足以撼动整个甸服神域。他们虽是凡人,但是他们一旦联起手来,就算面对圣人也有着一战之力。


        

这五个大修行者名字在服荒九国可谓如雷贯耳人尽皆知,因为他们是凡人修行的佼佼者。而这沈龟年便是这个名声鼎沸的大修行者集团中的一员。


        

楚灵之是一个摒弃了所有感情的女魔头,面对着沈龟年的追求,她里不抗拒这不接受。她的心里只有这一个目的,那便是永远不老。


        

沈龟年虽然是个四海扬名的大修行者,但是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情种。自从他看到楚灵之的第一眼以后,他便深深的爱上了这个恶名远扬的魔女。


        

作为一个有着半步圣人境界的大修行者,他并不糊涂。他知道楚灵之的目的,但是他还是义无反顾。就这样,他们两个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走到了一起。这无疑是一段孽缘。


        

他们夜夜鱼欢,沈龟年不愧是修行者中的翘楚!任由着楚灵之肆无忌惮的吸取自己的精气。


        

可是一旦日子久了就算是他有着圣人修为也满足不了楚灵之如此贪婪的欲望。很快,沈龟年的身体就被楚灵之掏空了,可是沈龟年依然不为所动。


        

楚灵之从来没有心疼过沈龟年,她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奔着他身上的精气来的。一旦沈龟年不能满足自己的欲望了,她会毫不犹豫的一脚将他踢开。


        

这一日,沈龟年和楚灵之一如往常的在一起做着苟且之事。


        

事毕之后,楚灵之春光满面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越发的美艳动人。她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邪笑。


        

沈龟年走到楚灵之的背后一把将她搂在怀中,温容地说道:“灵之妹子,只要你开心就算我这一身道行尽废我也无怨无悔。”


        

楚灵之听着沈龟年的表白,心中没有一丝动容。继续对着镜子欣赏着自己。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中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门外一个声音对着屋里的人说道:“四爷,陛下召见您和另四位爷前去议事。”


        

屋里的沈龟年应了一声道:“知道了!”


        

楚灵之好奇问道:“这帝君召见你们天地五残,难道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沈龟年道:“不知道,但是陛下从来不会轻易召见我们五位兄弟……看来或许真的如你所说发生了什么大事。”


        

“灵芝妹子,委屈你在这稍等片刻,老夫去去就回。”沈龟年对楚灵之说道


        

……


        

沈龟年走出府邸,来到了皇宫之中。


        

天地五残中的其余四人封长麟,李青苍,狄朱离,钧伐谋早已经在大殿中侯着了。


        

看到姗姗来迟的沈龟年,大哥封长麟正襟危坐在太师椅上,质问道:“老四你怎么来得这么晚?”


        

沈龟年尴尬说道:“有些事情耽搁了!”


        

钧伐谋笑道:“四哥不会是金屋藏娇所以才耽搁的吧!”


        

沈龟年怒道:“我说老五,大哥说我也就罢了,我可是你四哥,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评头论足的。”


        

三哥狄朱离顿时拍案而立,指着沈龟年的鼻子说道:“老四啊老四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些丑事吗?你和那楚灵之在府中是夜夜笙歌。那楚灵之是什么人?那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女魔头,你看看你自己的气色,你都被他折磨成什么鬼样子啦?”


        

二哥李青苍道:“老四你也别怪你三哥骂你!那楚灵之是你我修道之人可以染指的吗?”


        

沈龟年的脸上渐渐的露出不悦之色,“若是几位兄弟是来指责我的,我这就打道回府。就不在这继续碍着诸位兄弟的眼了。”正说着,沈龟年就要走出大殿。


        

这时大殿外走来一个人,地天五残见到立刻躬身施礼。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罗天国的帝君——桓横。


        

只见桓帝,身后分列仪仗。被侍从簇拥着走进大殿坐在王座上。


        

桓帝用手挑开挡在眼前的王冕,不紧不慢道:“五位爱卿平身,坐下说话!”


        

天地五残应声而起,分坐在殿下。


        

五人不约而同的看着桓帝,神情中带着一丝急迫,封长麟道:“陛下如此急迫召集我等所谓何事?”


        

那桓帝一下子脸色突然沉了下来,轻叹了一口气,唉声道:“祸事,祸事啊!”


        

封长麟立刻继续询问道:“陛下何事如此发愁,不妨对臣下们说说,也好为陛下分忧!”


        

桓帝继续叹息道:“此事事关我罗天国的存亡啊,让寡人如何不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