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南蛮有狮魁 > 第三十四章:圣人之厄(结)

第三十四章:圣人之厄(结)

作者:执耳 返回目录
        

归墟中


        

楚灵之心有余悸的说道:“知道吗后风?当我亲眼目睹十年前你与罗天国修行者联军那一次战斗的时候,我便颠覆了之前我对强者的所有认知!”


        

女树神情惊愕的听着楚灵之讲述着身边这个男人从前的故事。


        

她想到了那会是一段传奇的经历,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男人会如此强大。强大到超乎她的想象,强大到曾经他能与九重天上的众神并肩。


        

后风听着楚灵之讲述的往事,内心更加复杂起来。


        

他的脑子里还有很多的谜团还未解开,所以他继续对楚灵之说道:“然后那,我想……你知道的不止如此吧?”


        

楚灵之道:“你猜的很对,我确实没有说完。”


        

她的那双饱含风情的邪眸中突然流露出了复杂。


        

楚灵之沉默一阵,道:“也罢,我便告诉了你好了!”


        

……


        

…… 记住网址m.mfqbxs.com


        

十年前,不周山天堑中


        

自狮魁后风降临不周天堑到战斗的打响,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但是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罗天国的修行者联军却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近三百位玄品之上的修行者已经在后风轻描淡写的一击中折损七八……


        

在桓曌的命令下,天地五残带领二十八星宿将狮魁后风团团围住。


        

后风在铁桶一般的包围圈中,收起了分身灵体。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风轻云淡!


        

在神的眼里,这些凡人的一切献宝都只不过是跳梁小丑的杂耍……


        

但是后风却不这样想!正如他说的那样,他尊敬别人的生命,并且他更加尊敬那些内心强大的凡人强者。


        

他是神,但是他又区别那些高高在上的神……


        

狮魁在天地五残和二十八星宿组成的剑阵中,开口说道:“不错!这才是修行者应该有的杀气……”


        

封长麟对后风说道:“陛下,我承认我们这些人中没有能够跟你走上一合……”


        

“但是我们凡人也有凡人对抗圣人的办法……”


        

“哦?”后风饶有兴趣道


        

“天罡五绝阵……准备!”封长麟命令道


        

其他四老和二十八星宿得到命令后立刻列阵将后风和封长麟围在其中。


        

李青苍领着东府七宿列阵在东,狄朱离率领南府七宿临阵在南,沈龟年带着北府七宿列阵在北,钧伐谋统西府七宿临阵在西。


        

天罡五绝阵,始创于道家创始人李伯阳。


        

传说中李伯阳是服荒世界中第一个破天成圣的凡人。他是所有道家修行者的先驱。


        

李伯阳在破天成圣之后,留下三门能使凡人与圣人争锋的阵法。后人称之为《撼天三玄》。乃为天地交征阵、天罡五绝阵、五行封印阵。


        

而天地五残之所以能成为凡人修行者中的天花板,不也倚靠着自身实力的强横,也仰仗着对李伯阳留下的《撼天三玄》的精通。


        

四老与二十八星宿严阵以待,按照天罡五绝阵法奥妙布置起来。


        

四老运转周天将二十八星宿的灵炁聚集起来。通过手中长剑汇入了阵眼之中的封长麟体内。


        

顿时,巨大的灵炁倾覆入封老周身。


        

封长麟脚踏虚空,遗世独立的接受这源源不断而来的灵炁。


        

狮魁看着一众人布置起来的天罡五绝阵,意味深长道:“这是……这是李老剑仙的天罡五绝阵?”


        

“也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学到精髓!”


        

霎时间,阵眼中的封长麟已吸收了全部能量。他怒睁着双眼,自上而下猛然挥出一道剑气……


        

“尝尝我这剑脉诀的滋味吧!”封长麟嘶吼道


        

后风自上而下看着封长麟丝毫没有被居高临下的压迫感,那一代王者的霸气从始至终没有减弱半分!


        

他迎着那扑面而来的剑脉诀剑气,只是轻轻将衣袖一挥!便把那道剑气长龙轻松化解。


        

“已经有点意思啦!”后风称赞道。


        

封长麟不禁流出冷汗!心中暗想这样的攻击都于事无补。


        

“二弟三弟四弟五弟,变阵……”封长麟嘶吼道


        

霎时间其他四老同时飞升起来……


        

天地五残、五把剑合璧在一处。五把剑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炁团,向着地面上的后风刺去……


        

后风看到天地五残合璧在一处时,心中不禁赞道:“不亏是李老剑仙留给凡人的礼物,果然有媲美圣人的实力!”


        

看着迎面刺来的天地五残,后风终于伸出手来。


        

他单手一掌向着天地五残的五绝剑阵迎去。


        

砰……


        

究极霸术和道家最强的五绝剑阵碰在一起!顿时风卷残云,摧枯拉朽……


        

可是,蜉蝣撼树谈何易?


        

神与人,真的能够能比肩得了吗?


        

后风出手这一掌直接撕碎了五绝剑阵的最强剑气……


        

下一瞬间,后风的另一只手如蛟龙出海一般,直接就掐住悬在空中的沈龟年的脖子。


        

那一掌的霸炁余威直接将其他四老震飞跌在山堑之中。


        

后风将拎在手里的沈龟年用力一甩。沈龟年被直接镶嵌了峭壁的夹缝之中。


        

“能够逼我出手你们也称得上是对手了。”


        

狮魁继续道“对待我所认可对手,我不会有丝毫的留手。我若是还有怠慢就是对你们付出努力的辜负!”


        

“你们五个人已经对我出手了三次。我要是再不拿出一些实力,恐怕你们都会感觉到侮辱吧!”


        

后风将双臂打开,瞬间霸炁奔走全身!


        

李青苍看到狮魁身上无穷无尽奔走的霸炁,双目失神道“他要干什么?”


        

“快找地方藏起来……他要用雷法啦!”封长麟歇斯底里道


        

霎时间,一道霸炁自后风体内冲上云霄!下一瞬,天空风云突变……


        

天空中无数条银色白莽,朝着地面上所有的人劈了过来……


        

那白色的闪电来的太快了,丝毫不给人喘息的机会。


        

“咔咔咔……”


        

无数条白色闪电向地面劈来。


        

霎时间,桓曌也慌了神!


        

“这是……天犁雷法?”


        

“完了……”


        

说是迟那是快,白色天犁从天而降!


        

桓曌立刻结印,向着天地五残抛出一个巫宗结界。


        

“快进去……”


        

封长麟等人,立刻使出了生平最快的身法进入结界之中躲避天雷……


        

可是二十八星宿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天雷将他们击得形神俱灭。


        

更为可怜是沈龟年。他的身子被已经被后风镶在了峭壁的夹缝之中动弹不得。


        

那天雷劈下来的时候,他的内心是绝望的。


        

他绝望看着躲在远处的楚灵之。其实他早已经知道楚灵之的藏身之处。他没有感觉到被背叛,反而觉得无比的欣慰。


        

沈龟年看向楚灵之,口中喃喃道:“灵芝妹子,我说过,为了你我就算受犁首之刑又有何妨,可是没想到如今还真的应了誓言……”


        

“下辈子再见……如果真的有下辈子……”


        

当那白色闪电劈到他脸上的时候,躲在山壑后面的楚灵之看见了他的眼神!


        

那一刻,楚灵之的眼睛突然变得无比纯粹。她呆呆地看着那白色的闪电将沈龟年的头劈落在地……


        

那一刻,楚灵之竟然湿了衣襟……


        

在天犁雷法下,罗天国修行者联军全军覆没。在雷法的范围之内没有一人能活下来。只有桓曌和那躲在结界之中的封长麟,李青苍,狄朱离,钧伐谋还有那在战场之外作壁上观的楚灵之勉强幸免。


        

桓曌和封长麟等人走出结界的时候,封长麟的左臂已经是血流不止。


        

就在刚才,他被天犁雷法击中左臂。他是强忍着断臂之痛硬生生挤进结界之中。


        

“四哥……”


        

钧伐谋看着滚落在地上的沈龟年的头颅,痛哭着!其他三人也是失声痛哭……


        

桓曌则是一脸的冷淡,她惊人的冷静,道:“狮魁陛下……你输了!”


        

后风诧异道:“小姑娘,你没事吧?”


        

“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桓曌回答道


        

后风突然感觉到了身体的不适,当他在次去调动炁巢血窟中的霸炁时。突然发现体内的霸炁如一潭死水一般再无生气……


        

“难道是他?玄天……”后风在在心里猜测道


        

“将邪……将邪……”


        

后风召唤刀匣中的刀灵,但是却没有丝毫反映!


        

“这就是你的底牌吧?”后风依旧淡定自若的问着桓曌


        

“不错!”桓曌回答道


        

“玄天帝不惜以重伤为代价对你施下的封印……”


        

“它只有在你使出一成法力的时候才会触发。”桓曌淡淡的解释道


        

“玄天啊玄天,你真是打了一手好算盘!”后风抬头望着天嘲讽道


        

封长麟等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几句对话震惊了!


        

“他……他……他真的没有法力了吗?”狄朱离结舌道


        

四个人一起将难以置信的眼神投向了后风。


        

后风淡淡然地说道:“我曾记得在碧游国时遇到李老剑仙,他对我说过这样一个故事……”


        

“在一潭干涸的泉水中,有两条鱼吐沫互相润湿彼此……”


        

“然后老剑仙对我说了一句话,‘相濡以沫,不如两相忘于江湖’!”


        

“小姑娘,你可知道我是如何回答他的?”后风问道


        

桓曌轻轻摇头道:“还请赐教!”


        

“我对那老头说,人与人相互理解的时代还未到来,而我愿意一个人去了结那个旧时代……”


        

“然后那老头问我说‘那注定是一个孤独江湖,你可做好了准备?”


        

“你是如何回答的?”桓曌问道


        

后风回忆着,突然嘴角上扬,道:“我与他相视一笑,便是给了他答案!”


        

虽千万人已亡,我自往矣!


        

桓曌沉默一阵,神情突然变得复杂起来。她终于感受到了后风的强大。他的强大不止是自己的实力而是那颗心,那颗系着天下之心。


        

正如他说得那样,到了他这种境界的强者,已经不单单是对力量的追求,而是如何去修行一颗强大的内心。


        

后风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是重天易子罗天国未来的女帝吧?”


        

桓曌轻轻的点了点。


        

“当你身处一国之君的位置之时,你自然会明白我今天说的话的。”后风道


        

桓曌没有说话,她再也想不出任何话来反驳后风的想法。


        

这一刻,后风让这个城府极深的未来女帝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挫败。她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


        

“殿下,不要被他的话分心……”狄朱离道


        

“既然你现在已是法力尽失,那就别还我乘人之危了!”狄朱离对后风说道


        

狄朱离手持长剑,跃在空中,霎时间化作一尾凛冽寒星。朝着狮魁胸口刺去。


        

霎时间,狄朱离的长剑洞穿了后风的身体……


        

后风低头看着自己洞穿的身体,可是他依然没有倒下。


        

“这不可能,你的体内已经没有任何炁的存在了,为什么还是死不了!”


        

后风看着吃惊的狄朱离,淡淡说道:“你可知道什么是……帝直之躯,不死不灭。”


        

狄朱离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费劲千机还是不能置后风于死地。白白死了帝国中那么多强者,怎能不让人心疼。


        

后风淡淡道:“这个世上没有任何能杀死我的刀剑和法力……神做不到,你们这些凡人更不可能做到!”


        

后风说吧,迈着豪迈的步伐继续向着不周山的深处走去……


        

狄朱离对封长麟说道:“大哥,你和殿下赶紧拿个主意……难道就放任他怎么离去了吗?那四弟和那么多兄弟岂不是白白死了吗?”


        

封长麟沉默一阵,突然说道:“倒是还有一个办法,只是现在四弟已经去了,我们四个人根本做不到!”


        

“是什么办法?”


        

“五行封印!”封长麟道


        

“我可以顶替沈老的位置。”桓曌突然说道。


        

“虽然他的想法很有说服力,可是今天我说什么都要让他止步于此……这是父王的交代……”桓曌神情冷漠道


        

……


        

后风已经走到了从极之渊之巅,他转头看着追杀而来的桓曌与天地五残。


        

“你们想到了杀我的办法?”后风问道


        

“没有……帝直之躯我们就算一起上也杀不了你!”桓曌无奈道


        

“但是纵使杀不了你,今天我也必须要把你封印在这里!”桓曌继续说道


        

后风从容说道:“很好,是我低估了你们……”


        

桓曌和天地五残发动五行封印,霎时间一股清炁将后风裹在其中。


        

狮魁渐渐地合上那双湛蓝的双瞳,嘴角扬起了一抹难以琢磨的笑。


        

在那谜一样的笑容中,后风缓缓的跌入从极之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