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南蛮有狮魁 > 第三十五章:浴风破境

第三十五章:浴风破境

作者:执耳 返回目录
        

后风则认真地聆听着楚灵之讲述着那些关于自己的往事。


        

后风看得出来,当这个女魔头说道曾经有一个男人为她甘愿受到天雷犁首的时候,她的眼圈变得红了起来……


        

他在想,原来这个令人闻风丧胆的魔女楚灵之的内心也有柔软的地方!


        

此时的他并不在意楚灵之的想法,他的脑子都是曾经自己模样……


        

他不禁觉得那时的自己虽然潇洒豪迈,但是却又是那么的刚愎自用。


        

时隔十年,恍如隔世!如今的他已经从一个让世间强者谈虎色变的一代雄主变成了一个油尽灯枯的废物……


        

这种巨大的落差又有几人会真正懂得。


        

后风的情绪突然变得很低迷!他太累了,他为了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所谓和平,付出了太多太多……


        

尽管他沉睡了很久很久,如今知道了自己的过去。但是他依然很消沉。他消沉并不是曾经那些所有的神的荣耀都已经离他远去,而是现在的他再也不会理解他曾经为之奋斗的理想到底是为了什么!


        

“后风,你不能这样!”女树突然对后风说道


        

“以前你不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而活着。但是现在你知晓了你的过去,你就没有资格在消沉下去了”女树严厉地说道 一秒记住https://m.mfqbxs.com


        

“因为你是神,所以你就必须承担起一个神的责任!”女树继续说道


        

后风苦笑一声,用怀疑的口吻说道:“神?那又如何?还不是落得个这样的下场!”


        

“你是知道的,如今我身上的炁巢血窟如同一潭死水一般!”后风失落道


        

“这样神又有什么用?”


        

面对着后风的质问,女树突然把脸一沉,她举起那只玉手毫不留情的甩在了后风的脸上。


        

“你曾经拥有过多少个十年,你好好想想那些个十年你是怎么生活的……我崇拜后风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一个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英雄,而不是一个遭遇了劫难就此颓废的懦夫。”女树气急败坏地骂道!


        

后风被女树的那一巴掌打醒了!是啊,曾经作为世间一代雄主的大神,他曾经哪里有过丝毫退却的想法。


        

“这一切真的可以推到重来吗?”他在心中不禁这样质问自己。


        

“可以的!我有自己的使命,并且我现在还有人了保护的人!我不能倒下……绝对不能!”


        

他的眼神开始变得肯定起来,那股炙热的烈火又一次在他的眸子中燃烧起来……


        

“这个眼神……”楚灵之不禁打了个寒颤。


        

这个眼神她在十年前的不周天堑之中见过,那是只有后风在拥有的眼神,那种眼神炽热而又决绝,内敛却又极具震慑力……


        

“后风我与你本无国仇也谈不上什么私恨!可是你去不该万不该用那龙葵散将我重伤……”


        

“在这归墟之中谁不知我楚灵之是睚眦必报……所以我不得不杀了你!”楚灵之咬牙切齿道


        

“杀我!你做的到吗?”后风冷漠的反问道


        

“我自然知道你有不死之身,就连那桓曌与天地五残联起手来都奈何你不得……”


        

“可惜你时运不济遇到了我楚灵之……我虽然也不能将你毁灭,但是我会把你做成我的人形傀儡,日日夜夜折磨着你!”


        

楚灵之额头青筋肉眼可见的不断皱起!


        

后风双眼紧紧地盯着楚灵之,她的狠毒确实超出了自己想象。


        

就在这时,身边的女树突然对楚灵之说道:“你怕不是单单因为他将你重伤才想到这么恶毒的办法来对付他吧!”


        

“你是想为十年前那个甘心为你去死的男人报仇吧?”


        

“让我想想他叫什么名字来着!”


        

“哦……沈龟年!”


        

楚灵之听到沈龟年那三个字的时候,顿时变得怒不可遏……


        

“我……要……你……死”楚灵之一字一顿道


        

后风用惊讶的眼神看向女树,他不知道女树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去触碰楚灵之的逆鳞,惹怒这个女魔头。


        

女树看到楚灵之已经被自己激得怒发冲冠!于是低声的对身边的后风说道:“人在极致愤怒的时候,才会暴露自己的破绽!”


        

后风用崇拜的眼神看着女树!心中不禁感叹,这样一个女孩怎么会把人的弱点琢磨得如此通透。


        

但是楚灵之毕竟是一位见过大世面的大修行者。她转念一想便识破了女树用得激将法。


        

她突然克制住了自己愤怒的情绪!冷笑一声对女树奚弄道:“哼!小妮子不可否认你的确很聪明。但是你的小算盘不该对着一个在腥风血海中摸爬滚打的强者拨弄……”


        

“我楚灵之纵横天下百余年,什么样的阴谋诡计没经历过。岂会让你的三言两语乱了心思……”楚灵之骄傲说道


        

女树道:“我真是可怜你,活了那么久,但是全然不知自己活着意义,就像一具行尸一般……你这样的人就算得到了长生有什么意义那?”


        

楚灵之淡淡反驳道:“我楚灵之在成为修行者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摒弃了所有的七情六欲……眼中只有长生!”


        

女树不禁摇头轻叹道:“我真为那个男人感到不值?”


        

“住口!我不许你提起他!”楚灵之用命令的口吻道


        

她转而把自己的视线到后风身上。


        

“就这一点我还是比较赞同你后风的观点!我记得你曾经说过想要成为一个强者,必须修炼一颗如磐石一样强大的内心……”


        

“人的所有感情对于我来说都是我达到目的的绊脚石……沈龟年就是最好的例子!”


        

当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后风看得出她脸上的情绪很复杂,如怨如慕如泣如诉……


        

“可惜,你错了!”后风冷漠的回答道


        

“我错了?当初你说的话我现在还是历历在耳……你凭什么觉得我是错的?”楚灵之突然质问道


        

后风一本正经解释道:“我所说的修心是修一颗正义之心,而你所修得是一颗自私之心……注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结果!”楚灵之一脸不屑道


        

“你所谓那颗正义之心又给你带来了什么好结果?”


        

“身败名裂?被封印不周山十几年?还是如今被我像过街老鼠一样追杀?”


        

“你又究竟得到了什么好的结果?”


        

楚灵之的话句句诛心,犹如一把把锋利的刀一样扎进他的心里面。


        

后风沉默一阵,然后不急不躁回答楚灵之道:“你说的很对,我如今落魄到这种境地确实很失败。可是这绝对不是我最后的结果……”


        

“我为自己之前做过的事感觉无比的骄傲。那些让我每天为之奋斗的目的让我感觉了无比的充实。况且我还有那么多的兄弟追随着我!这就是我与你再本质上的区别!”


        

后风用纯粹的目光注视着面前的楚灵之,语重心长道:


        

“你这一路走来可曾有一人走进过你的心里?”


        

“在我看来你内心的空洞远比你那颗自私的心更加让人同情!”


        

楚灵之再也无力去反驳后风,这百余年中她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所走过的路。


        

但是今天,在后风那种眼神的注视下,她竟然感受到了自己肮脏。


        

她杀过很多人,该死的,无辜的,心存良善的,城府极深的,不计其数……


        

尽管如此她从来都没有受到过良心的谴责!但是此刻,在那双眼睛的注视下,被她藏在心中某个角落的孤魂野鬼被照得无处遁形。


        

她他气急败坏的对后风嘶吼着:


        

“我要杀了你……”


        

后风看着满脸杀气的楚灵之,先是一脸从容,渐渐的他缓缓的闭上眼睛……


        

……


        

突然归墟之谷内,一阵黑风皱起……


        

霎时间,黑风汹涌而至向着他们三人刮来!


        

楚灵之和女树都被那股诡异的黑风吹得站立不稳。


        

归墟世界中的天气喜怒无常,仿佛是有生命一样,它高兴的时候便是风和日丽,它不高兴的时候就是飞沙走石……


        

当后风闭上眼睛之后!这一刻,他觉得整个世界便只剩下了他一个人的存在。


        

他一脸享受的沐浴在这阵黑风之中。此时的他已经丝毫感觉不到在他身边被黑风吹得摇摇欲晃的女树和楚灵之二人……


        

他如同一棵深深扎在土壤之中的大树一样,任由那黑风多么放肆刮,他仍旧岿然不动!


        

在狂风之中,后风正在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走进自己的精神世界……


        

他刚一进入自己的精神世界,一股奇特的能量便蜂拥而至,一股脑的钻进了他的脑海中。那是一些支离破碎的记忆。


        

在那些支离破碎的记忆中,他努力的将其拼在一起。他终于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


        

后风欣慰的笑了,他记起了自己是谁!


        

他是南蛮罪洲的皇帝,煊赫神族的第二代狮魁——后风


        

这些他虽然已经在楚灵之的嘴里知道了,但是这一次是那么的清晰并且感同身受……


        

他继续向着自己的精神世界中走去。越是走到深处他就越是感觉自己是在临渊而行。因为这里太过于诡秘,深邃!


        

他低头仔细望去,脚下可不就是万丈深渊吗?但是他的脸上没有一丝恐惧。因为这里是他的世界,他是这个世界的创造者。


        

他俯下身子对着那黑暗的深渊大声呼喊道:


        

“炁龙……你还在沉睡吗?你的皇帝回来了……”


        

他的声音不断地回荡在深渊之中。


        

霎时间,原本深邃黑暗的精神世界突然开始变得流光溢彩,整个精神世界开始亮了起来……


        

那原本漆黑一片的深渊也被点了!


        

后风站在渊头俯视着深渊!里面突然传来一阵龙吟之声……


        

深渊巨口的最深处,一条龙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自下而上的翻腾而出……


        

不过一瞬龙魂便腾挪到了后风面前!


        

龙魂舞动着闪烁着蓝色能量光芒的龙爪,一脸又喜又惊道:


        

“主人……真的是你?”


        

“你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来看过我了,我都快忘记你的样子了!”炁龙激动地说道,它欣喜若狂的上下翻飞着!


        

“哈哈哈……老伙计我也没有想到我还能再见到你!”后风用慈祥的声音对炁龙说道


        

炁龙兴奋了好久才平定了激动的心情。


        

它盘附在空中,突然用自责的语气说道:“主人我对不起你,作为你精神世界的守护灵,我没能为你看管好你的血窟!”


        

“这不怪你”后风安慰道


        

“怪我当年太大意了,着了玄天道儿”后风懊恼道


        

炁龙又道:“主人既然已经被封印了血窟,为什么还能回到这里?”


        

后风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在刚才的那一瞬间,我感受到了楚灵之身上的一股强大杀气!在那种杀气中我感觉到了体内有一股力量被激发了出来。”


        

“可能正是种不知名的能量把我带入了自己的精神世界中吧!”后风猜测道


        

说话间,那股奇特的能量又一次被后风感知到了。


        

他朝着那股能量指引的方向看去,远方的一处人眼可见的地方正是那股能量的来源。


        

“那是什么地方?”后风问道


        

“哦,那是主人的炁巢……因为主人是煊赫神族的身份,所以无需通过炁巢收放法力!”炁龙解释道


        

后风疑惑道“我记得女树说过我的炁巢血窟中如同死水一般,但是现在这炁巢为什么还可以释放出能量呢?”


        

炁龙继续解释道:“那是因为压制您炁巢的封印远比压制你血窟的封印要弱上许多!”


        

“难道玄天的封印主要针对的是我的血窟?而我曾经有中过天地五残的五行封印。这五行封印压制的是我的炁巢!”


        

“这就说的通啦!天地五残的法力和玄天是没法比较的,所以我的炁巢才会率先突破封印!”后风道


        

“可是主人,你得法力主要都是来自于你的血窟中的神族血统。如今你要用炁巢来使用法力,怕只怕您只能从零开始修炼了!”


        

后风无奈道:“现在我还有得选择吗?”


        

“我现在只能通过炁巢中的法力回到现实了!”后风低声喃喃道


        

“我可以载您过去!”炁龙说道


        

后风看着炁龙欣慰地点了点头。然后他飞身一跃跳到上了炁龙的脊梁……


        

炁龙犹如一道蓝色的闪电,极速飞向后风炁巢!


        

后风来到了自己的炁巢,在炁龙的脊梁向下看着……


        

那炁巢是一个闪烁着淡淡金光的黑色地穴,周身有十里方圆。就如同一口巨大的黑井一般!


        

此时那黑色的地穴中正在喷射着一股奇异的金色能量。


        

后风从龙背上终身一跃跳进了那口黑井中。


        

那道淡淡金光立刻就将他包裹起来,伴着喷涌而出的能量,一瞬之间那股能量就带着冲出了自己的精神世界……


        

归墟之谷中肆虐黑风骤然息了,也就在那风息的一瞬。后风炸然地睁开了那双湛蓝的双瞳……


        

他的周身顿时喷射出一道耀眼的金光,直抵云霄……


        

楚灵之被这道强大的金光震惊了,一脸的难以置信道:“他竟然突破了封印?”


        

后风周身的金光愈演愈烈,如同是一只淬火重生的金色麒麟!


        

楚灵之目瞪口呆的痴痴说道:“那一刹那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怎么会突然冲破封印?”


        

“不对……不对……他不仅冲破了封印,他还——破境了?”


        

楚灵之脸色铁青地自言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