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南蛮有狮魁 > 第三十七章:一败涂地

第三十七章:一败涂地

作者:执耳 返回目录
        

王奔僵直躺在地上,胸口处的透明窟窿上,血在涓涓的流着……


        

后风鹰视着王奔的尸体不动如山!


        

九把陨星飞刀在洞穿了那个彪形大汉的身体后,急转回到了后风的身边飞舞盘旋……


        

楚灵之眉头紧锁着……


        

一时间,归墟中一片寂静!


        

终于,楚灵之率先打破了这死一般的寂静……


        

她拍着巴掌,似笑非笑道:“不愧是曾经站在霸道巅峰的男人……虽不比从前,但是神通手段还是如此的犀利!”


        

后风不耐烦道:“不要在说那些不咸不淡的废话!”


        

“你们是一个一个上还是一起来?”


        

她转身看向身后的自己人,道:“听到了吗?曾经你们只在传说之中有所耳闻的南蛮狮魁,如今却如此看得起我们……”


        

“你们谁还有兴趣很狮魁过过上几招?”楚灵之问道 一秒记住https://m.mfqbxs.com


        

以谢必安为首的恶人岭头目中,无一人再敢向前一步……


        

他们深知王奔的霸术成就,如果连他这个御前侍卫统领都不敌后风,那么他们这些人中更无人能与后风匹敌。


        

楚灵之看着自己的手下如同散沙一般向后退缩,怒声骂道:


        

“一群废物,本座真是白养了你们这一群饭桶。”


        

楚灵之转身冷笑道:“既然如此,那就让我来来做你的对手吧!”


        

后风道:“你早该出手啦……白白折损了你的一个情人!”


        

楚灵之不屑道:“情人?他也配,这么弱的狗,死伤一百个,本座也不值得本座心疼!”


        

“不要废话,你们两个一起上吧!”楚灵之不耐烦道。


        

后风和女树相视一眼后心中便是心有灵犀!


        

后风运转体内霸炁,九把陨星飞刀伴着刺耳的雷鸣之声极速盘旋……


        

霎时间他意念一动,那就把九飞刀顿时被附着上了凛凛杀气。


        

一瞬间九把陨星飞刀形成刀势,刀锋直指楚灵之!


        

楚灵之淡然一笑道:“果然不出我所料,你在那一段时间中不但冲破了天地五残的封印,而且还恢复了记忆。”


        

“霸道精髓在于取势,附物以生命才能做到龙象境界中大开大合,纵横澎湃!”


        

“而这些,只有那些顶尖的霸道行者者才能领悟!”楚灵之猜测道


        

后风听了楚灵之对自己的分析,心中不禁一惊,暗自称赞楚灵之的不凡!她对自己的解读可谓是细致入微。而自己对他的实力还依然知之甚少!


        

他看向身后的女树,她早已经做好了打一场硬仗的准备。


        

后风威风凛凛对着楚灵之一字一顿道:“要战便来……”


        

“哈哈哈……”楚灵之大笑道


        

“和我楚灵之斗法,以你现在的法力,和你身后那个小姑娘?”


        

“你们有这个实力吗?”


        

“也罢,我说过纵使本座不能杀了你,但是让你生不如死我还是能做到的。”


        

话音刚落,楚灵之将袖口轻轻一挥……


        

霎时间一道寒芒陡然射了出来。


        

女树顿时大惊失色,大声道“快躲开……”


        

后风集中意念,侧身一闪!但是他还是低估了楚灵之,那道寒芒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后风躲闪不及,那道寒光正中他的右臂……


        

他顿时就感觉到了一阵剧痛,然后就是一阵的天旋地转……


        

站在后风身后的女树,着站立不稳的后风。她的脸色瞬间大大变。


        

女树立刻从手中幻化出的蜂刺。一跃而起跳到后风面前。


        

她扶着后风摇摇欲坠的身躯,看着他额头上的冷汗不断地落在地上。她的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


        

她盯着后风的伤口,声音惊愕道:


        

“这……这竟然是炁符咒?”


        

“要是再不做处理,恐怕你真的会成为人形傀儡!”


        

她将后风搂在怀里,喃喃道“这楚灵之藏得太深了,原来她是咒符师……”


        

“咒符师!”


        

后风知道那代表着什么,在他以前的记忆中,对这一职业有所了解。


        

咒符师,是服荒世界中最为神秘的职业之一。只有巫宗的大修行者中的天赋异禀者才会这种古老的巫术。


        

这些人化巫炁为符咒,经常是杀人于无形中。


        

在后风的记忆中,他曾经与一位咒符师的集大成有过一次交手。那位咒符师不仅以炁化符,并且还在炁符中加入了毒术。


        

咒符师的炁符被分为三类:一是用来杀人的炁符,这种符咒只要是打入人的体内,那便是必死无疑。


        

第二种是傀儡符,这种炁符打入人的体内就会变成让人随意操控的傀儡,


        

这第三种便是血毒符,这种炁符入肉生根,然后融进血里。哪怕圣人中了这符也永远不能摆脱。


        

后风看着自己的伤口,正在溃烂。这正是类似血毒符的征兆。


        

后风声音孱弱的对着女树说道:“帮我一个忙!”


        

“难道你有什么好办法?”女树心疼的问道


        

“你我都知道,这东西是无法可医的!所以……事到如今只有一个办法……”


        

“砍了我这条手臂……”后风毅然决然道


        

“我现在自己拿不起刀了,所以……你帮我……”后风的声音越来越孱弱。


        

一颗晶莹的泪掉进后风的怀里,他在朦胧之中看见女树哭了。


        

女树用手抚摸着后风的右臂,她看着后风那只为她许下断指之约的手,她落泪了……


        

女树心里明白,这个男人宁愿死去,也不愿意成为楚灵之的傀儡。


        

她经历了内心中最痛苦的挣扎之后。终于举起了手中的蜂刺。


        

蜂刺被她的巫炁化作了一把锋利的剑。


        

扑哧一声!


        

后风的右臂被女树砍了下来。


        

“啊……”


        

巨大的疼痛使后风惨叫了一声,然后昏了过去……


        

女树连忙为后风止住血……


        

女树转过头对看向楚灵之,冷冷道:“敢动我的男人!我叫你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楚灵之道:“真没想到,你一个小姑娘竟然能有这么强大的心态。”


        

“传说帝直之躯不死不灭,可是到底有没有再生的能力,本座也不知道!”


        

“待本座把他待会去慢慢研究。便有了答案。”楚灵之淡淡说道


        

楚灵之仰天感慨道“古往今来,本座也是重伤神族的第一人了吧?”


        

“你说本座要是把他剁成一块块的,他还能复活吗?”


        

楚灵之慢条斯理的对女树说道!


        

女树心中的怒火被楚灵之彻底点燃了,她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淡定。


        

她对着楚灵之大吼道:“想要杀他,除非我死……”


        

“真是伉俪情深啊!”


        

“本座知道你的身上有些道行,想那袁弘也不是平常草包,你能杀了他,想必有些能耐!”


        

“但是你选错了对手?你那点微末道行在本座眼中根本不值一提!”楚灵之骄傲地说道


        

“那你就试试看!”女树冷冷道


        

女树的紫眸中瞬间溢出了一缕灵炁。


        

此时女树的整个人都发生了变化,变得更加冷如冰霜,如同落入凡尘的女神一般。


        

“这是……这是紫幽神莹?”楚灵之一脸惊愕道


        

“你怎么会有紫幽神莹?难道你也是神族后裔?”


        

楚灵之战战兢兢的猜测道!


        

“不可能!如果是神族后裔,修为怎么会如此低?你到底是谁?”


        

“你不配知道!”女树怒声喊道


        

女树开启了紫幽神莹后,厚重的灵炁将她周身包裹起来。


        

楚灵之看得出女树双眼中所释放出的灵炁不同于与不同修行者。


        

那是一种接近神的力量。


        

“本座今天真是开了眼界,竟然能看道巫宗修行者梦寐以求的紫幽神莹。”楚灵之惊喜道


        

“你不配拥有那双眼睛,它是属于我楚灵之的……”楚灵之大声喊道


        

楚灵之在探手之间,手中便幻化出了一把短剑。


        

她手握短剑向着女树刺来。


        

女树用蜂刺迎击。


        

霎时间,短兵相接……


        

强大的巫炁在楚灵之和女树的身上陡然释放出来……


        

两个人缠斗在一起。


        

这一交手,立时便分出来高低!


        

楚灵之的修为在烛阴境地品,而女树的修为只有着接近烛阴玄品的实力。


        

虽然女树借助着紫幽神莹的能力和楚灵之交手一时。可是二人境界上的鸿沟是毋庸置疑的存在。


        

女树终于还是不敌楚灵之,被楚灵之一剑将手中的蜂刺挑飞。


        

女树立刻闪到旁,手中结起法印催动紫幽神莹的能力。


        

飒飒风中,女树的瞳孔开始释放出一股一道强大的灵炁。


        

那道灵炁立刻化作一座紫色牢笼将楚灵之困在其中。


        

楚灵之在那紫炁牢笼中,猝然一笑道:“你的瞳术只有这点能耐吗?”


        

楚灵之将手一挥,三道灵炁陡然射出……


        

砰砰砰!


        

楚灵之的三道灵炁瞬间便破了女树瞳术中释放出的法力……


        

女树被楚灵之三道灵炁的法力击倒。


        

楚灵之一步一步地逼向倒在地上的的女树。


        

“你不配拥有这双眼静……把它给我……把它给我……”


        

楚灵之伸出两根手指想要挖出女树的眼睛。


        

这一刻,女树的眼神中终于流露出了惊慌和恐惧。


        

此刻的楚灵之贪婪的目光使她想起了自己的从前!因为这双眼睛,她已经背负了太多太多。


        

从她开始拥有这双眼睛的那一刻开始,就有了许多像楚灵之这样的想要把这双眼睛占为己有的人。


        

她只不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少女,但是因为有这双眼睛的存在,她就不得不被迫拥有了老成的心智与城府。


        

女树无助的向后退去。


        

她眼睁睁看着楚灵之那只手慢慢地伸向他的眼睛……


        

女树惊慌地如同一个孩子一样无助。


        

“后风……”


        

女树大声得喊出了后风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