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南蛮有狮魁 > 第三十九章:误入白首山

第三十九章:误入白首山

作者:执耳 返回目录
        

后风一个人孤独的拄着刀坐在地上……


        

赤红瞳孔慢慢开始变回湛蓝!


        

他闭上眼,脑海中都是女树在一起的画面。


        

“白首山!”


        

后风一字一顿的说出了这个地名。


        

他突然起身,拔出插在地上的刀。


        

他单手拖着刀,一步一步的走到了那石匣跟前,将刀收入刀鞘中,斜插在肩后。


        

“女树……别怕……我来找你啦!”


        

后风迈着深沉的脚步,一路向北走去。


        

……


        

…… 记住网址m.mfqbxs.com


        

归墟外的暗夜森林中


        

楚灵之捂着伤臂,心有余悸的喘息着!


        

“这真是邪门啦!”她喃喃自语道。


        

“他怎么会突然暴走,那无穷无尽的力量到底来自哪里?”


        

她看着自己断臂,不禁苦笑着!


        

“想我楚灵之纵横多年,从来都是杀人红尘中,脱身白刃里!如今却落得这么个下场……”


        

就在她唏嘘自嘲的时候,暗淡的密林中想起了一阵脚步踩在树叶上的“沙沙”声。


        

楚灵之犹如一只惊弓之鸟一般,警觉单手握紧了惊觉短剑。


        

“难道是后风追过来了?”她在心中暗自猜想着。


        

她蹑手蹑脚得朝着那声音响动的方向逼近……


        

她的脚步很轻动作却很迅速!


        

如果她若没有此等身法,那么她就不配在后风的屠刀下活下来!


        

她离那声音越来越近,那脚步踩在落叶上的声音也越来越响!


        

楚灵之小心翼翼的纵身一跃跳上了树梢。


        

她用嘴叼着短剑,单手轻轻的拨开了眼前的树叶,自上而下探视着……


        

伴着那“沙沙”的声音,一个身影映入了眼帘。


        

“真是他妈的晦气……死了的人还能活了!”那人影抱怨着


        

“那楚灵之也真是没用,人家就随手挥了一剑,就让人家把到手的宝贝抢走啦……”


        

“该!呸!这次栽了吧!幸亏老子跑得快……”


        

那个人一边走,一边咒骂着。时不时的环顾四周,完全没有察觉树上有一双眼睛正在死死地盯着他。


        

楚灵之在树上终于看清了这个人是谁,他正是自己麾下的谢必安。


        

她没有着急跳下来质问谢必安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逃走的。虽然她也很好奇这一点,但是她还是稳住了心态,继续在树上注视着谢必安。


        

林中的谢必安看着四下无人,便停下了脚步。


        

他一屁股靠在了一棵大树下,四仰八叉的坐了下来。


        

“呵呵……”谢必安不禁冷笑一声。


        

“后风,楚灵之,袁弘……”他大声地念出来这些人的名字。


        

“你们都自诩为当世强者,人中枭雄。可是在我看来不过是一群傻瓜。”


        

“楚灵之啊楚灵之!你便是这傻瓜中的极品。你说你空有一身烛阴地品的修为,做事总是拖泥带水的,这极品傻瓜非你莫属……”


        

谢必安继续说道: “你以为老子真的喜欢捧你的臭脚?别做梦了,那是因为你有势力,老子才肯做你的狗……还想要老子替你卖命?”


        

“你的狠毒只是毒表面,而我的狠毒却是毒在心里!”


        

“女人啊女人,终究成不了大事!”谢必安不禁感慨道


        

楚灵之蹲在树上青筋暴起。


        

她纵身一跃从树上跳了下来,正落在谢必安面前。


        

谢必安看到从天而降的楚灵之,顿时吓得魂飞天外。呆如木鸡的张着嘴一动不动。


        

“怎么?刚才不是挺神气的吗?”楚灵之冷冷道。


        

谢必安依旧一动不动,豆大的汗珠不停地砸下来掉在地上!


        

一阵恍惚后,他连滚带爬的滚到楚灵之脚下。


        

“娘娘饶命……我……”谢必安语无伦次道


        

楚灵之冷笑道:“你还真是麻利,竟然跑得如此神不知鬼不觉!”


        

谢必安止不住的磕着头,再不敢去接一句话!


        

“起来吧!”楚灵之一反常态道


        

谢必安霎时间内心一沉,试探问道:“娘娘不杀小人?”


        

楚灵之邪魅一笑,反手朝着谢必安打出一道炁符。


        

谢必安顿时感觉到了彻骨般的剧痛。疼的他满地打滚。


        

“这就刮骨符……当初袁弘就被本座种下过这符。”楚灵之冷冷道


        

“中了这符的人,只要本座的意念稍加一动,中毒者就会感觉到身体中的每根骨头都会有刀刮般得剧痛。”


        

“以前,本座没有拿你当个人物的确是我疏忽……”


        

现在本座给你种下的这道符,比袁弘的还要厉害上十倍……感觉怎么样?”楚灵之居高临下问道


        

谢必安一边在地上打着滚,一边痛苦地求饶道:“  娘娘……饶命……小人不敢了……”


        

楚灵之收了催动刮骨符的意念。


        

谢必安顿时重获新生一般,他双眼充血地四仰着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楚灵之冷冷道道:“跟着本座的人都已经死绝了。现在本座正是用人之际,就暂且饶了你这条狗命!”


        

谢必安连忙跌跌撞撞从地上爬起来跪在地上道:“谢谢娘娘不杀之恩……”


        

“以后若是再有二心,你会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楚灵之冷冷道


        

“万万不能……万万不能……”谢必安心有余悸道


        

“起来吧!”


        

谢必安战战兢兢的站了起来,走到楚灵之面前,服侍楚灵之做了下来。


        

“娘娘这手臂……”


        

楚灵之一瞬间变得戾气横生!


        

她看着自己的断臂,恶狠狠道“后风……我一定要弄死你。”


        

“娘娘,我们接下来怎么办?”谢必安小心翼翼地继续问道


        

楚灵之突然转怒为笑,欣慰道:“好在本座在临死之际急中生计,将他引到了白首山!”


        

“白首山?”谢必安不解道


        

楚灵之邪魅一笑道:“白首山上有一位修为在龙象天品的霸道强者。他嗜血孤僻,常年一个人居住在白首山上,这么多年进入白首山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


        

“娘娘真是英明,这招借刀杀人真是杀人不见血啊!”谢必安奉承道。


        

“可是娘娘,后风怎么会轻易相信您的话,往白首山去那?”谢必安话锋一转,突然问道。


        

楚灵之用肯定的语气说道:“他一定回去!”


        

“娘娘为什么如此肯定?”


        

“因为他太爱那个叫女树的女孩了,他绝对不会放过一条关于她的线索。所以他一定会去。”楚灵之肯定道


        

“后风啊后风,固执和刚愎自用的毛病是我打败你的致命筹码!”楚灵之得意道


        

“娘娘真是神机妙算,小人佩服!”谢必安玩了命的向着楚灵之献媚。


        

楚灵之对谢必安说道:“你这就去白首山监视着后风!”


        

“这……”谢必安顿时双腿发麻。


        

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歇斯底里道:“娘娘饶了小人吧……小人哪有那本事啊!”


        

楚灵之用手抬起谢必安的下巴,鬼魅一笑,轻声道:“本座是让你看儿着他,又没让你去死!”


        

“你若是不去,本座现在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谢必安心一横道:“我去……我去!”


        

楚灵之欣慰道:“这才对嘛!”


        

“在你出发前本座送你个礼物如何?”楚灵之邪魅说道


        

“礼物?”


        

谢必安刚要发问,就发现了楚灵之正在宽衣解带!


        

“不……不……不……”


        

谢必安歇斯底里地大吼着……


        

……


        

……


        

白首山下


        

不远处,一人,独臂,腰中别着一棵树苗,肩后背着一把刀。迈着沉重地脚步一步步向着白首山走来……


        

山中无甲子!


        

后风已经忘记自己走了多长时间,走了多远的路……


        

此时已经是黄昏时分!


        

后风突然停下脚步,他自下而上地看着巍然矗立在自己面前的白首山。


        

白首山中没节气可言,四季凛如寒冬……


        

在归墟世界中像白首山这样诡异的地方不胜枚举。


        

后风这一路走来,也渐渐地发现了归墟世界中天气的变化。那些人口密集的地方便系如外界一般正常。越是罕有人至的地方就越发的寒冷……


        

整个归墟世界就如同一个被放倒的葫芦一般!从寂静之地的狭长到暗夜深林广袤,但是这两个加在一起都无法比拟归墟之谷的浩瀚。也只有归墟之谷称得上是一个世界……


        

后风注视着自己面前的这座雪山,然而他的心远比那远比雪山更加冰冷!


        

“女树……我来接你了!”后风的眼神突然变得温柔起来。


        

这个世界上也只有女树能让这个冠以狮魁之名的男人如此牵肠挂肚。


        

后风一步一步走进雪山……


        

刚一进入白首山,凛冽的寒风袭面而至,把他那条断臂吹得生疼!


        

但是他的脚步依然没有丝毫的退却。他将肩后刀拄在手中艰难的向山上走去。


        

白首山内,白茫茫一片,空旷寂寥。而后风便是那一片白色中唯一突兀的颜色。


        

空旷的白色莽荒中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来者何人啊……”


        

“人啊……人啊……啊……”这声音,并不是因为空旷而产生的回音,而是有人特意为之。


        

那声音很粗狂,但是却又很滑稽,如同一个食松果的猢狲所发出来的。


        

后风冷冷说道:“无名无姓……阁下何人?”


        

“我?你是在问我?嗯……”那声音突然停了下来,像是在想着什么。


        

“我是这雪山中的大王……大王……王……”


        

那声音又在刻意制造回音。


        

“你来到本大王山上,所为何事啊?”那声音问道


        

“找人!”后风冷冷的回答道


        

“不对……”那声音否定道


        

“我看你是来找死的吧?”


        

那声音突然变得正常起来,话中也充满凛冽的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