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穿越后满级大佬爆红娱乐圈 > 第六十八章软磨硬泡

第六十八章软磨硬泡

作者:若烹小仙 返回目录
        

,穿越后满级大佬爆红娱乐圈


        

叶初只能作弊了,三根肋骨插入内脏,其中一处紧逼心脏。内脏大出血,简直惨绝。叶初伸手附在秋屏山的胸口,灵气入体,秋屏山只觉得浑身难受,但他没有任何力气去反抗。


        

好痒,好痛,秋屏山痛苦的呻吟。


        

“你在做什么?”中年男子瞪大眼睛,“你压他胸口,他可能断了肋骨,压他等于加速死亡。”


        

“嘘!他没你想的那么严重。”叶初做了个手势,示意男子安静。


        

回想起对方可使出了传说中的针法,想必这也是她的独门绝技,中年男子闭上嘴认真观察叶初的救治手法。


        

周围有一群人围观,还有的人在拍视频。


        

叶初并不在意,这些视频最终都是发不出去的。


        

除了叶初,没人知道秋屏山断掉的肋骨正在从内脏缓缓出来复归原位,破裂的内脏也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恢复。


        

这是一种拆移大法,拆东墙补西壁,秋屏山的体内储存的能量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消耗,此刻他觉得胃里反酸,翻江倒海,浑身乏力,就好像饿了一年似的。


        

叶初掏出一粒糖塞进他嘴里。 首发网址https://m.mfqbxs.com


        

秋屏山有了能量补给,觉得好受了许多。


        

肋骨完全从内脏里抽出,已经过去了五分钟。


        

因为能量消耗,血液循环也出现了问题,中年男子发现,面前这个神秘女人只是将手按在伤者的胸口,伤者腿上那条口子流血的速度就慢了不少,渐渐的伤口竟然不流血了。


        

中年男子再次看向小何身上的针,这种针法,除了传说中的“鬼命十三”,他再也想不出还有其他针法有如此神奇的作用了。


        

这一定是鬼命十三的传人,男子看向斜上方的天空,医界的天要变了。


        

苏寻绎躺在冰冷的地面上,脑袋剧疼,眼神迷离,他隐约看到一个轮廓,这个轮廓和他日思夜想的某个姑娘好像一摸一样。


        

他努力的睁开眼睛,终于感觉到世界清晰了很多,他看清了,是他日思夜想的姑娘。


        

“你来了……”就好像曾经他们有过朝夕相处一般。嘴唇蠕动了几下,三个字,他用尽了力气,仍不能发出声音。


        

他伤的太重了。


        

叶初神识早已注意到苏寻绎的小动作,看来伤的不够重,还能动弹。


        

最后才是苏寻绎,玻璃还插在肩膀上,叶初不打算取下来,还是留给专业医生吧。


        

她只负责保命。


        

叶初握着苏寻绎的手臂,嘴唇勾起一抹虚笑,眼皮微抬,只听“咔嚓”一声,骨头正位。


        

整个过程不足十分钟,中年男子恍然有种过了一个世纪的感觉。没想到他今天轮休,出来走走,竟遇到一位医术出神入化的高手。


        

叶初仔细瞧了瞧苏寻绎脑袋上的伤口,这会子已经不再流血,不过脑震荡跑不掉了。


        

救护车来了。


        

这里出了人命,直接上升为刑事案件,警方还在各处取证,叶初需要跟着救护车一同走,小何身上还插着针呢。


        

要等手术后,才能拔掉。


        

这次可能跑不掉了。


        

“又是你,哈哈哈,我可算抓住你了。”


        

叶初仔细看了,才恍然想起,上次秦守中出事,打了120,出急诊的也是这个年轻医生,看工作牌,此人名叫唐勒。


        

“哈哈哈,很高兴再次遇到你,我能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吗?”唐勒让护士把三个重伤患者抬上车后急急忙忙的拦着叶初。


        

“唐医生,您不来看看病人吗?”护士看到唐勒如此,怕他失了医生的医德。


        

“啊,放心吧,有这位在,死了也能救活。”唐勒夸赞道。


        

“唐医生太抬举我了。”叶初摆了摆手,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


        

护士嘟囔了一声,开始替病人清理伤口。


        

她只是个护士,学的医术不如医生专业,但她仍能看出病人的情况已经基本平稳下来了。


        

“老师,您竟然也在这里!”唐勒回头,发现身后站着个头发花白的儒雅随和的中年男子。


        

他五官长得周正,身材偏胖,身上一股子岁月的沉淀,看起来很沉稳。


        

就是这份气质让唐勒把他给忽略了。


        

“你是?”中年男子困惑,大体知道这是他教过的学生,具体是谁,他就不知道了。


        

“哦哦,老师您不知道我,我毕业有些年头了,当年有幸听过您的课,倍受启发。”唐勒对中年男子鞠了一躬,随后对叶初道:“给你介绍下,这是我的老师王合宣,是菁华大学医学院教授,同时也是京都大学博士生导师。”


        

王合宣正愁怎么和这位鬼命十三针传人结交,真是天凉了就有人加衣服。


        

“你好,我是叶初。”叶初没有解开口罩的意思,王合宣只能从眼睛和额头断定她是个靓女,而且年纪不大。


        

“原来是叶小友,我方才看你使用的针法,不知这是否就是传说中的鬼命十三?”


        

“是。”叶初道。


        

王合宣喜极,眼眶处竟析出点点水光,花白的头发翘了起来,脸上呈现一抹红晕,欢喜道:“叶小友年纪轻轻,有如此出神入化的医术,乃我种花国之大幸,小友可否加个联系方式,闲暇十分一起探讨医术呀?”


        

叶初眼角的余光看向此人,看来得想个办法尽快脱身了。她本职就不是个大夫,这些东西都是鬼谷必修课,她那些师兄们在这方面比起她来厉害多了。


        

在唐勒的软磨硬泡下,叶初还是贡献了自己的微信。


        

之后唐勒没有继续纠缠叶初,车上的病人还等着做检查呢,他和其他两名医生仔细看过情况后心里都有不同程度的震惊。


        

车都撞成渣渣了,人居然伤的不重。


        

除了那个动脉被戳破的,副驾驶这个可以说大部分都是皮外伤。


        

后座那个也是如此,骨折都给正位了,此刻正在上夹板。


        

“不可能啊,你看那车,大半都被压在里底下,少说也要压断几根骨头吧?”


        

叶初在修复秋屏山肋骨和内脏的时候,将他浑身上下几处的粉碎性骨折给一并恢复,因此他才看起来只是受了轻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