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穿越后满级大佬爆红娱乐圈 > 第六十九章醒问她呢

第六十九章醒问她呢

作者:若烹小仙 返回目录
        

,穿越后满级大佬爆红娱乐圈


        

如果不是因为动静儿太大会引起社会混乱,她一次性能让这三个人全都活蹦乱跳,而不是半昏迷了。


        

“难不成真的是奇迹?”


        

“不可能!”唐勒摇头否认,但他又不相信世界上真的有能直接修复人身体的法术,还真以为有神仙啊?


        

想多了吧。


        

就算老师在场,也做不到直接让那个动脉断裂的可怜蛋生还,他有一次领略了中医的神奇,叶初是个有真本事的能人。


        

“或许他们还真是走了运,老天爷不收他们,这种程度的车祸,早就全完蛋了。”


        

“混泥土罐那个司机不就当场死亡了嘛。”


        

“还真是……”


        

几人有一言没一言的说着。


        

很快到医院,小何被送进了手术室,唐勒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与他同行的另一位医生进了手术室 首发网址https://m.mfqbxs.com


        

秋屏山被拉去缝针了,脸上的玻璃渣子打完麻药被钳子一点点的夹了出来。


        

至于苏寻绎,同样被带去拔玻璃了。他肩膀上那块玻璃扎进了肩胛骨,幸好没扎到血管,否则又是一件难办的事儿。


        

一番检查就耗费了一个多小时,叶初坐在手术室外的椅子上,之前的王合宣坐在她对面。


        

“叶小友,鬼命十三在千年前就已经失传,古籍当中多有名称记载,却无人能领略其中神奇,最近新出土了一本医书,上头有鬼命十三的痕迹,我有幸看过,这才怀疑你的针法……不知小友是家学还是师承?”


        

王合宣抱着个小本本,做出了采访的架势。


        

“师父幽居山林,名声浅,已经去世多年。”叶初道。


        

“啊,竟然是隐士高人。”王合宣慨叹道:“果然高手在民间啊。”王合宣还想说什么,一个护士出来,告知叶初手术做完了,便带着叶初去换了衣裳,需要她去拔针。


        

“这位杏林高手,请问这针法是如何迫使血液流速下降,还不伤害心脏的呢?”主刀医生虽然是修习西医外科,但对中医的博大精深也十分敬佩,毕竟国家要求混着学的嘛,只是后头走的西医这条路子,出成果快些。


        

叶初看了一眼主刀医生,认真拔完最后一根针,将其汇聚到一起,用纱布包了扔进垃圾桶。


        

随后拍了拍手,道:“我的事情做完了。”


        

深藏功与名。


        

“诶,你别走呀!”


        

不等主刀医生挽留,叶初迅速换了下了无菌服,去洗手间洗完手,此刻苏寻绎已经被转去了普通病房。


        

由于没有家属,护士找到叶初,询问她是否认识这三人。


        

叶初只好替苏寻绎交了住院费和手术费。


        

两万!!!


        

下次遇到,就把“东方未明”拿回来,呵!


        

叶初离开后没多久,苏寻绎醒了过来,护士第一次见这么帅的住院病人,不由得眼睛发热。


        

“苏先生你醒了,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护士抱着本子进来问道:“头晕不晕,胃里难不难受?”


        

“她呢?”苏寻绎看着病房门口,秋屏山和小何分别躺在另两张床上,因为消耗过大,他此刻睡的如猪猪一般沉,特别是小何,失血过多,才输完血。


        

“她?”护士困惑。


        

“救我的那个女孩。”苏寻绎觉得脑袋发晕,头疼的很。


        

“哦哦,你说那个就你的女医生啊,她替你交了医药费,然后离开了,你们认识吗?”


        

“能否借手机一用?”知道他日思夜想的女孩已经离开,苏寻绎点了点头岔开话题。


        

他的手机似乎在翻车那一刻就压碎了。


        

“好的。”护士从兜里掏出手机,还细心的翻到电话那一页。


        

手机给他后,护士便出去叫主治医师了。


        

“喂,大老板,打电话有啥事儿吗?”吊儿郎当的声音传来。


        

“青蛇的人出手了。”苏寻绎道。


        

“啊!”电话那头的人急道:“那你有没有事?”


        

苏寻绎随后将车祸的前后说给电话那头的人,电话那头的人越听越惊,最后差点愤然砸了桌子。


        

“帮我查一个人。”


        

“谁?”


        

“救我的人。”


        

苏寻绎挂了电话,并将上头的信息全部删掉,又操作了几下,确保没有人能查到这部手机。


        

医生带着人进来,慈眉善目的样子如同弥勒佛,给人一种心灵的康复效果。


        

但苏寻绎不这么想。


        

如果换那个人,或许他还能开心点。


        

王合宣一路尾随叶初,叶初走到广场,转头看向王合宣。


        

“你一大把年纪了,跟着我做什么?”叶初盯着王合宣的膝盖,骨质酥松造成骨质增生,还走这么多路,显然要痛上好几天了。


        

此话一出,广场上其他老头老太太向王合宣投去不善的目光。


        

王合宣尴尬的摆着双手,“叶小友,我只是想和你探讨探讨,请叶小友给我个机会。”


        

叶初叹了口气,人这该死的求知欲啊!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见两人相互认识,周围人那一秒的不善迅速消失。


        

叶初随便找了家茶馆,王合宣小本本摆在桌上,一副虚心求教的学生模样。叶初眉梢有些无奈,现代什么都好,唯独好奇心这一点,比谁都强。


        

“问吧。”叶初看了一眼时间,离天黑还有两个小时,能满足以下王合宣迫切的心情。


        

王合宣喝着滚烫的茶水,此刻他的心情就像这水里的茶叶一般沸腾着。


        

……


        

很快,苏家人便赶到,匆匆给三人转了院。


        

表面上这件事也被警方做了酒驾处理,念及混泥土罐车司机当场死亡,则无法追究,而大卡司机则是故意伤人罪判了无期徒刑。


        

都是后话。


        

苏寻绎一个人站在高级病房的阳台上远眺,他过了两天头昏脑胀卧床不起的日子。


        

他从八岁开始出现头痛之症,国内国际众多著名脑科医生都没办法治好他的病。无数的偏方都试过了,仍然无效。


        

每次发病都只能一个人蜷缩成一团慢慢的挨。


        

那些医生说是什么神经性疾病无法治疗,也有人说可能是基因缺陷。


        

生不如死的日子过了十八年,就在那天,他竟然睡了个好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