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穿越后满级大佬爆红娱乐圈 > 第七十六章治严儒南

第七十六章治严儒南

作者:若烹小仙 返回目录
        

,穿越后满级大佬爆红娱乐圈


        

“哦?既然你不想救你老板,那算了吧。”叶初玩味的看着木目天。


        

这小伙子,怕不是被严儒南打傻了。


        

“啊!”木目天侧头看向床上安静的“美男子”,那是自家恶毒压榨员工的老板,在家无法无天,在修界横着走的严儒南。


        

现在为了救他,他要亲手泼他冷水。


        

想一想,好刺激啊!


        

木目天眸子里忽然爆发出一抹亮光,大佬说泼冷水就能让老板醒来,那么以后老板要是忽然昏睡了,他是不是就可以一直泼冷水?


        

哇咔咔,好激动啊!


        

瞧着木目天在瞬间的转变,叶初嘴角抽了抽。


        

二B铅笔都没你二。


        

“还不去?” 一秒记住https://m.mfqbxs.com


        

大佬都发话了,他这个小喽啰怎么能不遵循呢,老板您说是不是呀?


        

木目天挑了挑眉毛,露出个猥琐的笑容来。饮水机的水哪儿够用啊,他抱着水壶冲进了洗手间,接了一壶冷水出来,拎到严儒南床边。


        

“吸~呼!”木目天抱起水壶,哗啦啦的将水一股脑儿的倒在严儒南脸上。


        

严儒南的意识全在黑暗当中,他每一次昏睡都是一次逃命,如果在梦里被吞噬了的话,那么现实当中的他就会瘫痪两天,那是一件非常没有尊严的事。


        

正当他努力奔跑的时候,一座冰山刹那间拔地而起,冰山的尖端直接把他劈成了好几块儿。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新的难关又来了吗?


        

严儒南飘在黑暗中,不禁思考人生,就在此时,一股惊天地泣鬼神的大洪水扑面而来,他还没来得及收集自己的其他碎片,就被一冲到底。


        

娘西皮的!


        

啊啊啊啊!


        

严儒南“垂死病中惊坐起”,叶初伸手用力一抓,手中多了个小东西在扭呀扭,扭个不停。


        

“原来是你这个小东西。”叶初半眯着眼睛瞧着手中的小东西,居然是小梦魇兽。


        

“发生了什么?”严儒南伸出手在水渍满满的脸上胡乱擦拭了几下,冷风吹着他身上凉悠悠的。


        

棉被吸走了大部分水,他刚从梦魇里醒来,身体还不甚利索。


        

“大佬,木目天?”严儒南震惊了,老妖婆怎么在这里?


        

还有他怎么浑身是水?


        

不会是木目天趁着他昏睡,对他使坏吧?


        

“老板,你真的醒啦?”木目天扑似的坐在床边,叶初在场,他不敢把严儒南的被子掀开,不然就是耍流氓了。


        

“什么我真的醒了?我脸上的水是你泼的?你这个混球!”严儒南怒目切齿,就连眉梢处都是怒气。


        

木目天委屈的看向叶初,“可是,是大佬让我泼的呀。”


        

严儒南这才将注意力放到叶初身上,只见她手上抓着个奇形怪状的东西,那东西还在不停的挣扎。


        

“这是?”严儒南问道。


        

“梦魇兽,你陷入昏睡的罪魁祸首。”叶初将其抛向严儒南,严儒南下意识伸手接住了。


        

梦魇兽本以为脱离了那尊煞神的手就能自由了,没想到它的力量完全施展不开。


        

真是急死兽了。


        

“啊呀呀呀!”梦魇兽在严儒南手中叫嚣着,“放开我,放开我!”


        

可惜它说的兽语根本没人听得懂。


        

“所以我这么多年的痛苦都来源于这个怪物?”严儒南恨极了,不管三七二十一,使劲儿一捏。


        

梦魇兽被捏的龇牙咧嘴,吐出舌头,好似要死了一般。


        

“怎么样才能杀了它?”严儒南抬头问叶初。


        

“简单。”叶初伸手一抓,梦魇兽就又回到了她手上。“你想要它死,我立刻就能……”说着,严儒南感受到一股压迫感,木目天已经受不了跪趴在地上了。


        

“等等!”严儒南阻止道,“大佬,我想要它生不如死,以报它折磨我的仇恨。”


        

听到生不如死这几个字,梦魇兽打了个激灵。


        

“不要啊,不要啊!”它拼命的挥爪,可惜无谓的挣扎是毫无用处的。


        

“那还是你自己来比较好。”叶初又将其抛回去给严儒南,只不过在这个过程中,凭空出现一只笼子将梦魇兽关了个严严实实。


        

梦魇兽抓着笼子的木条,发现自己就像个寻常小兽,这个笼子抽去了它一切的能力。


        

严儒南嘴巴张的老大,恍若能塞下个西瓜。


        

凭空成物!


        

看来修界的整体修为都不是自己想象的那般厉害,这个修界没落了,叶初看着严儒南的表情心里暗道。


        

“我的存在,可已经知会他人?”


        

严儒南呆呆地摇头。


        

“很好,该怎么做,你心里应该十分清楚。”


        

严儒南觉得自己的脑子里似乎多了一条禁制,大佬在顷刻间给他下了禁制。


        

“未经我允,他人不得知我。”


        

“明白。”


        

看来大佬并不想与修界其他人产生关系,幸好这件事并没有上报给严家。


        

这么一来就有一个大胆的假设,大佬以前和修界有过恩怨,这个恩怨以至于大佬闭关不出,最近才夺舍了一个小姑娘,然后混迹世俗。


        

她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是因为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


        

可是凭借这样的修为,早就已经打遍天下无敌手了啊。


        

大佬又怎么会不立刻报仇呢?


        

难不成是因为情殇?这就十分不好办了。女人嘛,总是心软无比。


        

木目天好不容易才从地下爬起来,他只觉得脑子里多了个东西,到底是什么他不清楚,有可能是错觉。


        

叶初的确下了禁制,目的是不暴露她的能力。


        

在对修界没有十足把控之前,她都不会暴露自己的真实修为。


        

至于严儒南,她需要此人联系修界,算半个工具人,木目天只是顺带。


        

这种梦魇兽,是梦魇兽族当中最低级的,无法主动入梦,除非有人做了搭桥。


        

所以严儒南这是遭人暗算啊。


        

还说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毛病。


        

就这小小的梦魇兽都解决不了,看来修界不是一般的没用啊。


        

叶初暂时不知道,所谓修界,大部分年轻人都还在后天境,能入半步先天,诸如严儒南这样的,都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严儒南二十八岁达到半步先天境界,就已经能在修界年轻一辈里横着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