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耿大明章梅 > 第2420章 神色莫名

第2420章 神色莫名

作者:都市风云 返回目录
        

苏华新闻言,捏了捏眉心,走到许婵身边坐下,“你先听我的,这个孩子先打掉再说,真想要的话,以后再考虑。”


        

“苏哥,可我就是想为你生个孩子,难道你连这个小小的愿望都不肯满足我?”许婵深情地望着苏华新。


        

许婵的表现让苏华新有些动容,虽然从许婵整容想重新进入体制这件事上让他感觉到许婵太有野心,但许婵这会的表现着实又让苏华新很是感动。


        

但感动归感动,苏华新知道自己不能让许婵把这个孩子生下来,这对他来说没有半点好处,这会苏华新只能想着怎么去说服许婵打掉孩子并且安抚好对方的情绪。


        

苏华新暗自斟酌着,许婵同样在悄悄观察着苏华新的脸色,许婵其实压根不敢奢望苏华新能让她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她也不是真的想生,因此,在她知道自己怀孕的那一刻,早就想好了要用这事委婉地胁迫苏华新,间接地跟他做交易,刚刚的一番表现,无非是她故意在苏华新面前演戏罢了。


        

而许婵心里早就有了很明确的目的,那就是去江州挂职。她可以答应苏华新去把孩子打掉,但苏华新也要同意她到江州去。


        

当然,这事要怎么操作就考验许婵的情商和智商了,许婵是不能直接提出来的,毕竟她以后还要靠着苏华新,不能让苏华新觉得她太有心计并且对她产生反感,否则她就得不偿失了,所以许婵要想办法让苏华新主动提出来。


        

此刻,苏华新在思考,许婵同样在思考,约莫过了二三十秒,还是苏华新率先开口,“小婵,你想生个孩子陪你,我能理解,不过现在确实不是时候,我知道你是个事业心很强的女人,现在好不容易重新换了个身份,我也费了不少功夫帮你重新做了档案,你要是这个时候生孩子,那会影响到你自身的发展。”


        

“苏哥,我的确是有很强的事业心,包括我去整容,就是想着重新进入体制,因为我不甘心,从我被开除公职的那一刻起,我就下定了决心,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所以我一直有个想法,那就是重新回到江州去,拿回我失去的东西,前些天去江州泡温泉的时候,我也才会在没跟你商量的情况下就当着徐市长的面说想去江州挂职,其实我也知道那样不合适,但架不住我心里觉得不服气,想着重新证明自己,才会任性地提出那个想法,我知道苏哥当时是有点生气的。”许婵默默地说着,又道,“苏哥,但如果能给你生一个孩子,那我愿意放弃其他想法。”


        

苏华新听了,笑呵呵道,“没必要嘛,你既然有这个想法,那更该先以自己的事业为重。”


        

“苏哥,可我真的很想为你生一个孩子。”许婵动情地看着苏华新。 记住网址m.mfqbxs.com


        

苏华新无奈道,“小婵,生孩子随时都可以,但你错过了事业的上升期,那可就真错过了。”


        

苏华新说着,想到许婵渴望回江州的想法,心头一动,突然道,“你前几天当着洪刚的面提出想到江州去挂职,我那会是有点生气,但我事后想想,你要到江州去挂职也未尝不可,这对于充实你的履历是有帮助的,你本来就是省国投以特殊人才的身份招进来的,也进了组织部的备案名单里,我可以让你以重点培养的后备干部的名义到地方去交流锻炼。”


        

“苏哥,真的?”许婵眼神一亮。


        

“当然是真的。”苏华新笑道。


        

许婵脸上露出高兴的神色,但很快,许婵脸色又暗了下来,“苏哥,如果我没有怀孕,你答应让我去江州挂职,我会很高兴,但我现在怀孕了,我更想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去不去江州,对我来说反倒没那么重要了。”


        

许婵嘴上这么说,心里实则狂喜,她刚刚主动提到去江州挂职的事情,就是有意无意想要引导苏华新,没想到苏华新竟然真的按她的想法说出来了,这委实比许婵预想的要顺利,真的是应了那句老话,得来全不费工夫。


        

但此刻许婵无疑还得再把戏演完整了,不能让苏华新看出她的真实想法。


        

苏华新自是没想到许婵心计如此之深,见他提到同意许婵去江州挂职后,许婵明显有些心动,苏华新趁热打铁道,“这次你就听我的,先把孩子打掉,然后我安排你到江州去挂职,生孩子的事我们以后再考虑。”


        

许婵脸上表现出了意动的神色,但又不舍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好像很不舍肚里的胎儿。


        

苏华新见状紧接着道,“小婵,这事就这么定了,回头你先去把孩子打掉,年后我就安排你到江州去挂职。”


        

“苏哥,可是我……”


        

“好啦,就这么说定了,我知道你不舍肚里的孩子,毕竟她是你肚里孕育的小生命,但现在确实是不合适把孩子生下来。”苏华新打断许婵的话,不给许婵反对的机会。


        

许婵闻言沉默起来。


        

苏华新见许婵没再说话,心里松了口气,心想幸亏许婵之前一心想着到江州去挂职,眼下他才能用这事压下许婵想把孩子生下来的念头,否则他还真怕许婵一直纠缠着他要将孩子生下来,到时候只会让他头疼不已。


        

看来以后必须多注意安全措施了。苏华新郁闷地想着,之前只顾着享受,没采取安全措施,没想到这么容易就中标了。


        

苏华新暗自琢磨着,就听许婵自嘲道,“苏哥,咱们现在说这些似乎有点为时过早了,就像你说的,试纸有时候是不准确的,现在还不能百分百确定是不是真怀孕了,还是得去医院验一下血才知道。”


        

苏华新闻言眉头微拧,许婵说的也有道理,想了想,苏华新道,“小婵,去医院验血是可以的,但不要在黄原的医院,我安排车子送你到外地的私人医院去,如果确实是怀孕了,那就直接在外地处理了再回来,总之不能在黄原。”


        

许婵有些犹豫,说道,“苏哥,现在都要过年了,要不等过完年后再去?”


        

“马上就去,这种事就不要拖,越早处理对你的身体伤害越小,你说是不是?”苏华新笑道,他生怕许婵会反悔,巴不得让许婵立刻将孩子处理掉。


        

许婵深深地看了苏华新一眼,苏华新的想法她何尝看不出来,此时此刻,许婵再一次认识到男人果真是靠不住的,女人只有靠自己才是最实在的,这也坚定了许婵进一步追求权力的想法,只有自己掌握了权力,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更不会轻易失去。


        

过年,充满了喜庆的气氛,大年三十这天的除夕年夜饭,更是象征着阖家团圆。


        

乔梁下午送丁晓云去机场坐飞机后,返回办公室里继续忙碌,站好最后一班岗。


        

临近傍晚,乔梁又听取了孙永的汇报,快六点的时候,乔梁才有时间赶回老家。


        

孙永以及其组里的办案人员,过年是不打算休息了,准备争分夺秒对昌振明进行审查,争取从昌振明身上找到突破口


        

乔梁听取完孙永的详细汇报后,对孙永的计划是认可的,从今天徐洪刚亲自打电话过问昌振明的案子来看,说明他们对昌振明采取措施这一步是走对了,打中了对方的要害,接下来就看孙永他们什么时候能让昌振明开口了,过年放假也只能辛苦对方继续办案。


        

乔梁傍晚回家并不是自己一个人,同行的还有吕倩,吕倩早就在等着乔梁忙完,上车后还在念叨,“你这个纪律部门的常务副書記比市里的大领导还忙,我还以为你这连大年三十都不打算回家了。”


        

“那怎么可能,这不是得先把手头上的事情给处理完嘛。”乔梁微微一笑,又半开玩笑道,“倒是你,不回去跟你爸妈一起过年,反而跑到我家里去了,也不知道廖書記会不会在心里把我骂个半死,说我拐跑了他的女儿。”


        

“我的心不是早都被你拐跑了吗?”吕倩幽幽地看着乔梁。


        

“咳咳,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乔梁干笑道。


        

“你个死没良心的,想始乱终弃吗?”吕倩瞪着眼,狠狠地拧着乔梁大腿上的肉。


        

“喂喂,我这在开车呢,你赶紧放手,不然会出事故了。”乔梁疼得直咧嘴。


        

吕倩哼了一声,这才把手放开。


        

车子在高速上疾驰着,返回三江,从三江下高速后,还要走县道回乔家峪。


        

吕倩的计划是今晚在乔梁家里吃年夜饭,大年初一呆一天,然后初二再前往西北跟父母团聚。


        

目前关于廖谷锋的调动虽然还没正式出来,但其安排已经明确了,达到一定层次的人,也都知道廖谷锋的下一步去处,不过那要等到春节后三月份的重大会议后,才会正式调动。


        

就在乔梁和吕倩开车返回乔家峪时,高速上,一辆黑色的小轿车不远不近跟着两人的车子,而下了高速后,乔梁的车子是拐向通往乔家峪的路,那黑色小轿车则是往县城方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