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财阀小娇妻:叔,你要宠坏我了! > 第878章 亲哥的吐槽

第878章 亲哥的吐槽

作者:花惊鹊 返回目录
        

宁儿努嘴,隔着视频撒娇,“小苏哥哥,我求求你了,你就带爷爷玩儿一次游戏嘛。”


        

江苏对女友的撒娇逐渐没了抵抗力,“行,我答应你,明天抱着小胖子去公司接我下班,好一段时间没有见过他了。”


        

提起那个小奶娃,宁儿突然大叫一声,“呀!小苏哥哥,我今天回来只记得挨批评了,我都没抱小宝宝~我好想小宝宝啊,我今天都没亲他。”


        

江苏擦头发的手顿住,立马训斥,“你亲什么啊?那胖子有啥亲的?男女授受不亲,你亲他干啥?想亲你明天过来亲我!”


        

宁儿:“你霸道不讲理。”


        

“你再控诉我一句,你自己去和老头子玩儿游戏。”


        

宁儿不高兴的抿嘴,看着那边的男朋友,“不和你玩儿了。”


        

说完,她挂了视频。


        

江苏看着消失的屏幕,“嘿!脾气还挺大。”


        

他起身去打扫浴室时,又中伤自己小兄弟,“小胖子有啥好的,浑身上下,除了肉多就是泪多,现在的丫丫,真没以前审美高了。”


        

打扫完浴室,又吹干头发,给女友发了个“晚安”,便去休息了。 一秒记住https://m.mfqbxs.com


        

宁儿躺在床上,心想:明天一定要抱宝宝!


        

某婴儿宝宝,此刻正站在爷爷的枕头上,双手抱着木质床头,小脚丫子在爷爷的枕头上踩来压去。


        

江老看着玩儿的开心的小孙子,他困得打了个哈欠,“山君。”


        

小家伙知道是喊他,他可爱的露着小奶牙看着爷爷笑,江老:“咱爷孙俩商量个事儿吧,咱睡觉吧。白天你妈坑我孤独老人,晚上你爸压榨我这个可怜劳动力。


        

你能不能照顾一下爷爷的心情,爷爷是老人,你们都要尊老啊。”


        

“唔唔~”小山君开心的回答。


        

江老叹气,抱着小肉孙,把他抱被窝,搂着小孙子,拍着小屁股,“爷爷给你讲你爸小时候的故事吧,你爸和你一样大的时候,最喜欢和爷爷睡觉,晚上,都是爷爷睡中间,你爸和你奶奶睡在爷爷两侧。


        

你可没你爸聪明,他那会儿都会走几步了。但是你可比江尘御小时候可爱一百倍,当然,可能是你肉多吧……”


        

江老一直说,说到几点,他也不知道。


        

小家伙白天被爸爸要求不许睡多,睡到点就被晃醒了,这会儿,小嘴巴也张圆,打了个哈欠,困了就侧着小肉身板小手抓着爷爷的衣服,缓缓闭上了眼睛。


        

耳朵中,还能听到爸爸的名字,听到“江尘御”和“暖”,小家伙聪明的知道,那是自己的爸爸妈妈,他安心的闭眼,呼吸渐渐平缓。


        

江老也困得忘记关灯,不一会儿,打呼声传来。


        

只有冲动容易后悔的某只暖儿,此刻悔的肠子都青了。


        

腰不能要了,腿不是自己的了,命,交给丈夫吧。


        

江总看着脸蛋潮红的小妻子,累的她的鬓角都生出薄汗,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江尘御粗喘着气,诱惑着小妻子,“回邺南别墅吧?茉茉在家,宁儿也回来了,咱爸不需要咱们,回咱家吧?”


        

古暖暖仅存的理智,拼命摇头,她认为的拼命是自己像个疯子似的,却在匍匐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眼中,她的发丝落在脸上,寸寸娇媚又摄他心魂。


        

江尘御咽了下口水,停下动作,抬手轻抚妻子脸上粘着的长发。


        

“你马上就开学了,剩下最后几天,晚上能不能都交给我?”


        

古暖暖再次摇头,这次,江尘御双手捧着她脸,“把山君扔这里,不带拖油瓶。”


        

暖细弱的声音开口,说出的话,仿佛没有声音,只有残存的气息,“不回。”


        

江尘御霸道的说:“如果我说必须回呢?”


        

“那我就天天出门去给你捅娄子,忙死你~啊,老公,呜呜,我错了。”


        

不知几时,月上枝头;


        

万籁寂静,偶尔草丛中还能听到几只蟋蟀簌簌叫声;


        

夜深人静,伊人受不住,终入梦。


        

睡前,江总商人本性暴露,不错过一点占妻子便宜的机会。因为古暖暖熬不住,开口说了“不”,于是乎,她被迫和丈夫签下了让她肠子都毁青的协议:回邺南别墅,开学前的这期间,她的夜晚都是丈夫的。


        

“儿子呢?”古暖暖问。


        

江总突然发现,自己漏了儿子,“你说把他扔哪儿?”


        

“带回家!”


        

江总勉勉强强答应,“也,行。”


        

古暖暖迷迷糊糊的睡了。


        

后来,江尘御睡前,他去看父亲和儿子,一老一小抱在一起,小家伙仰着小脸,呼呼大睡。


        

室内的灯是被他关的,回去后,他也关了自己卧室的灯。


        

翌日。


        

都在昏昏欲睡,只有江总去到父亲的卧室,抽出来小家伙,抱在怀中。


        

夏天衣服好穿,随便给他套了件小背心,抱着想哭的儿子,就去了餐厅。


        

江市长和魏爱华已经在吃饭了,清晨的餐桌上静悄悄的,晨阳照在餐厅,阳光打在餐桌上,打在小家伙青色的座椅上,安静又温馨。


        

江尘御抱着小家伙出现,江市长见之,询问:“小暖呢?”


        

江尘御:“还在睡觉。”


        

这时,江尘御的电话响了,是苏凛言打来的,“二哥,山君醒了吗?”


        

“醒了。”


        

“能不能帮个忙?”苏队突然求助。


        

江总摸不着头脑。


        

一分钟后,小山君落入佣人怀中,被抱着去了姑姑的卧室。


        

三分钟后,楼上传出来大吼,“啊,江天祉!!!你姑姑是孕妇!!!”


        

接着,一声婴儿啼哭,江大小姐支棱着头发,抱着肉团子,出来了,江总的忙帮到了。


        

清晨,江尘御又抱着儿子去了公司。


        

古暖暖睡醒已经中午,她打着哈欠去到餐厅,看到被自己传染的也打哈欠的江老。


        

“爸,我儿呢?”


        

江老:“我也想问你,我孙儿呢?”


        

古暖暖:“吃过发我出去找找。”


        

她儿子白天万人迷,抢不过来。晚上万人嫌,送不出去。


        

宁儿清晨起床也晚了,每间屋子的跑着寻找小山君,最后没找到,失落的又回去睡觉。


        

宁儿回来,最开心的就是江苏。


        

到了公司,对大家都充满笑脸。


        

钱总见了,知道江苏心情好,他过去好奇问道:“小苏,有什么喜事了吗?”


        

江苏:“没有,就是我女朋友回来了。”